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童心容廉)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4-13 20:51:19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作者:北天

主角是童心容廉的小说名字叫做《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这本书是由作者北天倾心打造的女生玄幻小说,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现代杀手失命魂穿古代,为了活命而夹缝生存。道貌岸然的娘家只当她是个弃子,死了比活着重要。表里不一的夫君当她是颗棋子,还要看她临时发挥,是否能够物尽其用。既然横竖都是死,不如请某人行个方便,定下五年之约......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童心容廉免费试读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第9章 献药

丞相府内,童心交代丫鬟送来了药,童南天当即派人另请了大夫查验。

相爷,确是罕见的五色花无疑。

其中有几味药同样世间难得,能炼出此药者定是位医术超群之人,再不会有比这更高明的制法了。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童南天确定此药无疑,凝重的神色并未好转,反而心里存有疑虑。

待人一走,一旁落座的童大夫人见到自家老爷神色中似是仍对女儿存有怀疑,捏了捏手中绣绢,柔声道,老爷,此物并非心儿白白得到的,乃是自神医风轻淮那里转卖而来。

想来再好的药材只有他能将药效发挥到极致。

童大夫人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不过这风神医也是狮子大开口,白银不要要黄金,足足五千两。

童心刚进入王府,药虽是她白得的,但若是分文不取的送来丞相府那才叫人生疑。

黄金万两非同小可,丞相府即便再财大气粗,也不会轻易拿出来。

故而,交代青岚来时,将价格折了一半。

童南天一听此药开价五千两黄金,心头疑虑顿时消散了不少,据他所知,那位神医脾性古怪,但从不与钱财过不去,自然不会自砸招牌,当下沉吟道,能求买来此药才更好,要真是白得来的,对丞相府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并不想让丞相府跟摄政王再有什么亲厚的来往。

不论童心是如何求买来此物,这东西正是宫中急需,多少能打消掉陛下对丞相府的猜忌。

药丸确认无误后,童南天当即命人备上黄金送去给童心。

同时自己带上药丸即刻进宫献药,一刻也没耽误。

陛下顽疾已久,早几个月前暗中命人私下寻药,派出能人无数。

到头来才得知五色花是落到了摄政王手中。

求药是迟早的,但跟摄政王容廉求药,哪怕是一国之主,也要做好付出不小代价的准备。

御书房内,一身龙袍在身,玉冠束发的宇文复正襟危坐。

见童南天来呈药,不紧不慢地放下了手中折子,笑道,丞相倒是有心了,朕算是沾了你们两家喜结连理的光。

无非是指,丞相府与摄政王府结为姻亲一事。

若不是他们成为了亲家,不说丞相难以得到这药,就连他这个一国之主想要求药,都没这般轻易。

童南天如何不知宇文复话中有话,连忙跪在了地上,俯首道,老臣惶恐,能为陛下尽心是老臣分所当为之事,只是此物并非出自摄政王手中,而是小女借机向神医风轻淮所求...

此人虽脾性古怪,但素来行事风\/流,女子求药自然比起男子求药容易些。

饶是如此,此药亦非白得,乃是开价五千两黄金所购。

言下之意,对于自己女儿的声誉,竟压根没放在心上。

寥寥几句话,便将童心的名节丢的一干二净,对童南天而言,正好借此力证了丞相府绝不会因这个不受宠的女儿与摄政王府有所往来。

宇文复听完这话,起身而来,抬手虚扶了童南天一把,神色温和许多,丞相快些起身,你乃两朝肱股之臣,朕自然如同先帝那般对丞相信任有加。

若此药对朕的顽疾真有奇效,先前推迟已久的选秀也该提上日程了。

童南天眸中精光掠过,颔首应是,陛下登基已是三年有余,为天启国祚延绵,大选理所应当。

他正等着这三年一度的选秀,四女儿童晏今年刚及笄。

自幼便得了童家悉心栽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整个天启出了名的美人。

若能进宫,以她的聪慧才貌,必定能为童家日后带来更大的荣耀。

宇文复哪能不知道童南天的心思,余光瞥了他一眼,那此事便交给丞相操持了,朕也好放心。

是,老臣定当尽心而为。

童南天呈上药,几句话后便告退离去。

待人出御书房,宇文复看着桌上的白玉瓶,眉心一动,容廉因何故留下了那童心性命,此事可查清楚了?

属下查过,并未查到不妥之处。

丞相一心想避开这门亲事,以摄政王一贯的心思,想来也只是不让丞相府如愿罢了。

暗中的人现身,恭敬回话。

是吗....宇文复神色沉凝,心中思忖。

容廉何时有了这般闲情......

王府与丞相府喜结连理,丞相府送去一个频死的新娘,本就是操之过急。

这般一来,正中人下怀。

只是让人不曾想到,容廉非但没有趁此追究丞相府之过,反而留下了童心,又如此大张旗鼓陪同她回门。

宇文复眉头逐渐紧皱,神情阴鸷,莫非从一开始,他的本意是借此机会拉拢丞相府?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第10章 入宫赴宴

回门过后,因伤尚未痊愈之故,童心并未急着进行下一步,就在王府旧院休养。

闲情下来,倒通过脑子里的记忆,彻底弄清楚了原主是因何而死。

就算童大夫人对原主不闻不问,府邸内还有伺候的丫鬟婆子能够照看她,若非有童二夫人与童晏从中作梗,原主至少也是衣食无忧的。

可惜,正因为这两人在,原主过得连下人都不如。

住的是柴房,吃的是馊味连连难以下咽的残羹剩饭,下人该做的不该做的皆是使唤她去做。

打骂自然也成了家常便饭....

直到三个月前,童南天因跟摄政王府这桩突然被提及的亲事日夜难眠,也没想出好的对策。

原主却在此时误打误撞撞见一桩丑事——她那位好妹妹童晏,自幼被童南天寄予厚望的相府四小姐,竟私下与男子幽会。

童二夫人自然替自己的女儿做的一手好打算,一面口称诬陷护下了童晏不说,又提出替嫁送死的点子,光明正大的除掉原主,一石二鸟。

想到这,童心目蕴轻笑,清辉流潋的一双凤眸不掩讥讽,伴着冷意,锐利的扣人心弦。

不知道童家费尽心思悉心栽培多年的才女,到时砸在手里,童南天心头会是何等滋味?

青岚。

童心收敛情绪,向门外轻唤一声,守在门外的青岚快步进了门,恭敬道,奴婢在。

听闻宫中三年一度的选秀就在近日,不知此事进展如何?

听童心突然提问,青岚并未迟疑,主子交代过但凡是这位王妃要问的,她只管如实相告,当即回话,初选已过,明日便是秀女进宫殿选的日子。

京眷中入选的秀女,有丞相府的四小姐,尚书府的三小姐,太傅府.....

看来四妹也入选了,此乃大喜事。

童心嘴角挂着浅笑,起身朝门外去,末了交代一句,既是喜事,登门道贺自然少不了。

是,奴婢这就去准备。

青岚行礼告退,去着手礼品一事。

童心刚打算出门一趟,正碰上从外面回来的容廉。

她在旧院休养这几日,并未得到容廉的任何传召。

既然容廉没找她,她倒能趁机好好适应,梳理一下该如何在这王府生存下去。

哪怕她现在有心离开这个地方,在契约完成之前,只怕也难以抽身。

这厢王府朱门大开,容廉自门外踏天光阔步而来,袍袖飞扬,如鹰振翼;他今日穿了身墨色锦绣长袍,腰间一根金丝腰带,佩戴盘云蛟纹黄玉,非凡气质中透着清冷又盛气逼人。

如同雕刻般棱角分明的面容,俊美异常。

剑眉飞扬下,优美的薄唇间还漾着一抹令人目眩的浅笑。

纵然这不是童心第一次见到容廉,却也一时不经意走了神。

刹那恍惚过后,童心回过神,瞥见了容廉束发间的碧玉簪,莫名有些眼熟。

王爷回来了。

童心眸光变换,收敛心神,行礼道,妾身听闻四妹妹明日便要进宫,前几日回门又碰巧她身子不适,也没来得及说上什么。

这会正要去丞相府,道贺之余说说闺房话。

容廉闻言神色不变,却挑了挑眉:有些不巧,今日宫中夜宴,本王回来时得知童四小姐已然入宫。

他知道童心会赶在童晏入宫之前去一趟相府,只是童南天为了不让此事生出变故,便早早的做了别的打算。

京眷与民间各地的秀女不同,提前一日入宫,进选入后宫便也在今日宫宴之上。

此事既是礼部协同,童南天负责,自有他的便利之处。

听闻童晏已经入宫,童心眉间掠过讶色,没想到童家人这般心急。

不等她多思忖,容廉已抬步往书房去了,只听他薄凉的声音传来,一会便要入宫赴宴,王妃好生准备。

本打算去丞相府的童心,只好作罢。

青岚方才备上了礼品过来等候了一会,听见主子另有交代,赶紧命人准备给王妃入宫要用的行头。

今夜宫中之宴,并非寻常宫宴,而是用于陛下登基后初次大选的夜宴。

入宫的各府女眷必定盛装出席,届时百花齐放,群芳争艳。

身为摄政王妃,童心头一次入宫,一举一动都格外引人注目,在短短的一个时辰内准备好着装外,还得学上些许宫中的基本礼仪。

旧院内因童心要入宫一事,不出片刻便忙碌了起来,进进出出伺候的丫鬟都多了好些。

在王府时她的敌人只有童家,一旦去了皇宫,因为容廉的缘故,将变得危机四伏,言行举止需得更加小心谨慎。

正当童心沉思间,外头一抹如火红色晃眼间身姿妖娆地落座在了一旁椅榻上。

看似多情的桃花眼中充满了哀怨,控诉道,在下待姑娘之心坚定不移,姑娘却对在下薄情如斯!

耐着性子任由侍女折腾繁复妆发的童心,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不知风神医此话从何说起?

童心容廉《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在线试读结束。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

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

作者:北天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童心容廉的小说名字叫做《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这本书是由作者北天倾心打造的女生玄幻小说,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第一狂妃摄政王请自重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现代杀手失命魂穿古代,为了活命而夹缝生存。道貌岸然的娘家只当她是个弃子,死了比活着重要。表里不一的夫君当她是颗棋子,还要看她临时发挥,是否能够物尽其用。既然横竖都是死,不如请某人行个方便,定下五年之约......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