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总有刁民要害朕(楚云颂凤钦)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4-13 20:40:31总有刁民要害朕作者:妖渡

主角是楚云颂凤钦的小说名字叫做《总有刁民要害朕》,这本书是由作者妖渡倾心打造的穿越重生小说,总有刁民要害朕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总有刁民要害朕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意外穿到书里,本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代传奇女帝。从此开疆拓土,中兴大周,招揽众多人才,降服各路诸侯,再顺便开个后宫,三千面首!可特么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拿的是女配剧本啊!日常过着傀儡的生活,看某个权倾朝野的奸相眼色行事不......

《总有刁民要害朕》楚云颂凤钦免费试读

《总有刁民要害朕》第9章 动乱前夕

要知道终极大反派可是有着和绝对主角一般的光环,一定能够活到最后和主角展开决战。

这世上,若有人能够杀凤钦,唯有主角,太傅您和我一样都不过是炮灰配角,就别多想了。

楚云颂脱口而出,一时生出惺惺相惜之情。

彼此都是路人甲乙丙,用来衬托主角的高光和反派的邪佞,还时不时要被强行安排出来作死。

他们上辈子一定是道哥德巴赫猜想题,太难了。

张远绷着脸,皱眉道:陛下口中能杀凤钦的主角是何人?原来陛下已有安排?

太傅您这重点抓得真准

楚云颂连连摆手:没有这回事,朕哪里有能力动凤钦,至于这位主角,朕也只是想想,估计还没出生呢。

陛下应早作决断,保大周皇朝国祚百年啊。

楚云颂抬手虚虚往下压,制止张远接下来的话语,冷漠开口:够了,父皇命凤相监国自有父皇的道理,朕也不想多生事端,太傅,今日的话,朕便当你从未说过,往后还请太傅慎言。

那一夜商议之事,陛下全都忘了吗,还是说,陛下要背信弃义!张远双眉拧紧,沉声喝道。

那一夜?

哪一夜啊?

楚云颂简直一脸懵逼,正想开口追问,门外传来姝慎的声音。

陛下,奴婢前来奉茶。

张远整袖而坐,神态自若,方才的激动难抑仿佛都成了错觉,楚云颂往外回应:进来吧。

姝慎低着头换完茶水后,就悄无声息退出去,楚云颂正想喝口茶压压惊,回头却见张远脸色古怪,语气复杂道:陛下一番苦心,不予宫人窃听,老臣险些误会陛下,实在羞愧。

不不是,朕做了什么让太傅误会了?

张远不会是以为她方才的一番话,全是因为姝慎前来才作的权宜之计吧?楚云颂想要解释,张远目光炯炯,稽首而拜。

陛下既有决心,臣等自当尽忠以报皇恩,今夜子时,请陛下按计划行事,召见凤钦,将其拖住。

拖住凤钦?

对,届时举事,成败在此一举。

楚云颂难以置信,你们想谋反?

为陛下清君侧,诛佞臣,万死不容辞。

臣告退。

咳咳咳!

楚云颂被茶水呛到,未等她缓过来,张远的身影已走远了。

她又不能将其叫住,打草惊蛇。

楚云颂简直想捶胸顿足,这位原身女帝暗地里到底又发挥了什么作死精神,真后悔当初没多写些书中女帝的戏份,由此导致现在根本就是两眼一抹黑的情况。

当初女帝到底上了什么贼船,连张远这样德高望重的文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现在退出保住狗命还来得及吗?

长袖极为不便,楚云颂不小心带翻了桌上茶具,哗啦一声全部落在地上,清脆碎裂声惊得楚云颂更是心烦。

陛下,您没事吧?

在门外侍候的小宫女怯怯问道。

没事,朕无意将东西打翻了,你进来收拾一下。

楚云颂一脚踢开脚边的大块碎瓷。

张远低调出宫后,命马夫调转方向,经过闹市时,一名孩童上前冲撞了马车,啼哭索赔。

你过来。

孩童顺从地站过去,只见车帘一角,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递出来几串铜钱,孩童眼睛亮了起来,抬手就去抢夺过来,一下子跑没影了。

魏府。

魏和珅酷爱赏鸟,溜鸟,花园廊亭两侧陈列各种名鸟。

魏大人,下臣听闻您又新收了一只奇鸟,花色瑰丽,还能口吐人言,可得让下臣开开眼呐。

赵干秘密来访,此时正与魏和珅漫步亭廊。

就是这只了,名唤南鸟,买来花了我不少银两,畜生,叫几声给赵大人听听。

魏和珅驻足。

狗东西,狗东西。

奇鸟抖抖羽毛,学着下人所言。

让赵大人见笑了。

魏和珅伸手进鸟笼,狠狠攥住南鸟颈脖,手掌渐渐用力。

奇鸟挣扎了片刻,逐渐停止了所有挣扎动作。

魏府下人前来,看了一眼赵干。

说。

老爷,他给的铜钱是三串。

说完,就立即离开。

赵干不明所以。

魏和珅甩下鸟尸,拍拍赵干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京都平静了太久,也该起风了。

您是说

最后的变数,已成你我定鼎的助力,赵大人,名垂青史,就看今晚了

赵干喜形于色,恭贺道,下臣就提前恭喜魏大人了。

寝殿。

姝慎为楚云颂换下冕服,仅着单衣,打发了所有宫人出去,钻进被窝中,露出一个头。

先前的梦对楚云颂的阴影深刻,她并不想再重新感受一遍烈火灼烧的痛感,却又不得不祈祷能够再见见女帝,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想来,张远很有可能也是保皇党的人,衣带诏议事处斩的名单内没有他,不代表他与魏和珅没有联系。

背后的阴谋阳谋交错紊乱,完全难以理清思绪,楚云颂一闭眼,头都大了一圈,干脆自暴自弃,什么也不想。

或许醒来,就会发现自己仍趴在屏幕亮着的电脑前,手还搭在鼠标上,睡了一夜,腰酸背痛腿抽筋也无所谓了。

好歹也是在杀人犯法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国家之中,安安稳稳不太倒霉保住一条狗命还是没有问题的。

将将入夜,楚云颂便惊坐而起,殿外清淡的月光倾泄而入,殿内仅有一只烛光摇曳,恍如隔世。

没有任何做梦的记忆,甚至没有做梦后的感觉。

事实证明女帝不是她想见就能见的,书中的世界自然也不是她想离开就能离开的。

楚云颂翻身下床,往外面喊,有人吗?淑慎?

陛下,奴婢在,今日不是淑慎姐姐当值,陛下需要奴婢前去唤淑慎姐姐吗?

楚云颂揉揉隐约生疼的太阳穴,抬手制止了宫女,不用去叫她了,朕问你,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陛下,现在已是亥时了。

还剩一个时辰便是子时!

一个时辰后,保皇党就会举事,京都必将大乱,到时候她为大周女帝,身在皇宫,真的能够独善其身吗?!

《总有刁民要害朕》第10章 雪月相见

稀里糊涂被拉上贼船,楚云颂的心情糟糕到极点,现在她并不想过早和凤钦作对,可惜冥冥中自有定数,犹如浪潮将她推向特定的前方,再进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楚云颂倒在床上,将脸深埋在柔软的被褥之中,自暴自弃地想,要不什么都别管了。

选择帮魏和珅一派,她又没能按照计划,提前召见凤钦入宫,此时再差人过去,别说凤钦会不会生疑,也铁定误了子时的时辰。

选择当奸细,立刻通报凤钦,估计死得更快。

算了,早死早超生,没准死后不是下地狱或者上天堂,而是能彻底回到现代呢。

没多久,楚云颂就开始庆幸自己仿佛有着先见之明般,补了个觉。

因为,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陛下,丞相大人求见!宫女匆匆进来通报。

无边的夜幕中,青铜钟声隐约自远方传来,空中似有一个巨大无形的摆钟,指针定格在午夜。

楚云颂惊坐而起,扑到宫女面前,用力抓住她的肩膀:现在可是子时?

宫女浑浑噩噩走出去,出门时脚尖磕到门槛,重心不稳,顺势倒在地上,顾不得膝盖的疼痛,跪拜在殿外长身玉立的男子身前。

丞相大人,陛下陛下说她已歇息,若是丞相大人有急事,明日再议

传达女帝旨意的时候,宫女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宫中无人不视凤钦为洪水猛兽,许久都没有听到凤钦说话,也只敢偷偷瞄一眼隐在长袍下的白靴。

袍摆以微小幅度垂下,白靴微动,宫女惊得想要将头埋进地面,待手酸脚软,冷意难忍时,才发觉丞相大人不知何时已经不在这里。

分明丞相权势再大,依旧在一人之下,也是个臣子,但宫女心中莫名就哀叹一句,陛下您就自求多福吧。

正如宫女所猜想,凤钦并未离去,而是直接前往了楚云颂的寝宫。

漆黑中人的感官能够适度放大,尤其听觉,楚云颂命人吹灭了蜡烛,将被褥拉起,盖住脸面,听见殿门打开的曳地声,还有乍然出现,比之女子走路更为沉重些的脚步声。

不会是凤钦来了吧?

黑暗中脚步声到了床边沿便定住,来人也并不出声,一息之间,仿佛凭空消失在了空旷的殿内。

即便这样,楚云颂也不敢探头去看。

自由出入深宫,还有权力让殿内当值的宫人不敢出声提醒她的人,除了凤钦,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个。

若是按照张远口中所说的计划,她召见凤钦,子时凤钦出现在她的寝宫中,二人秉烛夜谈都情有可原,可问题是她压根没有去请过,还是说,保皇派的人已冒充她的名义,请来了凤钦?!

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楚云颂欲哭无泪。

现在抱大腿,反水保皇党,弃暗投明,坚决表明革命立场还来得及吗?

寂静中又响起轻盈脚步声,姝慎进来重新点起蜡烛,轻唤道:陛下。

楚云颂知道自己再没法装睡,掀起险些都快要把她给闷死的被褥,视死如归睁开双眼,却只见姝慎一人立在床前,再无其余人的身影。

难不成方才都是自己的错觉?

楚云颂扶了下额头,忍不住询问:方才有其他人来过吗?

回陛下,奴婢并未看见有其他人进来过。

楚云颂掀被下床,赤着脚踩在毛毯上,自觉坐在镜前。

又是丞相的吩咐对吧?那就替朕更衣梳妆吧。

是福是祸,今晚都躲不过。

去一遭又何妨。

刚走出殿门外,一阵寒风迎面而来,楚云颂冻得哆嗦了一下,搂紧了肩上的貂裘,轻轻张嘴,就能够呼出一口宛若实质的白色雾气。

本以为凤钦会在大殿内等她过去,谁知一眼就看见殿前庭院当中,一袭白袍伫立在枯枝旁,背对着她,负手而立的身影,偏头似是观赏月光。

他一双厚底白靴犹如融在满地的雪中,身上的衣裳极薄,夜风轻易就能吹得其猎猎作响,清冷的月光顺着发冠流淌而下,勾勒出线条分明的下颔线,绵延到如玉石般剔透的颈脖,比之白衣还冷白上三分。

这人,难不成是妖精么?

一见到他,楚云颂便下意识屏住呼吸,恨不得隐藏住自己的踪迹,可无意间踩到一支枯枝,咔嚓声在万物枯寂的夜晚尤为清晰。

这时候凤钦似是才察觉到有人过来,回头看她,那目光太过渺远,似泼墨山水画中起伏遥远的群山,可望不可即。

四目相对,说来也怪,比起之前朝堂众人都在,单独面对这样的凤钦,楚云颂反倒放松了些,原本紧张僵硬到像是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又回来了,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语。

凤相穿这么少不冷吗?

说完,楚云颂就悔青了肠子,要不是真的很冷,双手缩在衣服里都不愿意冒出一点点,真想伸手甩自己两个巴掌。

你看看,这说的都是什么话?

渺远的视线收拢回来,凤钦望着俏生生立在那儿不愿近前来的小姑娘,虽极力掩饰,但面上一闪而过的懊恼与窘迫仍留下了片刻,唇角微勾。

举步向楚云颂走来,白靴踩在雪地,发出细微的沙沙声。

陛下该学会照顾自己。

凤钦站定在楚云颂面前,半垂眼帘,鸦羽般的睫毛浓而细密,薄唇轻言,开口就像是被吹散在风中,仅仅有一两个细碎的字词落入耳中。

楚云颂仰起头,怔愣着不敢确定,唇瓣微张,啊?

随即领口被人拨动,斗篷系带收紧,挡住了灌入的冷风,原本冻到有些麻木的颈脖再次涌上暖意,能够感受到无意触碰到肌肤的微凉指尖。

这下楚云颂双眼都瞪大了,凤钦在干嘛?

低头,只见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为她系紧系带、打结,整个过程不紧不慢,如同处理政事般。

而凤钦神色自若,犹如在做一件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事情,缓慢的动作中透着娴熟,楚云颂的心情已经从呆滞变化成惊悚。

她是谁,她在哪儿,她在干什么?

楚云颂惧寒,出门前淑慎为她披了一件狐裘披风,在殿内还不觉得,甚至有些热,走动时领口被她随手扯得有些散乱,出来才发觉冷到瑟瑟发抖。

但她自己系不回去,众目睽睽之下,就是姝慎有心也不好追着上来整理,只好将脖子往里缩,等看到凤钦,被死亡凝视着,哪里还敢乱动。

雪地中二人之间的氛围诡异的平和,等凤钦一系好,楚云颂立刻后退了一大步,不仅拉远了距离,还撇过脸去。

凤相深夜前来,外面天寒地冻,劳卿久侯,朕实感歉疚,不妨进殿再说?

楚云颂凤钦《总有刁民要害朕》在线试读结束。

总有刁民要害朕

总有刁民要害朕

作者:妖渡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楚云颂凤钦的小说名字叫做《总有刁民要害朕》,这本书是由作者妖渡倾心打造的穿越重生小说,总有刁民要害朕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总有刁民要害朕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意外穿到书里,本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代传奇女帝。从此开疆拓土,中兴大周,招揽众多人才,降服各路诸侯,再顺便开个后宫,三千面首!可特么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拿的是女配剧本啊!日常过着傀儡的生活,看某个权倾朝野的奸相眼色行事不......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