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霍靳深慕念晚免费全文阅读

时间:2020-04-13 10:55:03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作者:夭夭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免费阅读,《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霍靳深慕念晚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上午十一点,医院病房走廊内——慕念晚与院长了解了下有关爷爷的病情就一直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双手。昨晚迷糊间,她感觉有人给自己的手上药,只是那个时候她以为是梦。看着之前一直被自己忽视有些发炎而如今开始结痂的掌心,慕念晚闭了闭眼。嫁给一个心......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霍靳深慕念晚免费试读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第19章他的心里有个人

自慕家出事,慕念晚很少能睡好。

许是清楚爷爷的病情将不会被耽误,心中大石放下,这一晚慕念晚倒是难得的一觉好梦。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多。

换洗的衣服已经摆放在床头,上面压着一张纸条。

白纸黑字,字体遒劲飘逸,自成一体。

公司有事,醒来了就下去让程妈给你做点吃的,晚上陪你吃饭

霍靳深系出名门,教养自是不必说。

就算没有感情,也能将你宠成公主。

看着纸条,慕念晚抿了抿嘴角,终是叠好放进自己随身的小包,这才进入盥洗室。

从楼上下去,当女人的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时,她有些意外的顿住了脚步。

女人一头黑色长发,精致到无懈可击的妆容,白色刺绣长裙,端坐在沙发上。

身边放着限量版昂贵手包,腕间饰品更是价格不菲。

女人低头喝茶,姿态优雅,却又透着股说不出的清高。

听到动静,这才抬头,四目相对,对比慕念晚的意外,她却平静之际,甚至于嘴角还能在第一时间挽出优雅弧度,聘婷一笑。

慕小姐。

慕念晚秀眉轻扬,回以微笑,这位小姐认识我?

宁思卿轻笑,昨晚慈善晚宴慕小姐拍卖自己的事情震惊全海城,我想应该不止我认识慕小姐。

话语里暗藏着不易察觉的鄙夷。

霍靳深的旧爱?

不然敌意怎么这么大?

宁思卿看了她一眼,又主动开口,你好,我叫宁思卿,靳深的朋友。

宁思卿!

这名字她倒是熟悉。

如今红遍半边天的大明星,最年轻的双料影后。

她周边不少同学喜欢她,都说她如何励志,是灰姑娘变身成凤凰的标准模范。

程妈,给慕小姐泡杯茶。看着听到动静出来的程妈,宁思卿柔声吩咐,那泰然熟稔的姿态,仿佛这样的事情做了千万遍。

要是多好的朋友,才可以如此理所应当?

慕念晚不置可否,往一侧沙发上坐下。

程妈应声进去泡茶,慕念晚倒也不介意她那似是宣兵夺主的做法,宁小姐来找霍,靳深?他去公

不,我是来找慕小姐你的。宁思卿放下手中茶杯,眸中尽是戏谑冷漠。

找她?

适逢程妈将茶泡好送来,慕念晚瞧了眼开口,程妈,麻烦你给我泡杯牛奶,大早上喝茶伤胃。

虽然要嫁给霍靳深并非她所愿,但这不代表她必须接受其他女人的挑衅。

很快程妈倒了杯牛奶过来。

慕念晚接过,朝着宁思卿微笑,我跟宁小姐好像不熟。

不熟没关系,如若慕小姐愿意,以后有的是机会熟悉。宁思卿放下手里的茶杯,看了眼优雅的喝着牛奶的女人。

到底是名媛,举手投足间气质尽显。

他,喜欢的好像一直都是这类。

乖巧、漂亮、气质清新卓越的。

就连模样

我听说,慕小姐很缺钱?温良的嗓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一双描摹精细的眉微微拢着。

慕念晚笑:这不是全海城的人都知道的事吗?宁小姐百忙之中过来就为了问我这个?

倒不是,昨晚酒店见慕小姐与陈董宁思卿顿了下,手指摩挲着杯身,盈盈一笑,与靳深认识十多年也是难得见他再对女人感兴趣,所以好奇过来看看。慕小姐应该不介意吧?

她说的坦然,好像今天过来当真不过如此。

真要如此,何必背着霍靳深。

宁小姐今天过来应该不止如此吧?慕念晚抬手捏了下眉心,她等会还要赶去医院,没时间陪她浪费。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宁思卿眉目一沉,慕小姐,你开个价,要多少?我给你,但你要离开靳深。你不适合他。

慕念晚端着牛奶杯的手指一滞,继而收紧,随后放松,最后掀开眼帘轻笑,我想宁小姐有些事情搞错了。

现在是不是只要是个人就可以拿钱来羞辱她。

先不说我现在是否还缺钱,就你刚才所说,你觉得你要给我多少才抵得过一个霍太太能带给我的利益?

霍太太!

宁思卿漂亮的脸上表情僵硬,她盯着沙发上素面朝天却气质不输半分的女人,一时内心起伏不定。

霍太太?宁思卿语气不再平稳且高高在上,反倒似压抑着什么,你说靳深要娶你?

随后,却是极冷的一笑,慕小姐,你不是小孩子了,男人在床上的话你也信。

不说经历昨晚,她早已经声明狼藉,一落魄千金何德何能成为霍太太。

就是过去,她还是慕家千金,也不够资格嫁给靳深。

霍靳深什么男人,需要在床上以霍太太之位来讨好女人?慕念晚慵懒的往后靠去,宁小姐既然跟他认识十多年了,应该比我清楚。

宁思卿双手握紧,反诘道:对比你,我是更了解靳深。他不会娶任何女人的。

她说得讽刺,跟着笑了笑,虽然我不清楚你所谓的霍太太是成立在什么条件下。或许过往生活太过单调,你的出现让他有一丝兴趣,但对一个心有所属的男人来说,这份兴趣注定不会持续太久。

似嘲讽,似挑衅,如果我是你,就会懂得见好就收。

心有所属吗?

原来,那些谣传并非全都不属实。

宁思卿看着面色有些恍惚的小女孩,软下声线又道:慕小姐,你难道就不好奇,那么多女人为什么靳深偏偏就选上了你吗?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第20章原来,他是让自己讨厌的铁三角之一

上午十一点,医院病房走廊内——

慕念晚与院长了解了下有关爷爷的病情就一直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双手。

昨晚迷糊间,她感觉有人给自己的手上药,只是那个时候她以为是梦。

看着之前一直被自己忽视有些发炎而如今开始结痂的掌心,慕念晚闭了闭眼。

嫁给一个心有所属的人

何其相似!

走廊尽头。

叮咚一声,电梯门应声而开,伴随而出的是一道伟岸身影。

深色西装,眉眼冷硬深寒,薄唇斜斜叼着一根燃到一半的烟,清白的烟雾将英俊的容颜模糊得有些不真切。

男人步伐稳健,笔直得朝她而来。

当眼底出现一双黑色手工皮鞋,慕念晚这才缓缓抬头。

男人将香烟从嘴里取下,夹在指间,一手朝她伸出,声线同他模样一般冰冷而毫无波澜,慕念晚。

无疑,眼前的男人好看得无懈可击。

只是这张脸却半分不招她待见。

这个害死自己唯一挚友蓝夭夭的男人——顾寒川!

慕念晚起身就要离开。

错身而过的瞬间,男人气息冷峻的嗓音再度响起,我可以帮你支付慕老手术和术后所需的所有费用。也可以注资慕氏,帮慕家偿还所有债务。

原本打算离开的脚步停下。

慕念晚转过脸,有些讥诮的笑,顾先生,果然财大气粗啊。那是多少个亿啊,就这么随手给出?

果然是用别人的一点都不会心疼啊。

慕念晚,顾寒川色调阴暗,眼角亦是凉薄刻骨,你需要这笔钱!

我想顾先生的消息太过落后,现在的我不缺钱。

你打算用靳深给的钱?不待她离开,顾寒川又道:嫁给他,成为霍太太,你不知道我跟他是朋友?

朋友!

慕念晚想起好友夭夭曾说过的话,晚晚,没用的,他有个兄弟,是你我得罪不起的。

所以,霍靳深就是夭夭口中顾寒川身边那个她们都得罪不起的朋友!

原来,他是让自己讨厌的铁三角之一!

她的人生还真是满满都是笑话!

慕念晚看着这个亲手摧毁了自己唯一好友的男人,她心知肚明,顾寒川所有的示好绝对不是雪中送炭。

可不论是霍靳深是心有所属,还是他是顾寒川朋友这一点,慕念晚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要清楚自己有多不愿意嫁给这个男人。

如果之前,妥协霍靳深,是认命。

那么现在,她只想爬出深渊。

什么条件?

见她答应,顾寒川阴翳的眸色骤深,如虎一般灼灼,告诉我,蓝夭夭在哪里?

夭夭!

两个字如深水炸弹,瞬间让慕念晚神思俱损。

不过数秒,眼底情绪万千变化,最后通通化作无尽哀伤。

她看向英俊冷硬的男人,冷笑不已,夭夭?这个时候她怕是尸骨都没了。

抬手指了指天上,绯色的唇瓣漾开笑容,嘲弄而又恶毒,你要上去找吗?

顾寒川眉目不动,只是重复,慕念晚,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在乎的人,她只能找你。

顾寒川,需要我来提醒你,夭夭是怎么死的吗?慕念晚仰起脸庞,笑意泠泠,别说她如今不可能活着,就算活着我也不会告诉你!

顾寒川锁眉不展,一双如寒潭深渊的眸晕着风雨欲来。

这个男人,她听到得太多,今天却是第一次接触。

好像是从三年前开始,夭夭回来嘴上必定不离他。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又不再提及。

直到蓝氏宣布破产,夭夭再次从四九城被送回海城,她才得知眼前的男人是有多卑鄙的利用一个女孩的爱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四目相对,都好像要从彼此的眼底看出些什么。

僵持着,抗拒着,最终以男人开口结束。

她,没死。

慕念晚掐紧双手,呵,顾寒川,不是我听错了,就是你疯了。

法律上都被宣判死亡的人,他现在却来告诉自己没死。

疯了吗?

顾寒川怔怔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讽刺的眉眼如刀在他心底刻着。

顾寒川离开的快,正如他来的突然一般。

慕念晚看着他消失在电梯内,才猛的一下站了起来。

心跳絮乱,咚咚咚的似要跳出嗓子眼。

夭夭,没死吗?

她步伐不稳的想要去什么地方,可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了下来,呆呆的站在走廊中央,直到电话铃声响起。

电话是霍靳深打来的。

这通电话之前已经发过三条短信,一个未接。

慕念晚全都置若罔闻。

脑海里却清晰的浮现宁思卿临走前的话。

慕念晚,你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替身!

慕念晚面无表情的掐断电话,笔直的朝医院外走去。

盛世大楼顶层。

占据一层的董事长办公室内。

放下被掐断的手机,霍靳深唇瓣噙着一丝笑,看向进来的秦逸,什么事?那笑有些凉。

霍董,宋总已经在楼下等了两个小时了,不见吗?

这是谁惹老板了,早上来的时候不还晴空万里吗?

霍靳深将手机往办公桌上一扔,低笑了声,不过两个小时,他比女人还娇贵?让他等着。

秦逸缄默。

老板这是要替慕小姐报之前宋氏苦等之仇。

霍靳深垂眸扫了眼没有反应的手机,英俊的容颜逐渐阴沉,再抬头见秦逸还站在,还有事?

没了。秦逸摇头。

看着老板那一脸我现在很不高兴,有事没事都给我滚蛋的森冷表情,转身就朝外走去。

可不过两步。

等下。

秦逸立刻停下,转身,霍董,还有什么吩咐?

霍靳深单手撑在办公桌面上,指间轻轻敲击着毫无反应的手机屏幕,微微眯眸,给我去查慕念晚现在在什么地方?

早上还知道讨好自己的女人,不过两个小时却是杳无音讯

霍靳深摩挲着自己的手指,眸色讳莫如深。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霍靳深慕念晚是由作家夭夭所作,本书属于现代言情小说,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已全本完结。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

作者:夭夭状态:已完结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免费阅读,《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霍靳深慕念晚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上午十一点,医院病房走廊内——慕念晚与院长了解了下有关爷爷的病情就一直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双手。昨晚迷糊间,她感觉有人给自己的手上药,只是那个时候她以为是梦。看着之前一直被自己忽视有些发炎而如今开始结痂的掌心,慕念晚闭了闭眼。嫁给一个心......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