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全文及大结局精彩阅读 韩安南瞿致远小说

时间:2020-04-12 16:12:03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作者:秋子莺

热门小说《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是秋子莺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韩安南瞿致远,内容主要讲述:记者:“韩小姐,当初为什么要进娱乐圈??”韩小姐:“有人想抢我老公。”记者:“那韩小姐对这一次拿了影后有什么看法。”韩小姐:“我老公应该没人敢抢了。”记者:“……”为什么感觉无形之中被撒了一把狗粮?记者:“韩小姐,请问你老公叫什么名字,被您如此宝贝。”韩小姐:“他姓瞿。”记者:“好巧啊,跟瞿氏......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韩安南瞿致远免费试读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第十一章 你太矮,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

虽然知道自己只要一买东西,肯定就会有信息到瞿致远的手机上,但是韩安南还是没有停止买买买的动作,反而觉得这个样子十分的爽快,因为这样她还不由自主的多选了一些自己喜欢的衣服加上去。

每个女孩本身的心里面都是会有购买欲的,在越买越多的时候,就会慢慢的停不下来,虽然大部分买下来的东西都没用,但是还是想买。

就这些,刷卡结账。

买好了自己想要的衣服,刷完卡签了账单,韩安南觉得自己的东西都买的差不多了,打算去家电的那层去买点家电还有锅碗瓢盆之类的回去,却在等衣服包装的时候,就看见了熟人。

周瑾瑶领着自己的一批好姐妹来到韩安南的面前,脸上表情平静,但是眼神已经出卖了此时她很是愤怒:韩安南,好久不见,之前没看你去我们酒店上班了,怎么,服务员也有钱出来买衣服啊?

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善了了,韩安南也是双手叉腰看着周瑾瑶,脸上带着笑:周小姐,你今天没穿高跟鞋,我看着你有点费劲,说话也挺不太清,你刚刚说什么?

周瑾瑶的身高之后159,穿上高跟鞋才有165,但是韩安南个子高,净身高168,今天还好巧不巧穿了高跟鞋,一下高出周瑾瑶十几厘米。

陈安安身为周瑾瑶身边跟着她最久的人,知道现在周瑾瑶的心里面在想什么,于是上前将周瑾瑶护在身后,看着韩安南一张扑克脸,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装着胆子上前说: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好意思跟我们瑾瑶比,你痴人说梦呢。

痴人说梦?看起来这个女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叫做痴人说梦。

你小学语文大概是体育老师教的,我好好的买衣服,你们上前凑什么热闹?哦,也想买?或者眼馋?对不起,我个子高了。

你们穿不了我的衣服。

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我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还用得着跟你较量?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韩安南听见这话一愣,但是很快扬起了笑容:那又怎么样,我有人养着,你要养人,这就是本事和区别。

导购小姐,我的衣服包好了没有?

陈安安看着韩安南现在的气场比起十年前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眼中出现了畏惧,也被瞿先生的名头吓得不敢在挑拨离间,只能缩了缩脖子,然后躲到了周瑾瑶的身后,装起了缩头乌龟。

这对于周瑾瑶而言就是一个机会,她擦了擦眼睛,可怜兮兮的说:我说安南,以前怎么说我们也是好朋友,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这么冷淡的。

而且你为什么一定要作践自己去当情妇,如果真的有需要,你可以跟我还有白哥哥说啊。

装可怜这种技巧说是在男人的身上,可能会很管用,可惜韩安南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德行了,她提起旁边导购帮忙全部打包好的衣服,冷笑一声,把面前的一群人推开,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只是买个衣服,你们自便。

这个女人,都这么多年了,身上这从骨子里面冒出来的傲气愣是磨不掉,要不是这副皮囊,周瑾瑶都觉得这个韩安南肯定没进过监狱。

不过周瑾瑶知道自己这件事情不占理,所以没有可以上前去阻拦韩安南离开,只是也没有了跟这群朋友们逛街的心情,只是气愤的把这群人丢下,自己一个人气冲冲的走了出去,打算回家告状。

以前要是被韩安南处处压一头也就算了,凭什么现在也要处处被这个女人压着,韩安南坐过牢,而且身上还有不少政治污点,凭什么运气能这么好,先是被瞿先生看中,最后直接嫁入豪门,再一次踩在了她的头上?

周瑾瑶一向对身边的特殊目光熟视无睹,所以这也让她失去了一个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狗仔看着自己相机里面拍下来的东西,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这一段视频卖出去,这一个月的生活费可就全都有着落了:原来人前人后这周家大小姐的形象都差这么多,哼,看来这一次的热门我拿下来了。

至于接下来周瑾瑶如何,他并不关心,反正他只是个负责赚钱的,剩下跟他可没关系,还是赶紧回去交差好了。

说不准不需要报热门,很快就会有人花大价钱把这个视频买下来,这样的话更好,能赚更多钱。

瞿致远在开会的时候,手机一直在震动,搞得很多人都是一副很好奇的样子盯着他。

还好因为他气场强大,所以这群人也就只是偶然看一眼,但就是这样也让瞿致远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

等到会议结束,拿起手机一看,瞿致远发现除了第一条信息是陆芷发过来的,剩下的全部都是消费提醒。

陆芷说韩安南自己一个人出去购物了,家里面上上下下被重点收拾的干干净净。

剩下的那些消费提醒,大到沙发电视机床桌子,小到锅碗瓢盆,其中瞿致远也没有忽略韩安南买的那些衣服。

他当初只是看上了韩安南那张和她长的相像的脸,只是没想到两个人不只是长得像,而且性格也很像。

不知不觉,刚刚因为开会而觉得有些烦闷的心情瞬间变好了。

那个房子已经不单单是去支援每天应酬完回去的冰冷的房子了,接下来里面会住着人,会有人每天晚上等着他,这样的生活

瞿致远的嘴角微微翘起,很明显现在心情不错。

等瞿致远回去的时候,韩安南正在厨房里面做晚饭。

虽然逛了整整一下午已经精疲力尽,但是她可不想学习瞿致远不是在外面吃就是点外卖。

站在厨房外看着韩安南围着一条天蓝色的围裙做饭,瞿致远老远就能闻到香味,于是问了一句:做了什么好吃的?

超市买回来的速冻咖喱,加了一点蔬菜,一会吃咖喱饭,我觉得你这种养尊处优的富贵公子,应该没有胃口吃这个饭。

瞿致远笑了一声,扬了扬手中的手机:你花了我这么多钱,还不打算给我口饭吃不成?而且作为一个妻子,你给我做饭那是义务。

卡是你心甘情愿给我的,我想怎么花怎么花。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韩安南还是端着两碗咖喱饭出来,自己拿了一份坐好开吃,另一份放在对面,让瞿致远自己去吃。

虽然是速冻的咖喱,但是香味十足,加上了牛腩,蔬菜之后看着还是很有食欲的。

瞿致远吃了几口之后点了点头。

平常不是在外面和人喝酒谈生意就是吃西餐,很少有机会吃米饭了。

快速的吃完了碗里面的咖喱饭,并且自己自觉的在碗里有盛了一碗,瞿致远觉得韩安南今天算是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做饭,而且味道非常不错。

在监狱里面什么都要自给自足,久而久之就什么都学会了。

韩安南不想多谈这个问题,只是随便解释了两句,然后端着盘子瑾厨房去洗碗了。

趁着韩安南洗碗的功夫,瞿致远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焕然一新的房子,果然是有了个女人之后变得不一样了,整个房间都变得容光焕发了起来。

他转了几圈,觉得满意的点了点头:以前倒是没想到还能这么布置,看起来你还是有点用。

懒得接他的话茬,韩安南擦着手想了想,看着窗外的院子:我打算在院子里种点花,院子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我猜你的邻居现在还不知道这里已经住了人。

瞿致远点头,对这个建议没有意见:现在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我还有文件要看,有事上楼找我。

等等。

一说到种花,韩安南还想起了一件比起种花更重要的事情。

虽然今天下午她反抗的称完美,但是也有一根刺狠狠地扎在她的心底。

她看着瞿致远一双平静的眼睛,还是第一次觉得心里面没底。

这些天她心里其实一直都有这个想法,只是今天这个想法变得更加让人想要实现。

看着韩安南半响不说话,瞿致远皱眉: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在我面前你不用隐瞒。

对,他们两个是互利互助的合作关系,并不需要隐瞒什么。

但是这件事情还真的有点难以启齿。

明明是合作关系,但她还是要向这个男人低下头寻求帮助,这让她有一点抹不开面子,甚至是觉得纠结。

回过神的韩安南看着瞿致远一副已经等得不耐烦的样子,咽了一口口水之后眼神变得有一些飘泊。

瞿致远在等了好一会还没等到消息之后,叹了口气然后转身上楼。

就在这个时候,瞿致远听见身后的人传来的声音:我我打算重新参加成人高考然后读大学。

瞿致远回过头,看着韩安南低着脑袋的样子,眼中带着疑惑和诧异。

她刚刚说什么?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第十二章 她要让所有人付出代价

你说你想去参加成人高考,再读一次大学?

面对瞿致远那双像是x光的眼睛盯着自己,韩安南第一次感觉到较低生起了一阵冰冷,但是话既然已经开口说出来了,她就不打算退缩。

她点了点头,眼中带着肯定。

瞿致远不明白韩安南对这件事怎么会执着,其实现在她只需要当好一个乖巧的太太,每天就会有话不完的零花钱,想要什么都有,为什么还想回到人生中最苦的那个阶段去?

而且瞿致远觉得自己完全不需要一个高学历的太太,只要听话就好: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何必还要花功夫去读书?27再去读书,浪费时间。

听见这话,韩安南觉得不太满意的皱了皱眉:我可不觉得我这是在浪费时间,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谁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和我解除这种关系?我也要为自己考虑。

在回来的路上韩安南已经把自己现在的处境考虑的很清楚,没有学历对人生而言终究是一个短板,就算瞿致远觉得现在她学历低无所谓,那以后呢?

他们的合作不可能长久,最多也就五年?甚至一到两年。

她也有只知之名不会和这个男人走到最后,既然这样,她还有什么必要一直傻乎乎的在这里做一个全职主妇。

以前作为娇娇女的时候她确实什么都不需要动脑子,但现在可不是当初了,她必须把自己的每一步全部都给盘算好。

这话说出来倒是很有说服力。

瞿致远挑眉,觉得韩安南的这么说发确实没错,按照韩安南现在这个水平,靠着瞿家生活没一点问题,出去了也就是个餐馆里打扫卫生的,更何况这女人现在就开始花钱大手大脚。

看了眼手上的手表,瞿致远点了点头:知道了,明天先去民政局领证,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

那这个意思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眼睁睁的看着瞿致远就这么干巴巴的说了一句话就转身上楼,韩安南卸下自己身上的围裙,随便擦了擦手就跟了上去,脸上带着一丝急切:那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当初抓到这只小老鼠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她居然这么烦躁?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回头看了一眼追上来的韩安南,瞿致远点头:好。

然后再不管韩安南是什么态度,就上楼去处理文件去了。

在回到自己的书房之后,看见这个熟悉的地方,瞿致远才算是松了口气。

韩安南知道不应该偷看他人隐私,所以根本没进来,要是进来了,可能会直接中断两个人的合作。

不过他们两个的合作不是这个女人说想要终止就能够终止的,哪有那么容易结束,呵。

瞿致远的书房很是整洁,可以看出来生活严谨,桌子上除了电脑和笔筒之外,还放着一个相框,相框的边缘已经被磨得光滑透亮,可见主人经常会把它拿在手上端模。

不过这一次瞿致远拿起来的时候,是把相框藏在了桌子的最下面的抽屉里,以后韩安南肯定会进这间书房,所以这样的东西,就不能摆在明面上了。

想起今天那个丫头回来之后就嚷嚷着要去读书,瞿致远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孽,找回来个麻烦鬼,没事还要自己帮忙解决麻烦。

算了,还是赶紧把这个事情解决了,省的那个女人总用这件事情唠叨他,想着就烦。

好不容易下班,正在外面大鱼大肉的啃着打算好好慰劳一下自己的陆芷没想到这都已经晚上七八点了,还能接到大魔头的电话,慌里慌张的把手里面的鸡腿丢掉,用油腻腻的手抓着手机,陆芷只觉得自己再这么被折腾下去整个人都要崩溃。

这是她的老板,衣食父母,但是说到底她真的只是一个兼职的私人秘书,平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怎么能做到这么听话的随叫随到啊。

这份工作远远没有她当初想想里面的那么轻松,实在是太苦了。

狼吞虎咽的吃完了自己嘴里面的鸡腿,差点被噎着,陆芷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被折腾下去,早晚会被累死:老板,我求你不要一老在我吃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要是哪天我不小心噎死了,你去那里找我这种高科技全方面人才?

瞿致远才不管陆芷现在是在吃饭还是在睡觉,只是立刻下达了自己的任务:去给我找整个A市最好的学校,明早放在我的办公室。

什么叫找最好的学校?谁要去读书啊?还最好的学校,光小学高中大学就能找死好吗。

已经来不及抱怨了,陆芷觉得还是多挖点八卦出来,明天跟班上的同事过过瘾也可以:老板,你也应该告诉我一个范围吧,你想想,整个A市,所有的学校那真不少,我要一个个挑要累死。

挑个质量好点的高中,韩安南要准备考大学,能用钱交涉的就别来烦我。

什么啊,哪有这么随便的老板,自己的老婆都不管不顾,还闲着没事干只打算用钱砸。

不过老板娘的年纪都已经这么大了,真的适合去和小了她十来岁的人一起读书吗?

考虑到这件事情要是没做好,大boss肯定会发威这件事,陆芷还是多嘴问两句的好:老板,你有没有考虑过,要是现在让老板娘和小她十几岁的人一起上课,她怎么想?

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感情他们老板真的智商就有这么低,明明这件事情应该是老板自己解决的,现在怎么又变成她的问题了。

陆芷想着自己的鸡腿要凉了,赶紧抓起来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开始慢慢思考这件事情接下来应该如何做最好。

想了好一会之后,陆芷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方法:干脆请家教吧,老板娘可以想学什么学什么,或者老板你希望老板娘学什么,她还能一块给学了,这样多好,不会伤到老板娘的自尊心,你也不用担心老板娘受欺负对不对。

这个方法听起来好像挺靠谱的。

瞿致远那边在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就点了头:这个主意不错,你去解决吧,明天报告还有入选名单放我桌上。

哎哎哎。

老板,等一下。

陆芷知道瞿致远决定好事情之后就要挂电话,连忙把人喊住之后,小心翼翼的说,老板,最近因为小嫂子的事情,我经常要加班,头发都快掉光了,你说是不是也给涨点工资,或者放个假也可以

嘟嘟嘟嘟嘟

瞿致远你这个该死的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我告诉你,你什么意思啊,我辛辛苦苦给你干这么久的活,你居然挂我电话?挂我电话!瞿致远——

解决完了韩安南要读书这个问题,瞿致远开始一心一意的解决着自己的工作。

比起让韩安南除去抛头露面的读书,确实是把她放在屋子里更安全。

不止是人身安全,而且隐私上也受到了保护,省的外面的媒体总是胡说八道。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几年下午韩安南那个想出去读书,一脸坚定的样子,瞿致远的心里面就会觉得很不舒服,因为总有一种自己好不容易圈养好的小鸟丢下自己单飞了的感觉。

在他的印象里很少有人这么跟他说话,特别是女人,一般都会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而不是一副坚决的样子想着接下来要怎么离开他。

这种感觉很不是滋味。

韩安南根本没把今天碰见周瑾瑶的事情放在心上,但这件事情却被周瑾瑶记在了心里,只觉得韩安南这一次是翅膀硬了,已经把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应该好好教训一顿。

看着周瑾瑶这个时候还不睡,白煜祺擦着头发走出来,一脸疑惑:你怎么还不睡?不是说明天有一个发布会要去参加吗?

听见白煜祺的声音,周瑾瑶抬起头,握着白煜祺的胳膊,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煜祺,我们不是要重新办婚礼吗,我们请安南还有瞿先生参加吧?

一听见韩安南的名字,白煜祺就想起自己上次低声下去去求韩安南还没落了脸子的事情,于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去。

他确实对韩安南当初一点也不给他面子这件事情感到气愤,但是更让他感到气愤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榜上了大树,根本没办法动摇。

请他们干什么,人家没把你当好姐妹,你反而没事喜欢去热脸贴着冷屁股。

知道白煜祺说这个话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但是周瑾瑶自然有杀手锏:他们只要能过来,咱们这不就算是冰释前嫌了吗,你去打个电话送张请贴吧,也不是什么难事。

仔细思考了一番,白煜祺觉得周瑾瑶这个话也没错。

说不准这一次瞿致远来了,他们两个喝几杯酒还能成为兄弟,以后那可就前途似锦了。

说不准这其实就是一个好机会呢。

拍了拍周瑾瑶的手,白煜祺眼中都闪着兴奋的光:还是你体贴,我现在就去给瞿总的私人秘书打电话,你要是困了你先睡吧。

目睹着白煜祺开开心心的出去了,周瑾瑶刚刚还温柔似水的眸子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在知道白煜祺有小三之后,周瑾瑶就已经对这个男人彻底失望了,要不是家里不允许离婚,她才不会一直在白煜祺面前装淑女装贤惠呢。

想起以前韩安南因为喜欢白煜祺而闹出来的笑话,周瑾瑶的脸上充满了讽刺的笑容。

就算韩安南现在傍上了大款又能够怎么样,也不想想自己几斤几两,她就是要让韩安南看看,韩安南当初求而不得的人现在是她周瑾瑶的丈夫,就算是韩安南再怎么想的到都无济于事,只能是私底下偷偷落泪的份。

一边做着自己的美梦,周瑾瑶掀开被子直接休息了,刚刚白煜祺都这么说了,她干嘛还要等着白煜祺?现在一想起白煜祺身上那根公共黄瓜她就犯恶心,早就没有一开始准备嫁给白煜祺的时候的羞涩还有紧张了。

她怎么说也是周家娇生惯养出来的大小姐,凭什么要和一些下三滥的狐媚子一起分享自己的男人?她才不要呢,这种男人她不屑要,只要她有机会,肯定狠狠耍白煜祺一次,然后再离婚。

那边,白煜祺在打完电话回房间时,看见房间里灯已经关上,虽然心生不快,但还是默默关上门。

本来今天晚上兴致不错,但没想到周瑾瑶已经睡了,算了,今晚还是去外面吧。

在听见门关上的声音之后,周瑾瑶紧紧的揪着被子。

韩安南,一切都是你害的我要让你付出代价还有白煜祺,这个男人,她明明这么喜欢他,但是他却只想着寻欢作乐。

她要让这群人全部付出代价!

韩安南瞿致远《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在线试读,本站实时更新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最新章节敬请关注。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

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

作者:秋子莺状态:已完结

热门小说《瞿先生财迷夫人来报道》是秋子莺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韩安南瞿致远,内容主要讲述:记者:“韩小姐,当初为什么要进娱乐圈??”韩小姐:“有人想抢我老公。”记者:“那韩小姐对这一次拿了影后有什么看法。”韩小姐:“我老公应该没人敢抢了。”记者:“……”为什么感觉无形之中被撒了一把狗粮?记者:“韩小姐,请问你老公叫什么名字,被您如此宝贝。”韩小姐:“他姓瞿。”记者:“好巧啊,跟瞿氏......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