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卿卿辞全文及大结局精彩阅读 沈念心穆子晏小说

时间:2020-04-10 11:50:34卿卿辞作者:小楼

热门小说《卿卿辞》是小楼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念心穆子晏,内容主要讲述:大铭朝百年之兴,自圣武贤皇帝始而《大铭史》中有关圣武贤皇帝最多的记载,便是帝后情深的佳话,在民间也是流传甚广。当事人对此却是嗤之以鼻。母仪天下的皇太后重生成了自己的重重外孙女。她发誓要过一回恣意潇洒的人生,谁料美好生活还没开始,渣男狗皇帝竟然也卷土重来,还成了当朝四皇子!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谁料她战战兢兢避他......

推荐指数:10分

《卿卿辞》在线阅读

《卿卿辞》沈念心穆子晏免费试读

《卿卿辞》第十一章 皇四子其人

可傅西辞就没傅北乔那么轻松了。

回尚书府的路上,他心里经过了激烈的天人交战——

早上被母亲赶出家门前,母亲说他那位表妹早就对他痴心暗许,如果不避着她些,说不准她就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然后就会嚣张跋扈地扰得整个傅家都家宅不宁了。

而现在,那个传说中爱他如狂的表妹特意带来了吴如青大师的美人行军图给他显然是特意打听过了他的喜好啊!

原本他还怀疑,这有可能只是母亲单方面的异想天开夸大其词,但是如今看来表妹此番分明是有备而来,而且来势汹汹啊!

那个傅西辞觑了眼在马车上正襟危坐的傅北乔,拿折扇捅了捅他。

傅北乔侧头:嗯?

傅西辞反复思考了下措辞,然后迟疑着开口,你表姐她有没有问起过我?

傅北乔沉思片刻,问倒是没有,但是提了一句。

给父亲母亲的礼物奉上之后提过你,然后就是给我和蓁蓁送礼物了。

一笔带过啊傅西辞陷入沉思,表妹果然爱我如狂,知我不喜欢太主动的姑娘,特意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

若是沈念心知道他的心里活动,八成是要吐血了!脑洞开的太大是病,得治。

是夜,皇宫,四皇子书房中。

穆子晏放下手里的卷宗,信手转动着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

随意舒展笔直的长腿,背靠着软枕闭目养神。

沉默良久,穆子晏一声轻叹打破寂静。

美人行军图

书房内随侍的是四皇子贴身近卫严溯,但是即便他跟随这位主子十几年,也时常想不通他家主子在想什么。

严溯目光下意识地往案上卷宗看去。

里面的内容他是看过的,大皇子最近的表现不可谓不急切,所以主子现在难道不应该考虑怎么稳住傅期然那老狐狸吗?

为什么念叨的反而是那副美人行军图?

殿下要不要请先生回京?严溯迟疑开口。

四皇子门下第一谋士即墨攸宁前些日子南下办差,这会儿并不在盛京城里。

穆子晏微不可查地摇摇头,无碍。

大皇子有此动作,太子又怎会坐视不理。

他们两个人最喜欢互掐了,而穆子晏自认为自己不算什么君子,看热闹的当然不怕事儿大。

那太子那边

穆子晏嘴角勾起个冷冽的弧度,吩咐下去,明日启程,南下皖州。

太子既然要拿他当枪使,他怎么会不给面子?

严溯正要应声,外间有了响动。

是四皇子内院大管事杜康,在书房外请见。

杜康此人,是穆子晏母妃万德妃的远房表侄,虽然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但也未出五服,且杜康此人忠厚老实,为人又本份,伺候十几年下来,做事也尽心,因此很得万德妃与穆子晏重用,可谓是两边儿的亲信。

殿下,酉时已过,可要摆饭?

穆子晏应了声,杜康却还没走。

那,饭摆何处?杜康想了想,又补了句,晚间时候,侍妾齐氏来送过汤水和糕点。

穆子晏有些不悦,皱皱眉道,告诉她好好学规矩,无诏不出。

杜康心下叫苦不迭,也不敢再问,只能暗自忏悔,再次辜负了万德妃的百般嘱托。

心知又是老规矩,晚饭照例还是摆在书房外间,他家殿下可是吃住都在书房。

四皇子后院如今有两位侍妾,均是两年前万德妃塞到他院里的。

万德妃也是好心,他这儿子小小年纪就一副老成深沉的模样,整天冷着张也不知道是摆给谁看。

可是她这做母亲的,除了能照拂照拂后宅之事,旁的也帮不上忙。

于是万德妃就变着法儿地往四皇子后院塞人,男人么,早晚要人教导通人事的,说不准身边儿有个知冷暖的,他那张冷脸也能缓和缓和。

可她没成想他这儿子何止是个冰疙瘩,简直就是个铁疙瘩!

那齐氏还是个会来事儿的,平日里往前院送送汤水茶点,天冷时往前院送个长衫大氅什么的,可即便如此,四皇子也没给人家一个好脸,今天更是痛快,直接给禁了足。

杜康一想起那另一位侍妾,冯氏生性木讷,又胆小怕事,老远瞧见四皇子就抖得跟筛糠似的,更别提往他眼前凑了。

唉,可惜了德妃娘娘一片苦心了!

当晚,严溯退出书房时听到了一句不太真切却无比真实的话。

明日把那副美人行军图带来。

那声线清冷,确实是他家主子没错。

可严溯有些欲哭无泪,主子喂,您当那是你家的呢?说要就要?

谁不知道傅家老少个个儿惜才如狂,大师真迹落入他们手里,怎么可能讨得出来?

可他家殿下的吩咐虽不是圣旨圣谕,但说过的话就是金口玉言,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作为四皇子亲卫,严溯表示压力再大也得完成主子的交代。

于是在五日后穆子晏从皖州回来的时候,尚书府那幅美人行军图已然搁在了四皇子书房的案上。

至于尚书府里那幅赝品什么时候会被傅期然看穿,就不是严溯能关心的事情了。

这几日一直跟着纪氏忙着筹备舅舅寿宴的沈念心尚且不知,那幅模模糊糊有她一笔的名画已经被人掉包拿走了。

此时她还在帮着纪氏拟要邀请的宾客的名单和请帖,聆音听雨和小鱼则帮着她把写好的请帖火漆封装。

姑娘,曲御史家也有人来?听雨撇撇嘴,老大个不乐意。

要说沈念心此人,脾性虽不好,但文采学识都还过得去,于是耳濡目染,跟在她身边的两个大丫鬟也都尚能识文断字。

听雨是个沉不住气的,一看她家姑娘刚写完的那张请帖竟然是要送到曲御史家的,一想起那一家子极品人办出的极品事儿,听雨就气不打一处来。

沈念心听闻,静坐不语,继续写下一张请帖。

倒是聆音机灵,使劲扯了听雨的袖子一把让她闭嘴。

哪里都有你,怎就管不好这张嘴?聆音皱眉,心道听雨这张坏事儿的嘴,早晚要给她家姑娘惹祸不可!

《卿卿辞》第十二章 寿宴

来者是客,尚书府又不嫌礼太多。

沈念心凉凉地开口。

其实对于那位无缘无分的曲家公子,沈念心还真没太多的执念。

若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的话,大概就要数沈家那位五姑娘,这会儿正因为她之前说的沈家与曲家再无往来而愤愤不平吧。

沈念心作为沈家长女,她身后还有三位公子和三位姑娘。

相比二房所出的二姑娘沈嘉绮,五姑娘沈映柔随了三太太,手段胸襟都有些不够看。

好在三房所出的四公子沈青蕴与二房所出的三公子沈清蓦年纪相仿,自小都是跟在安国公身边,一同教养长大,虽不及傅家两兄弟的文采才华,尚且也算认真好学。

想起沈家如今现状,沈念心真是想狠狠地叹了口气。

曾掌大铭兵权、位列群臣之首的沈家,百年来确实已经一日不如一日了。

想当初她做皇后时,沈家已经隐隐有了颓败的趋势,只可惜当时她身在深宫之中,胞弟又体弱多病,能将沈家撑下去不断了根,已经是不易了。

而再看如今的大铭,安国公府虽在三大国公府之列,却早已渐入末流。

而如今的三大国公府,早已不再是数十年前的大铭的脊梁,自然与当朝的四大世家更是无法同日而语。

事到如今,沈念心到不指望沈家能够重拾刀枪盔甲,重振将门雄风,她野心也不大,只是单纯地希望沈家能够把名门风骨重塑起来。

一个百年传承的世家,总要有得以传承的精神在。

六月二十八当日,尚书府门庭若市。

傅期然虽供职礼部,并不掌太多实权,但傅氏一门乃大铭鸿儒之家,说句桃李遍天下也不为过。

所以除却朝中官员,当日出席的,还有傅期然及已过世的傅大学士的门下学生。

纪氏在后宅接待来访女眷,而傅家两位公子则跟随傅期然则在前院应酬。

沈念心毕竟只是外甥女,又加上有傅西辞这不明不白的因素在,所以即便此时纪氏已经忙得脚不沾地,她也不方便过去帮忙,只是以一位女眷来客的身份在席间落座。

等到宴席结束便与安国公府的女眷一道回去了。

虽然沈念心的生母已经过世多年,但是傅沈两家也还算是有姻亲关系在的。

傅期然寿宴,安国公自然也是携女眷出席。

听闻安国公府的车架已到,傅期然留了傅西辞在府内照应,他则带着傅北乔出府相应。

安国公赏光,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傅期然对这位承袭了自家妹夫爵位的安国公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但多少还是有一些不满的。

虽说他那位早年失了双亲的外甥女在家并未受到什么苛待,但是一想到盛京里流传的关于她的名声,傅期然就有些气不过。

即便安国公府是明面上没有苛待孤女,但是也绝对没有尽心教养就对了。

想到这儿,傅期然不免就有些感怀,若是他家胞妹还在,教出来的姑娘不说是冠盖京华,少说也是贵女风仪。

期然兄客气,不嫌我这等俗人来瞎凑热闹就好!

两人相互寒暄客套了一番,府上管事已经让人抬来了一溜儿小轿,将安国公府的一众女眷都接到了后宅去。

现任安国公夫人就是沈家的二太太,未出阁时也是盛京城里颇有名气的才女,比起小门小户出身的三太太,行事更加有度,自然也更得人敬重。

沈念心远远瞧见安国公夫人下了轿,走过去跟纪氏耳语两声,人便一道迎了上去。

念心见过婶娘,不知近来这几日祖母身体可好?

安国公夫人点点头,慈爱一笑,老太君安好,大姑娘可宽心。

随即便转头与纪氏攀谈起来。

而后下轿的是二姑娘沈嘉绮和五姑娘沈映柔。

见过傅夫人,见过长姐。

沈念心侧过身子,避开半礼,全了礼数之后就把两人往年龄相仿的贵女席上引。

沈映柔落后她半步,忽然开口,低声道:长姐这两天日子过得可是快活了?你倒是与你的表哥日日相对,可怜我与曲公子却不得相见。

长姐做这样棒打鸳鸯的事,难道不会于心有愧吗?

沈念心眸光一冷。

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做错事还要反咬一口的人了,好像谁都对不起她似的。

不过考虑到现在是尚书府,而不是她自己家的地盘上,同为沈家的女儿,她也不好把局面弄得太过难看。

五妹这话可是折煞姐姐了。

沈念心侧过头微微一笑,端得是世家贵女的好风仪,笑容得体又举止大方,丝毫没有被冤枉了的羞恼和愤怒。

和表哥日日相对?沈念心忍不住想笑,别说她没那个心思,就算是她再有贼心,也抵不过她那位好舅母紧迫盯人的架势啊。

她这两天啊,倒是时时刻刻和小胖墩儿表妹日日相对呢。

妹妹说错什么了?沈映柔面上委屈,语气里满是不甘和愤恨,长姐被曲家退了婚,再要寻旁的亲事多少也得委屈些。

长姐这般聪明的人,又怎么会放过傅大公子这样的佳婿人选?拿傅尚书的寿宴当幌子,实则是来勾搭傅大公子,长姐是当妹妹瞎了吗?这点名堂都会看不懂?

沈映柔话说到激愤处,忍不住拔高了声调,于是席上的姑娘们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往这三姐妹这边偷偷地瞧。

闭嘴。

朱唇轻启,沈念心淡淡看了她一眼,甚至不再说多余的话来与她维持表面的平和。

废话多可以,自己回家找堵墙说个够,别在外面给安国公府丢人现眼。

沈映柔遭沈念心呵斥,面上有些挂不住,正要开口反驳,就被沈嘉绮拽了下衣袖。

二姐沈映柔呢喃出声。

平日这位二姑娘颇为冷淡,极少与旁的姐妹们接触,在府里见了面也是不冷不热的。

要说她与沈嘉绮姐妹感情不好,倒不如说她有些怕沈嘉绮。

以前在安国公府里,比起大姑娘的嚣张跋扈,二姑娘的孤傲冷漠更让人觉得可怖。

沈念心穆子晏《卿卿辞》在线试读,本站实时更新卿卿辞最新章节敬请关注。

卿卿辞

卿卿辞

作者:小楼状态:已完结

热门小说《卿卿辞》是小楼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念心穆子晏,内容主要讲述:大铭朝百年之兴,自圣武贤皇帝始而《大铭史》中有关圣武贤皇帝最多的记载,便是帝后情深的佳话,在民间也是流传甚广。当事人对此却是嗤之以鼻。母仪天下的皇太后重生成了自己的重重外孙女。她发誓要过一回恣意潇洒的人生,谁料美好生活还没开始,渣男狗皇帝竟然也卷土重来,还成了当朝四皇子!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谁料她战战兢兢避他......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