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安一宁方亭御免费全文阅读

时间:2020-04-10 11:14:35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作者:花小颜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免费阅读,《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安一宁方亭御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林语蓦得噤声,注意到台长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表情,一道凉意从头顶席卷四肢百骸,嘴巴里一阵发苦,唾液分泌,期期道:我我也是道听途说,也许是个误会林语怂了。她很清楚自己说出这一番话的后果,得罪了方先生,以后她在容城都别想继续混!想到这里,林语的眼底满是不甘,可是却无计可施,拳头死死......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安一宁方亭御免费试读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第19章蹊跷

方亭御的脑子轰的炸开,嗓子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发涩,脑子里不自觉浮现安一宁单薄的身影,在医院,无助的模样

不是打掉的吗方亭御喃喃自语。

陆爵士看着方亭御的眼神,一道精光稍纵即逝,故作错愕道:一宁当时浑身浴血送到医院的时候,可是求着医生保住孩子,哪怕是她死都可以

对不起,我有点事先走了。方亭御听不下去了,疾步离开,脑子里一团浆糊。

都乱了。

当初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方亭御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语气森冷——凯文,替我调查一件事。

安一宁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到了方家,梦到了医院,梦到了那个没有机会出世的孩子

直到第二天上班,她的脸依旧苍白如雪。

一宁姐

方慧看到安一宁欲言又止,下意识看了一圈周围,目光难掩忐忑。

安一宁眸色微凝,注意到周围各异的目光,淡淡道:什么事?

没事,就是

方慧一脸为难,正欲开口,没想到林语的声音蓦得响起——你还有脸来电视台,我要是你,只会找一个老鼠洞钻进去!

安一宁脸色微荏,看到林语,拧眉不语。

林语姐,都是同事,你不能这么欺负人。方慧闻言动怒,可是也不敢得罪眼前的女人,只能委婉的指责道。

你算什么东西,帮着安一宁跟我说话?林语一把推开了方慧,走到了安一宁面前,态度倨傲道:你做的什么丑事,没人替你遮掩!

安一宁站在原地,目光没有一丝波动,静静的看着林语,云淡风轻道:我也很好奇,我做了什么?

林语一噎,看着安一宁无动于衷的模样,恨得咬牙,冷哼了一声,骤然提了嗓门道:你作风不正,什么A大毕业生,其实就是富豪包养的小蜜,走投无路来了我们电视台,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在我们这里工作!

有钱人包养的小蜜?

这么多年,安一宁人红是非多,也有造谣诬陷的,可是小蜜这个新名词,倒是第一次听到。

安一宁挑眉,目光难掩玩味。

林语,没有确定的事情不能胡说,毕竟关系我们电视台的名声一个老同事忍不住替安一宁说话。

人家舅舅舅妈都找上门了,亲口告诉我,这个女人十八岁就被人包养了,借子上位,没想到没成功,被人家大老婆给赶出了京都!

林语说的有模有样,仿佛亲眼看到一般,扫了一圈,倨傲道:这件事京都上流社会都知道,安一宁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破鞋!

面对林语的指责,安一宁只觉得可笑荒唐,懒得解释,转身欲走。

站住!

林语看到安一宁无动于衷,心里一急,怒道:你心虚了!

林语。

安一宁脚步一顿,侧眸,看着她平静道:有这个时间,还是多钻研一下你在镜头前的表现,免得台里为难。

不咸不淡的一句粉刺,让林语的脸黑了几分。

安一宁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这一次林语却有了底气,插着腰毫无顾忌道:演技不好我还能磨练,可是人品不好,这可是根上问题

林语越说越过火,见安一宁不搭理,心里的嫉妒犹如参天大树,疯狂窜长

怪不得,一提孩子就变脸,原来是心虚。林语嘀咕了一声,可惜这一句被安一宁完完整整的听进耳朵里。

啪——

劈头盖脸的一巴掌,直接将林语打蒙了。

谁都没有看清楚安一宁怎么动手,等众人反应过来,林语的脸上已经多了五道指痕,在白皙的脸上看起来分外可笑。

你打我?林语下意识捂着脸,难以置信。

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挨过巴掌。

你这个靠男人包养的贱人,竟然敢打我!林语大怒之下,直接扬起手,可是还没落在安一宁的脸上,蓦得被人扼住——她,不是你能动的。

安一宁抬眸,引入眼帘是一只修长的手,骨节分明,顺势上望,方亭御的脸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

方总,你要护着这个贱人?这个女人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包养过,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大了肚子!

林语话音未落,便被方亭御甩开,还没来得及回神,便看到眼前的男人将安一宁直接搂进了怀里。

方亭御安一宁下意识挣扎,眸光闪烁。

我的女人,轮不到你说。方亭御的语气嚣张,不可一世的态度让林语浑身陡颤。

那一刻,空气凝结成冰。

什么?林语脑子一片茫然,呐呐回问。

怎么可能,安一宁和方亭御怎么会有关系,林语可是从她舅舅舅妈的嘴巴里听到了安一宁的往事,绝对不会出错。

而方亭御,却在众目睽睽下,牵起了安一宁的手,俯瞰一圈,沉声宣布道:安一宁,是我的人!

轰——

一句话,就像是一块大石,被投入湖面,掀起一片汹涌

方总的女人?

一句话,让林语脸色陡白,浑身的血液都凝结成冰,尖锐的指甲嵌入手心,在众目睽睽下,脸辣辣的疼。

我我不知道。

林语,你是不是不想干了,看看你什么样子,众目睽睽下,一宁是你的前辈!有没有点尊卑了!

台长在一旁忙不迭的吼道,下意识看了一眼身侧的男人,心里七上八下。

他听到这个消息也错愕非常,没想到安一宁几天就拿下了方先生,这倒是出乎自己预料,不过台长也乐见其成。

要是安一宁成为方先生的人,以后他们台里还怕拿不到独家?

相比较而来,林语的存在就鸡肋了几分。

可是我没说错,人家舅妈都上门了,说安一宁以前就是林语心有不甘,嫉妒非常。

这安一宁这样的货色,竟然会被方先生看上,她怎么就这么好命。

捏了捏手心,林语的目光阴恻了几分,下意识想要开口,可是却被台长喝住——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要是再造谣,小心你的工作!

造谣。

台长直接站在了安一宁这一边,说的林语脸白一阵。

就连众人都窃窃私语。

真的假的?

没听台长说,林语就是嫉妒。

也是,没听说一宁姐,和什么人有

众人低语,只是目光却始终在安一宁和方亭御的身上打转,好奇两人之间发生的过去,瞧着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啊

而安一宁,回神后很快从方亭御的怀里退出,走到了林语面前,脸色骤寒——你刚刚说我舅妈来了,她还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林语瞳色一张,没想到安一宁竟然一点都不心虚。

她可是花了不小的代价才得到这个消息,现在看来,那个女人就是害人精,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反将一军。

我我都是听说的。

林语吞咽了一口口水,莫名的发憷。

听说的?没有证据是吗?

安一宁冷嗤了一声,蓦得抬起下巴,逡巡一圈,目光重新落在了林语的身上,笑道:没有证据的事情,你也敢说!

一句话,让林语面红耳赤。

你以为你攀附上

继续说啊。

安一宁好整以暇的看着林语,笑容难掩玩味。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第20章你是不是,还爱着我

林语蓦得噤声,注意到台长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表情,一道凉意从头顶席卷四肢百骸,嘴巴里一阵发苦,唾液分泌,期期道:我我也是道听途说,也许是个误会

林语怂了。

她很清楚自己说出这一番话的后果,得罪了方先生,以后她在容城都别想继续混!

想到这里,林语的眼底满是不甘,可是却无计可施,拳头死死的攥着,背后已经汗湿一片。

而安一宁眸光凉薄,淡淡一瞥,兀自走到方先生的面前,微微欠身道:谢谢方先生解围,不过这话让人误会,毕竟方先生也是有未婚妻的人。

安一宁是不是疯了!竟然拒绝方先生?

台长见状,差点没有捂住脸尖叫。

他好不容易将方先生请过来,安一宁也识趣,可是现在

众目睽睽下,无人敢说话。

方亭御睨了一眼,抬手,露出修长紧实的小臂,睥睨一眼,凛然的气场让周围的温度降了几度。

七年过去,方亭御变化很大,安一宁只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陌生,心跳也不自觉的加速起来。

你,说的很对。

方亭御饶有深意的睨了安一宁一眼,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任谁都能看出方亭御不快。

台长见状心里一急,忙不迭催着安一宁道:你傻了,今天方先生可是来给我们补镜头的,你这好端端的得罪了,我们台里吃不了兜着走!赶快给追啊

台长心急如焚,偏偏也不敢开罪安一宁,只能催促道。

安一宁眉头一拧,犹豫片刻,还是起步跟了上去。

无论如何,今天也要谢谢方亭御替自己解围。

——我的女人。

当方亭御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安一宁还是不可控制的悸动起来,只是他们之间,已经回不去了

恍神间,安一宁已经追到了方亭御的车门边,上班时间,停车场空无一人,方亭御依在车前,手里夹着一根细烟,身姿挺拔,垂眸,看不清神色。

安一宁一颤,眸色微颤,鼓起勇气走近,瞧着方亭御晦暗莫名的神色,低声道:方先生,今天,谢谢你

未等安一宁音落,一个扯力,她整个后背贴在了车门上,随即一张阴沉的脸引入眼帘,俯身而来。

告诉我,当年是意外是吗?

意外?

安一宁一颤,下意识避开目光,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方亭御扼住了她的双臂,迫使她的脸正对自己,眸色阴沉,你出了车祸,是吗?

他知道了?

安一宁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因为方亭御的话,更为了那件事,表情逐渐痛苦,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道:过了这么久,这很很重要吗?

安一宁没有想到自己的声音竟然会这么陌生,面对方亭御的质问,她曾经设想过用什么语气,什么心情,可是此刻,还是不住的颤抖,脑海里穿梭过当年的那一幕。

那个孩子,那片血雾

是意外,究竟,发生了什么?

方亭御一字一顿的质问道,对上安一宁琉璃色的眸子,认真而坚定,这模样,仿佛当年的那个稚气未褪的少年,让她熟悉。

当年的解释如鲠在喉,安一宁想要告诉这个方亭御,当年的真相,可是却在触及他额角的那一块浅痕后,蓦得噤声。

当年的方亭御,差一点就死在了手术台上,都是因为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离开方家,也不会发生车祸,甚至出现没钱缴费差点被赶出去的情况,如果不是因为她,方亭御还是京都高高在上的大少爷。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想到这里,安一宁敛眸,避开了方亭御的目光,故作轻慢道:当年的事情,很重要吗?那个孩子,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无论是意外,还是人为,那个孩子就是没了,而我们,永远都不可能。

安一宁!方亭御暴怒,这些年,他一向以冷淡示人,可是面对安一宁,他总会失控。

方亭御,你是不是还爱着我?蓦得,安一宁出声,一句话,让方亭御眸色陡沉。

安一宁的语气带着三分轻蔑,漫不经心向前一步,藕臂环住了方亭御的脖子,媚眼如丝道:其实这些年过去,我们还是可以进一步,例如,恋人未满

安一宁骤变的态度,让方亭御眸色晦暗了几分,凝眸,冷冷道:安一宁,你什么意思?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要是还是放不下,没关系,我可以配合你的表现,权当,上次你帮我,方先生

安一宁故意挑舌,将最后三个字说的暧昧,指尖在方亭御的胸膛打着圈向下,一改往日的清冷,越发的媚俗。

七年前,安一宁犹如一朵青涩的雏菊,哪怕是再见,也像是一朵幽兰,可是此刻,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魅惑如妖。

究竟,哪一面,才是安一宁真正的样子。

方亭御的眸色一冷,蓦得攫住她的皓腕,抿着唇道:安一宁

方先生,做生不如做熟,你几次三番和我叙旧情,不如就遂了你的心意?安一宁红唇一样,睫毛轻颤,眼下一片潋滟。

下一秒,方亭御却蓦得推开了她。

安一宁骤然失衡,差点栽倒在地,退了两步,才稳住,抬眸,便看到方亭御一脸盛怒的盯着自己。

我还是错看你了,我还以为

方亭御咬紧牙关,眸子里的受伤稍纵即逝,很快便恢复清冷,转身上车,将门掼的震天响。

安一宁看着方亭御发动引擎,疾速离开,轰天的响声昭显他的怒意。

方亭御,恐怕气的不轻。

安一宁看着车子在自己的视线中成为一个圈,蓦得笑了。

他,历经岁月的沉淀,怎么还是那一副暴躁的脾气,看起来阴沉冷漠,可是骨子里,还是盛气凌人。

摇了摇头,安一宁捺下悲伤,垂眸,想要回台里,没想到一转身,却看到了方慧。

一宁姐,台长担心你,所以让我来看看。

方慧将刚刚的那一幕尽收眼底,如今被安一宁撞见,有些尴尬,双手交织在一起,无措道。

安一宁闻言,微微一晒,掩去眼底的落寞,淡淡道:那你可以告诉台长,我尽力了。

她走向方慧,兀自越过,并没有因为刚刚的事情说任何一句。

而方慧心有戚戚,见安一宁离开,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扭头看着她单薄的背影道:一宁姐,我相信你。

短短的一句,却让安一宁的身子一僵。

她没有回头。

而方慧自顾自道:一宁姐,我相信你不是林语说的那样的人,也相信你和方先生之间的关系不是传的那样,你,是一个好人。

好人?

安一宁在这七年,一直都是一个人,从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人这般信任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这滋味,很微妙。

半晌,安一宁缓缓回头,清冽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动。

方慧本就年轻,初入职场,能够说出刚刚那一番话已经是鼓足了勇气,加上平日里安一宁在台里的姿态,更是忐忑,被这么一盯,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膝盖都隐隐发软。

她是不是有些多管闲事了?

其实这是一宁姐的私事,轮不到她在这里表态。

一秒,两秒。

就在方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安一宁启唇,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谢谢。

随即,安一宁转身而去。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安一宁方亭御是由作家花小颜所作,本书属于古代言情小说,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已全本完结。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

作者:花小颜状态:已完结

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免费阅读,《霸爱狂宠亭少求放过》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安一宁方亭御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林语蓦得噤声,注意到台长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表情,一道凉意从头顶席卷四肢百骸,嘴巴里一阵发苦,唾液分泌,期期道:我我也是道听途说,也许是个误会林语怂了。她很清楚自己说出这一番话的后果,得罪了方先生,以后她在容城都别想继续混!想到这里,林语的眼底满是不甘,可是却无计可施,拳头死死......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