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总有刁民要害朕全文及大结局精彩阅读 楚云颂凤钦小说

时间:2020-04-13 16:48:26总有刁民要害朕作者:妖渡

热门小说《总有刁民要害朕》是妖渡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楚云颂凤钦,内容主要讲述:意外穿到书里,本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代传奇女帝。从此开疆拓土,中兴大周,招揽众多人才,降服各路诸侯,再顺便开个后宫,三千面首!可特么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拿的是女配剧本啊!日常过着傀儡的生活,看某个权倾朝野的奸相眼色行事不说,还得默默数着有多少天就会亡国……楚云颂表示:我太难了!某奸相:有事么?............

《总有刁民要害朕》楚云颂凤钦免费试读

《总有刁民要害朕》第11章 子夜变故

凤钦平静道:陛下口谕,命臣和陛下一同夜登城楼,陛下忘了吗?

楚云颂心头剧震,她何止忘了,她简直是不知道有这一回事啊。

是、是吗?楚云颂敛了敛神,还好方才客套了一下才没露馅,便顺着凤钦所说:那咱们现在过去也是一样。

凤钦别有深意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前,行至拱门,枯枝投落的阴影逐渐隐去他的踪迹。

楚云颂愣愣站在原地,一时间特别纠结到底该不该跟上去。

陛下,车马已然备好,可随时出发。

当姝慎主动现身时,楚云颂才惊觉方才这里不止她和凤钦二人,只是姝慎沉默侍立在旁,就像是墙壁边角的阴影一般,很难引起他人的注意力。

楚云颂点点头,跟上凤钦的去路。

紫宸殿外已有两辆马车静候,由姝慎引着,楚云颂上了其中一辆,车轮碾过积雪,细长的车辙延伸向皇宫正门。

楚云颂在车厢里抱着暖手的手炉,托腮看着低眉顺眼的姝慎,实际上正在发呆。

她果真没有猜错,保皇党起兵前夜,凤钦定然会进宫面圣,无论她是否真的派人前去召见,这个早已规划好的世界都遵循了这剧情走向,将凤钦送到她面前,这也就是女帝口中所说的天命。

姝慎,这马车又是谁准备的?楚云颂突兀问道。

回陛下,为丞相大人所带进宫中。

除皇帝外,其余人等入宫,马车都得停放在宫门口,就算是后宫妃子,也得改坐歩辇代步,唯有凤钦,根本无需楚云颂出面,亦能一路畅通无阻。

下车后,凤钦在前,楚云颂在后,登临高亭,二人皆是一言不发。

高亭中可揽城墙墙头全貌,禁宫重地,即便夜深,仍有禁军站岗、巡逻。

楚云颂犹豫了一会儿,在凤钦对面坐下,中间隔着石桌,早已铺设好。

盘置糕点,樽中煮酒,四周宫人自觉散去,仅剩姝慎一人在旁服侍。

陛下可以饮酒暖身。

姝慎一双巧手上下翻动,将樽中酒倒至爵中,摆放在楚云颂面前,附在女帝耳边提醒道,又退回角落之中,宛若与黑暗融为一体。

凤钦从头至尾,未发一语。

酒是温过的,并没有想象中的辛辣,入口后甘醇馥郁,一股暖意自胃中延伸到四肢百骸,楚云颂死死攥住酒杯,心神不宁。

许是酒意上头,斟酌间,她说了实话。

凤相,朕不曾遣人召你入宫。

寂静中无人回答,楚云颂只听闻自己的呼吸声越发沉闷,她放下酒杯,吐出胸腔中结郁已久的一口气,虽然今夜的月色很是不错,但此处也并不算什么赏月佳地,不是吗?

也没有人敢冒她之名召见凤钦,就算有,以他在宫中的眼线,难以瞒天过海。

唯一能让凤钦动身的理由,只有他自己。

所以凤相深夜进宫,到底所谓何事。

楚云颂抬头直视凤钦。

清朗月光下,对坐的凤钦垂眸,闻言修长五指舒展开来,漫不经心把玩手中的青铜酒爵,道:臣也是如陛下所愿罢了。

凤钦起身,白袍遮挡住部分月光,覆盖阴影于楚云颂眼前,却也挡住了些许森寒之意。

他的目光越过女帝,看向她身后的苍茫黑夜,冷白月光映缀眸间一点寒芒,举步向旁边走去,凭栏而望,京都确实平静太久了。

楚云颂茫然跟上。

忽然乌云聚顶,遮挡住高悬天际的明月,天地间宛若垂下一块幕布,亭中也没有点上灯火,举目望去,暗无边际,空中突兀飘下细雪,落在发梢眉间。

正如凤钦所说,深夜的京都是最为平静的,城中实行宵禁,放眼望去,皇城城内皆是一片漆黑,又正值寒冷冬季,万物似乎都已陷入沉睡。

但就像暂时蛰伏的猛兽,终究会清醒,将人吞噬殆尽

楚云颂伸出手,看着细雪无声落在掌心,又被风吹去,有些出神。

掌心早在她伸出去的时候就已被冻僵,所以她不是很能感受到细雪的寒冷,哪怕用手指研磨成水,也只是一阵凉意。

楚云颂像是看到了什么,猛然收回手,身体前倾俯身往外,瞳孔因极度的震惊而收缩。

也是那一瞬间,皇城的平静假象被撕裂两半。

她站在亭中,巍峨城墙俯瞰眼中,皇城全貌尽收眼底,也能看到此时她所以为死寂无声的浓重夜色当中,更深沉的黑,如潮水、如蝗虫般涌来,吼声渐变清晰,破空而来。

乌云压得更低,风中落下鹅毛大雪,高处的寒风呼啸,刮在脸上刺痛如刀,但耳边只有叛军的行进之声不停,皇宫城墙,乃至楚云颂所站立之处的地面,都震动起来。

敌袭,点火!

哨兵站上墙头,吹响哨子,城墙自正门开始点起烽火,迅速向两边蔓延,火光映照城墙亮如白昼,同时也照亮了城墙之下。

楚云颂紧紧扶住石栏,俯身向下看去,面色苍白。

密密麻麻的兵马从远处涌来,骑兵在前,仿佛能听见笨重的马蹄声夹杂在怒吼声中,落后一步的步兵全身盔甲,反射橙红的火光,攻城之势势不可挡。

自楚云颂的视角,单个士兵在她此时所站高度,微小如蝼蚁,但汇聚起来如海如潮,杀伐之气冲天而起,在真正的战争面前,她第一次感觉到自身的渺小。

是他们吗?楚云颂喃喃道。

魏和珅终是如原书中那般发动叛乱,于深夜子时大开城门,叛军长驱而入皇城,汇聚皇宫城墙底下,如成群的虎狼,随时可以准备吞噬掉这座自建立以来,已平和了几百年之久的宫阙。

《总有刁民要害朕》第12章 清君侧

他们亦来赴陛下之约。

千军万马来袭之际,凤钦仍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轻敲白玉石栏,低而沉的嗓音慵懒散漫,完全没有叛军都是冲他而来,个个都想取他项上人头的自觉。

楚云颂险些没稳住身形。

原来,凤钦什么都知道。

准确来说,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夜登城墙,为的不是风花雪月,而是坐山观虎斗。

陛下希望臣今夜能守住皇城吗?

楚云颂藏在袖中的双拳紧握,一时间难以作答。

都说天命难违。

但若有机会,谁会真正相信天命,谁不想抓住一线希望,更改未来。

生死一线,谁都难以免俗。

她知道所有人的结局,也知道自己在不久后的将来,将会驾崩惨死,死在此时正与她谈笑风生之人的手中,死后惨状比七儿九儿凄惨十倍。

几日来,楚云颂所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凤钦提前死去,或者败走皇城,只要搅乱剧情线,未来的结局或许就能够改变,迷雾中就能寻一线生机。

所以当她有无数次机会能告知凤钦保皇党将会叛乱时,她选择了沉默,凤钦有意监视让她难以传达提醒保皇党时,也未曾试过抗争,选择袖手旁观。

如今

凤钦等不到楚云颂的回答,也不再逼问,轻笑一声,倏忽收敛起脸上所有的散漫,冷声道:皇城禁军中常将听命。

队伍中一人出列,末将在!

凤钦拿出一枚青铜兵符,表面铸造猛兽花纹,双虎撕咬,沿着边缘摩挲了一圈,抬手投掷于城墙之上,纹丝不动,漆黑的瞳孔映射刀剑出鞘般的寒芒,

全歼叛军。

不是守城,而是歼灭!

属下遵命!

登临城墙的石梯好几个入口处涌进密密麻麻的人群,皇城禁军猩红色的盔甲尤为显眼,比之火光还要夺目,占满墙头后严阵以待。

弓箭手!

所有长弓拉满,箭头抬高,在叛军进入射程那一瞬,万箭齐发。

漆黑的夜空中划落比夜更深沉的箭矢,叛军最先前的轻骑兵纷纷中箭落马,冲杀的阵型大乱,敌军中的落后一步的首领高举长刀,格挡开射来的箭矢,但更多的人直接落马,被后面同伴的马蹄踩死。

副将大人,站在城楼之上的是凤钦!声音颤抖,带着难以克制的惊惧。

他们中计了!

再一轮的箭矢落下,密集到根本无法阻挡,他们根本还没有接近城门,冲杀最前的轻骑兵就已损失惨重,而最让人心生畏惧的是,凤钦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他们的消息走漏了。

大人,我们中埋伏了,我们要不要先

最后一个字他永远无法说出口了,人头落地,血溅三尺,叛军首领手中收势不及的长刀劈砍开前面手下的无主之马,腥红双目死死地盯着逐渐松动打开一丝裂缝的城门。

所谓的凤钦来了又如何,城门还是如计划那般,由他们的人从里面打开了。

战士们冲啊!城门已开!清君侧,保护陛下,诛杀奸臣!尔等都是留名青史的功臣,谁敢后退,格杀勿论!

与其做溃逃之兵,不如破釜沉舟,冲杀进皇宫,拿下凤钦和皇帝,还有一线生机。

皇宫城门的缝隙越发扩大,就在他们即将冲杀进去的最后十步,冲过了箭雨的幸存马匹引颈嘶鸣,踏入提前挖好的坑洞或者被绳索绊倒,侧翻在地,剩余零落的人马,被两侧埋伏已久的皇城禁军一拥而上。

叛军首领还未从血泊中爬起来,颈脖就已被众多长矛所指,半跪于地。

首领被俘虏,落在后面的步兵士气低落,根本毫无再战之心。

换火箭——放!

不知何时,纷纷扬扬的雪已停,空余寒风,漫天的火箭激射而出,箭头浇过火油,火焰在风中愈燃愈盛,铺满了夜空,明亮若流星划落凡尘,落在叛军人群中,盛放一场黑夜焰火。

侥幸逃脱火海的敌军七零八落,踉跄向四周溃逃之际,四周乃至身后不知何时围起人墙,拖出足足有两人高的重盾,伫立起一圈铜墙铁壁。

带火的箭矢撞击重盾,反弹回去,叛军想要冲出包围圈,没有人指挥,阵型散乱,人数分散;刚跑到重盾面前,还未来得及举起手中武器,就已被重盾后的长矛洞穿身体。

楚云颂站在高处,看得最为直观。

忽闻身后铮然一声弦音。

冲杀声震天中,凤钦神情淡漠,半坐楼中抚琴,试弦的第一声,如兵戈交接般尖锐,楚云颂为之一振,神思重回空白一片的脑中。

他抚琴的模样极其吸引人。

姿容清隽的俊美男子独坐楼中,白袍曳地,举止间自有一股不凡贵气,火光照亮他玉石般的面容,眉目越发清冷秀致,竟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温暖。

琴声初时气象宏伟,高昂激烈,恍惚间重回叛军攻城之际,骑兵的马蹄撼动城楼,出鞘的刀剑反射寒光,冲杀声震天,破开深夜沉睡的皇城,长驱直入逼近皇宫,声势浩大;渐渐地,琴调转慢,琴音低落,哀挽凄切,血在火光中燃烧,兵戈交接声渐次消失,皇城再次恢复寂静,天地间风雪停止,悲声在空中飘荡,那是为死人送葬的挽歌。

最后一个存活下来的叛军,是被擒获的首领,试图反抗,被众多长矛贯穿胸膛。

多少年后,皇朝更迭,大周都已成历史,后人仍能从史书中窥见这血与火之间惨烈的一页。

长安元年,叛军乱京,大周女帝不受降,皇城禁军尽数屠叛军于皇宫南门宣武门前。

楚云颂一步一步走下城楼,穿过宣武门,战争已经落下帷幕,胜负已分,最后一簇火光为雪地中颤颤巍巍熄灭,军队进行最后的清理战场。

雪地中血已凝固成殷红的冰块,尸体被有条不紊地拖走,冰天雪地之中,还是在刚刚战火燃烧过的地方,一个浑身都裹在貂裘中,瘦削娇小的矜贵少女走过,装束华丽不俗,却始终淡垂着眉眼,殊艳的面庞上绝少表情,不知是冷是累,透着层薄薄的苍白。

周围经过的士兵都会好奇回头看上两眼,猜测是哪家的贵女,也有好心的军官上前问询,楚云颂只怔怔出神,只得一直当隐形人的姝慎上前打发走。

陛下,宫外危险,不如早些回宫歇息。

姝慎低声提醒道。

楚云颂张口欲言,终是苦涩笑笑,点头准备离开。

琴弦声断,楚云颂下意识抬头,眼见高楼栏杆一侧,白衣猎猎,凤钦像是在俯瞰血洗后的皇城。

虽然相隔甚远,但脑海中却回荡着先前他难得严肃到无一丝神情的面容。

——陛下可看清了?那您又是否明白,清君侧之后,叛军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

国者,无民不立,无王不兴,陛下为天子,掌天下权柄,诸事若以一人之好恶,弃大周万民福祉于不顾,枉为人主。

楚云颂藏在双袖中的双拳紧握,遥望高楼之上的,独立寒风凛冽中,高高在上俯瞰一切的凤钦。

姝慎,你觉得凤钦比之朕,如何?

楚云颂凤钦《总有刁民要害朕》在线试读,本站实时更新总有刁民要害朕最新章节敬请关注。

总有刁民要害朕

总有刁民要害朕

作者:妖渡状态:已完结

热门小说《总有刁民要害朕》是妖渡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楚云颂凤钦,内容主要讲述:意外穿到书里,本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代传奇女帝。从此开疆拓土,中兴大周,招揽众多人才,降服各路诸侯,再顺便开个后宫,三千面首!可特么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拿的是女配剧本啊!日常过着傀儡的生活,看某个权倾朝野的奸相眼色行事不说,还得默默数着有多少天就会亡国……楚云颂表示:我太难了!某奸相:有事么?............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