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明许御祁深免费全文阅读

时间:2020-04-13 10:19:48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作者:蓝紫色的风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免费阅读,《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明许御祁深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就是上次那份资料,我这里又有一些那家公司的资料,比上次那份更详细可靠陆青荷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放这儿吧?哦,不知你晚上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吃陆青荷想邀请御祁深一起吃饭。没空。御祁深眉头轻蹙,修长的手指放在桌面上,连一句多余的解释都懒得说,敲击桌面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扣扣扣......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明许御祁深免费试读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第19章他的心思

林林总总一大包,就算有五个人吃也吃不完。

来,想吃什么?御祁深不会照顾人,打开食盒时,小菜里面的汤汁洒出来,溅到他衬衣上一点。

虽然不是很明显,可有洁癖的他还是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

我来吧。明许从他手里接过食品袋,双手利落的将食物一样样摆好,将他爱吃的摆在他的面前,将筷子递给他。

吃吧,早餐吃不好,营养会不足的。明许递着筷子,却不见御祁深接过去。

她抬起头,看到他居然在愣神儿。

是不是不合口?说着,她便要下地:我去给你做点儿吧?

不用。御祁深回过神来,接过她递过来的筷子,夹了一个虾饺送入口中,脑海中却浮现出她刚才忙碌的样子。

是他忽略了吗?曾经那个跋扈骄傲的姑娘,做个饭能将厨房整的兵荒马乱的废物点心,居然成长成了如此贤惠的样子?

看御祁深没有吃不惯,明许才放了心,折腾了这么久,她也的确是饿了。

她是个不挑食的姑娘,大鱼大肉可以,清汤寡饭也可以。

看明许大口吃饭的样子,御祁深又皱了皱眉头:你就不能慢点吃吗?

肠胃才刚刚好了些,这样吃饭,胃里会不舒服的。

明许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脸颊微微泛红,放慢了吃饭的速度,尽量让自己文雅些:我会注意的。

明明是关心她,却被误解成这样,御祁深心里又是一阵烦躁。

他将筷子一丢:不吃了,我去公司。

御祁深一走,再美味的饭菜也食之无味,她食如嚼蜡的喝着粥,眼泪已经扑簌簌的落下来。

果然,她怎么做都不合他的要求吗?

御祁深心情很不好,整个御氏都笼罩着低气压。

安林壮着胆子推开总裁室的门,将一摞文件放在桌子上:总裁,医院那边,您看需要派人过去照顾着吗?

能够跟在冰坨子一样,又闷骚又冷傲的御祁深身边这么久,对他的性格还是有所了解的。

安林是个人精,对总裁忽然生气,心里也有了个约莫。

这都要问我?你是吃干饭的吗?话说出来有些凉薄,但语气算是和气的。

安林就知道,他押对了宝。

嗯,我这就派医院的高级护工过去,一定将少夫人伺候的妥妥帖帖。安林堆着笑,从总裁室里退出来。

前脚离开公司赶往医院,后脚陆青荷就进了御氏。

那天有祈琳琳带着直接去了总裁室,见过陆青荷的员工都知道这位身份不一般,看到她上楼,谁也没敢拦着。

御祁深离开医院后,明许也没了吃饭的胃口,无精打采的躺在病床上,连餐盒都没心情收,就那么直瞪瞪的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像放空了一样,什么都没想。

安林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女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宛如丢了魂魄的木偶一般。

那个,太太,这位是刘阿姨,是总裁派来照顾您的。安林身后站着一位圆脸盘的中年女人,长的白净又和蔼,看起来人畜无害。

哦,辛苦你了。明许偏头看了一眼,忽的如打了鸡血般兴奋的坐起来。

能够惦记她,派护工过来,就是不生她气的意思?

太太,公司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哦对了,如果您方便的话,就请给总裁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任务完成了,谢谢您了。

其实,御祁深根本没有这么吩咐过。

安林不过是想让明许主动联系御祁深,那个闷骚的男人,接到太太的电话,心情一好,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就会好过些。

哦,好。

刚才还蔫蔫的,现在又恢复了活力。

明许穿了鞋下地,和刘阿姨一起收拾了餐盒,等刘阿姨出去丢垃圾了,她才拿出手机,给御祁深拨了一个电话。

这还是她第一次打他私人的电话呢,明许唇畔漾出一抹开心的笑,捧着手机,像捧着全世界一样。

御氏,因为没有人阻拦,陆青荷很顺利的上了楼。

平时,安林应该在总裁室外面候着,可是今天,却没有他的人影。

陆青荷心里一阵开心,直接走到总裁室门口,轻轻敲了门,里面没有人回应。

她便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办公桌后面没人,浴室却传来哗哗的水声。

看来,御祁深是在洗澡。

陆青荷自来熟的在沙发上坐下,屁股刚挨着沙发,就听到御祁深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浴室里的水声太大了,御祁深在里面根本听不到,陆青荷犹豫了片刻,还是站起来走到办公桌边。

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直接标注着两个字——明许。

是明许打来的电话。

陆青荷本想将手机放下,可在放下的那一瞬,又鬼使神差的拿起来,接通了电话:喂,您找祈深吗?他在洗澡

明许握着手机,听到那边熟悉娇柔的女声后,整个人都懵了,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挂了电话。

陆青荷听到那边嘟嘟嘟的忙音,唇畔带着一抹讥讽的笑,快速将来电信息删除掉,重新将手机放回桌面上。

御祁深洗完澡,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从浴室里出来,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抬头,看到陆青荷后,呆了呆。

谁让你进来的?

是我有事找你刚才过来时,没有看到安林,所以就直接进来了。

陆青荷目光贪恋的紧紧盯着御祁深,男人刚洗了澡,浴袍裹得不很紧,胸前结实的肌肉若隐若现。

那样好的身材陆青荷想起那晚听到的动静,身体开始燥热起来,眼神也变得灼热直白。

御祁深是公认的帅哥,这样的目光他再熟悉不过。

他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面无表情的坐到办公桌后面。

见陆青荷还站在那里犯花痴,拨通内线电话想喊安林对质,又想起是他派安林去了医院,嘴巴动了动,终究什么都没说的坐在椅子后面。

有什么事?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第20章陆青荷主动出击

就是上次那份资料,我这里又有一些那家公司的资料,比上次那份更详细可靠陆青荷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放这儿吧?

哦,不知你晚上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吃陆青荷想邀请御祁深一起吃饭。

没空。御祁深眉头轻蹙,修长的手指放在桌面上,连一句多余的解释都懒得说,敲击桌面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

扣扣扣如果安林在,就一定知道,这是御祁深不耐烦的表现。

可陆青荷不知道,还不知死活的向前一步说:我知道一家餐厅味道不错,不如我们

我说没空,陆小姐,你的理解能力这么差,都没有人提醒你一下吗?

陆青荷整个人都懵了,御祁深这是在贬损她?

男人声音冷漠,眼底更是半分温度都没有,他这样的态度,仿佛一盆凉水浇在在她的心上,拔凉拔凉的。

陆青荷有些怕这样的御祁深。

御氏的员工都传,说御祁深是冷面阎王,见了他不害怕的人还真是少。

对不起,打扰了。再不识趣,待会儿还不知有什么难听的话等着她呢。

陆青荷眼里憋了一泡泪,低着头,行色匆匆的从总裁室里出来,快速下楼。

秘书科的小张抬头对小王说:喂,你看那女人,刚才进去时,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那目空一切的样子,啧啧现在嘛,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小王没忍住,扑哧一声乐了:还别说,真的像,让我猜猜发生了什么,在总裁那里吃了瘪?

那还用说?总裁是随便一个什么女人都能肖想的吗?忘了当年的小美了?

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安林回来刚好听到他们两个在议论,随口问了句。

我们在说当年那个小美,嘻嘻

上班期间,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工作去?安林故意扳着脸,负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托着下巴想:

当初那个小美?不就是将自己脱光了偷偷溜进总裁室试图勾引总裁那个?最后怎么来着?被总裁派人用被子卷了,像丢垃圾一样推了出来。

这么多年来,能够和总裁亲热,又不被丢垃圾的女人,唯有一个明许,所以说,要多巴结太太才是。

御祁深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明许打了个那个电话后,就如丢了魂儿似的娃娃,呆呆的在病床上躺了一天。

若不是医生说她已经大好了,刘阿姨还以为她是生病烧坏了脑子。

晚上的时候,趁着刘阿姨出去买饭的当空儿,明许溜出了医院。

在医院的大门口打了一辆车,上了车以后才想起来自己身无分文。

和司机借了手机给严诩打了个电话,出租车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下,严诩早已在那里等候。

小许,我以为你这辈子都画地为牢了,今儿怎么了,不用顾忌御祁深的感受了?

严诩是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男孩子,就是那种俗称男生女相的人,一双勾魂的桃花眼扑闪扑闪的盯着明许,手臂直接搭到了她的肩膀上。

好好站着说话。明许没好气的重重拍了他手背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没付车钱,你代劳。

咱们之间还用分彼此吗?严诩痞痞的走到车旁,问也没问价格,直接抽了几张大钞给司机。

有烟吗?一想到电话那边陆青荷的声音,明许的心就像被放在了油锅上煎。

有啊。严诩给明许抽了一直烟,凑近帮她点着了,看着她懒洋洋靠在酒吧门口的墙壁上抽烟的样子,眼底一抹温柔划过。

小许,这才像你,这三年,你过的都不像你自己了,清心寡欲的。

明许慵懒的喷吐了一个烟圈,随意的笑了笑:清心寡欲没什么不好,我真觉得挺好的。

说完,她又重重吸了一口,然后掐灭。

早就戒烟了,今儿是实在心烦才抽了几口,若是被御祁深知道了,不用说,又是一顿冷嘲热讽。

她自嘲的笑了笑,对严诩说:陪我喝两杯?

好啊,来,咱们今天不醉不归

刘阿姨打了饭回来,找遍了病房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明许的身影,顿时吓得魂儿都丢了。

急忙给安林打电话。

安林接到电话时,预感到自己即将奔赴死刑了。

什么?明许失踪了?御祁深脸色铁青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手机,给明许拨了个电话,对方传来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啪御祁深长臂用力一甩,一支昂贵的手机立刻就摔在地上,四分五裂了。

调监控,查,看她在哪儿?御祁深烦躁的走了两圈,闭着眼睛仔细想了想,她会去哪儿呢?

朋友那儿?可她都有些什么朋友呢?

等到要找人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对她了解的这么少,连她有什么朋友都不知道。

是。安林抹了抹额头上大汗,苦着一张脸走出去。

能当御祁深的手下,能力自然不是盖的,没用多久,明许的行踪就送到了御祁深面前。

从监控里可以看出,明许是从医院里自己离开的,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在一家名叫若水年华的酒吧前停了车。

酒吧监控还没有来得及调取,御祁深就抓起外套赶往若水年华。

总裁,要不我去趟酒吧?看御祁深那黑沉的像要杀人的脸,安林预感不太妙。

他和太太的关系刚刚好转了一些,若是因为这件事发生什么矛盾还不如让他去一趟,可以从中斡旋一下。

御祁深没有说话,只是用他那冰冷的,带着逼视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安林便如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立在原地,再也不敢跟上去了。

华灯初上,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酒吧门前车水马龙,连个停车位都难找。

可当御祁深那那辆低调奢华的迈巴赫驶入时,早已有服务生殷勤的为他指了车位,这样的大金主,不奉为上宾照顾着,那准是脑子注了水。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明许御祁深是由作家蓝紫色的风所作,本书属于现代言情小说,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已全本完结。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

作者:蓝紫色的风状态:已完结

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免费阅读,《强势掳婚御少的火辣废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明许御祁深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就是上次那份资料,我这里又有一些那家公司的资料,比上次那份更详细可靠陆青荷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放这儿吧?哦,不知你晚上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吃陆青荷想邀请御祁深一起吃饭。没空。御祁深眉头轻蹙,修长的手指放在桌面上,连一句多余的解释都懒得说,敲击桌面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扣扣扣......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