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我们要互相亏欠全文及大结局精彩阅读 苏怀染江浔安小说

时间:2020-04-15 11:01:30我们要互相亏欠作者:张这这

热门小说《我们要互相亏欠》是张这这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怀染江浔安,内容主要讲述:江时婉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威胁闫文林,逼她娶了自己!新婚当天,闫文林折断了她的手腕,带着打着绷带的她去领证!……后来,成为闫太太,想来也不是一件坏到无法接受的事情。............

《我们要互相亏欠》苏怀染江浔安免费试读

《我们要互相亏欠》第11章 江时婉终究还是变了

只要江时婉在她面前,无时无刻的给她传递着她只是私生女,是破坏别人家庭的野种这个事实。

所以她提都不敢跟钟越城提起江时婉的存在。

既然江时婉离开了江家,本来就没什么存在感的江家大小姐,让人彻底忘记她又有何妨?

就像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忘记她江时悦实际上是江浩声的私生女一样。

可是这么么多年了,江时婉终究还是变了。

曾经高高在上的江时婉,用鼻孔开人的江时婉,还不是一样去倒贴闫文林!

江时悦咬着嘴唇,说道:你知道吗?应该难看的不是我,是她江时婉!

钟越城已然不快,也不理她。

江时悦继续说道:江时婉一而再再而三的缠着闫文林,是她不要脸。

钟越城猛然转头扫了江时悦一眼,拧紧了眉,说道:江时悦,她是你妹妹,你过分了!

妹妹?她根本就没把我当做是她姐姐过,你也见过她跟我说话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江时婉顿了顿,有些急着想要辩解,说道:我没骗你,江时婉去林文工作,跟闫文林吃饭,所有的所有,她都是计划好的,若是要追溯,说不定得从她十几岁的时候开始

这些都归功于江时悦的新发现。

你什么意思?钟越城的声线冷沉的很,没想到江时悦跟江时婉的关系竟然差到这种地步,为了抹黑对方还真是不惜一切。

意思就是江时婉绵里藏针精于算计。

江时悦说完,深深的看向钟越城,打着他的手,放柔语气的说道:越城,你别把我想成一个坏女人,,你相信我,我曾经也想好好的与她相处,我也并非是乱评判她这个人,一个女人时时刻刻的纠缠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上司,你觉得还能有什么目的?

江时悦跟钟越城告了别,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从梳妆台的抽屉里翻出了一本精致的定制手账本子来,右下角印着三个字母:JSW。

翻看第一页,碎花的图案沿着边沿延伸,清新的纸张,墨色字迹与记录日常的照片,藏满了少女的心事儿。

江时婉回到家里,拿出手机才发现有杜依涵的未接来电。

她回了个电话过去,那边杜依涵也是过了好一阵才接了起来。

喂?婉婉!

你刚才打电话要说什么事儿?

哦,我刚才在看一份宗卷,里面涉及到遗产,本来想跟你讨论一下上次你说的那个遗产继承条件能不能更改的问题。

杜依涵说道。

江时婉手心儿一紧,焦急的问道:你有什么新发现吗?

你得先跟我说一下具体的情况。

杜依涵说。

江时婉有些迟疑,杜依涵一直以为她是因为母亲去世了,她待在巴黎难受才回过的,江时婉从来没跟杜依涵说过外公遗嘱中的遗产继承这件事儿。

江时婉闭了闭眼睛,过了一会儿才淡淡的说道:我外公生前有百分之15%江氏的股份,他去世前立了遗嘱,把股份给了我,但是有个前提!

什么前提?杜依涵问。

结婚!江时婉说。

杜依涵听到江时婉的答案,似乎并不意外,情理之外,意料之中,正好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杜依涵的手心儿捏紧的一把热汗,飕的变冷。

上次傅正擎从国外出差回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无聊翻看相册,刚好看到江时婉的照片,便想到了江时婉和闫文林的事儿。

心想,可以跟傅正擎先探探口风,问问闫文林这个人如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也好借此看看江时婉与闫文林有没有希望。

傅正擎扫了一眼杜依涵手上的照片,是江时婉正在试鞋的那张,然后楞了半响,问道:你说的是江时婉和闫文林吧?

杜依涵并不知道傅正擎是怎么知道的,怕多说多错,也只好保持缄默。

谁知道傅正擎却说道:依涵,他们两个人是没有结果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杜依涵记得当时自己登时还有些动怒。

难道你的意思江时婉还配不上闫文林吗?

依涵,有些事儿,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简单,闫家形势如何?闫文林此人如何?你又真的了解江时婉想要什么吗?即便是有什么,那也是露水姻缘,如果你把江时婉当成你的朋友,最好劝劝她,三思而后行。

傅正擎从来不会拿这种事儿来开玩笑,更不会针对谁,何况那两个人分别是他和她的至交好友。

傅正擎神色严肃,不像是在玩笑,这让杜依涵的不由得纠的更紧了。

虽然他并未说出其中真正的原由,可杜依涵隐隐的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之后,对江时婉旁敲侧击,也之言过她和闫文林不合适,可是杜依涵却从未真的将这发生的一切联系起来。

直到今天她翻看案子的宗卷,看到遗产分割的部分的时候,想起江时婉在江浩声生日那晚问她的问题才有所惊觉。

江时婉母亲过世后,江时婉便快速的处理好各种手续,回过,并和闫文林发生了关系,进了林文,以及,遗产继承条件

杜依涵半天无言,最后只能讷讷的低咩了一声儿,说道:所以,你是想和闫文林结婚,拿到江家的股份?

江时婉淡淡的嗯了一声儿!

江时婉你疯了吗?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胆敢去算计闫文林?杜依涵抓头,心情是说不出来的乱,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怕万一最后闹到法庭,你是吃这碗饭的,我不想让你卷进来!江时婉说。

还有一个就是,杜依涵的男友和闫文林是朋友关系,两个人夹在中间,会十分难做,都是朋友,还是尽量不要给对方造成这种尴尬及困扰的好。

这种事情!杜依涵说道这里停住了,扶了扶额头,自我冷静了一下接着说道:婉婉,我知道你急着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可是你为什么不仔细想想,闫文林那种人能是白白让你算计去了的男人吗?杜依涵是真的深深的为江时婉的处境感到忧虑。

《我们要互相亏欠》第12章 简直不要太优秀

江时婉想,杜依涵说的这些自己又何尝没有考虑过呢?

可是闫文林他是江浩声不敢动的人,江浩声少了这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就坐不稳大股东的位置,他当然会无所不用其极的握住这些股份的,如果跟我结婚的人是闫文林,他就不敢乱来!江时婉悠悠的说道。

而且,闫文林

杜依涵趴在了沙发上,面前是一沓子她从律师事务所带回来的宗卷。

此时听了江时婉的话,她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只剩下幽幽的无奈与叹息,说道:婉婉,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正入神时候,傅正擎的声音突然从杜依涵的身后传来:你怎么还不去洗澡?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傅正擎赶忙对着电话那一头的江时婉说了一句:好啊,我们改天约啊,拜拜!说完杜依涵将手机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瞟了一眼傅正擎,见他神色无异,这才小跑着往卧室的里去了。

傅正擎看着杜依涵关上卧室的门,走到沙发上看了一眼翻开的宗卷,随后拿起手机走到了晾台上,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江时婉成为姜经理的助理之后,工作渐渐的上手,见到闫文林的次数也要稍微的多了些。

比如她到高层办公室给总经办或者总裁秘书室送资料的时候,偶尔会遇见他。

闫文林则是轻飘飘的看江时婉一眼,眼神中透着惯有的冷漠与深沉,跟看一个普通员工无异,但是江时婉总是觉得,闫文林那双沉沉的毫无波澜的眼睛里蕴满了对自己的警告!

江时婉这天上班捡了个便宜,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姜经理秘书的孩子生了重病,家里没人能照看,请了一天假,正好这天有个部门经理会议,这便稍了做会议记录的人。

姜经理百般不愿,到底还是在办公室憋到了会议前,开口让江时婉拿上文件夹跟他上去开会。

江时婉跟着走在他的身后,践踏我面容忐忑,心里好笑,打趣道:您的秘书告假,处于不可控的情况我才代她出席会议,闫总知道了应该不会责怪你的!

姜经理听了江时婉的话一时之间到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姜经理事先一直以为江时婉并不知道闫文林交代他的事儿,听到江时婉这样的说,顿时有些语塞,有种被人戳穿的尴尬。

过了一会儿,姜经理才脖子一梗的灿笑了几声儿说道:你这个小姑娘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这姜经理其实人不坏,幽默风趣,也从来不曾为难过她,三四十岁有些许谢顶的男人,老是小姑娘小姑娘的叫自己,到是有种反差萌。

江时婉淡淡的笑着,不夸张也不唐突的说道:姜经理,我知道你懂的。

姜经理这老脸是真的挂不住了,红了个彻底,咳嗽了两声儿以纾解心中的憋屈。

到了会议室中,江时婉坐在了姜经理的身后,在坐的都是部门经理级别衣裳的人物,副总裁和总经理都到了好一会儿了,闫文林才踩着点进来。

江时婉原本翻看资料,听见动静抬头看了看。

闫文林穿着剪裁合身的日常西装,大高个子尤其修长而挺拔,宽肩窄腰,眉峰冷厉,五官也是立体俊美如斯,通身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场,那是岁月沉淀才会有的深沉与成熟,透着商人的精明果断,成功人士的稳重,简直不要太优秀了!

纵使是知道闫文林的身份地位,这一刻却也是不论如何都移不开眼睛。

江时婉垂了垂眼眸,像是闫文林这样的男人,说实话,说她是痴心妄想也并不过分!

闫文林走到了为首的位置,解开西装的扣子坐下,一眼瞟见姜经理身后的江时婉时,那眼神仿佛是暗夜里平静的海面,海浪突然撞上礁石,泛起了骇人的高浪,又在即刻后恢复了平静。

姜经理擅自带了江时婉上来,自然是要随时随刻的注意老板的反应,见闫文林已经发现了江时婉,他侧头用余光瞟了以后掩饰身后,江时婉正在看今天会议会用到的资料,脑袋都没抬一下。

姜经理心中暗自估量,这小祖宗还真是沉的住气啊!

江时婉混迹职场这么多年,早就打磨圆滑,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能惹了闫文林,还能在林文待下去的人,不会简单到哪里去的。

闫文林不发话,姜经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她点零零碎碎的事儿打发了,多少人梦寐以求呢,拿着高工资,做着简单的活儿。

可是这江时婉,小姑娘家家的却是一腔热血,偏偏不满足,即便这丫头不说,姜经理心里他也是知道的。

闫文林坐在老板椅上说道:开会。

低沉磁性的声音,即便只有两个字,也有千军万马震慑人心的气势。

开完会,众人纷纷离席,江时婉正在收拾东西,闫文林还坐在老板椅上,说了句:姜罩辉,留一下。

姜经理被点名叫走,怨念的看了江时婉一眼。

江时婉拿着文件夹走在姜经理的身后望了一眼坐在会议桌尽头的男人,身边有人跟他说项目的事儿,闫文林越听眉头拧的越紧,到最后冷着一张脸把文件往面前一甩,说道:这就是加班三天三夜改出来的东西?一个实习生都能做的比你好!

闫文林的声音不轻不重,但是尤为冷清,那人憋红了脸一声儿不吭,最后拿着东西走了。

闫文林抬头找姜经理,加上刚才会议进行的并不顺利,她本就余怒未消,看见姜经理身后的江时婉时候眼神一沉。

姜经理赶忙小声儿指挥江时婉,说道:你拿着东西先下去。

江时婉看着闫文林那样也不敢去他面前找他的膈应,抱着东西赶紧走出去。

刚走出不愿,前面有个人折回来叫住了江时婉,懒懒撒撒的声音,说道:嘿,那个谁

江时婉看了一下四周,只有自己。

就是你。

那个人扬了扬手中的文件夹。

苏怀染江浔安《我们要互相亏欠》在线试读,本站实时更新我们要互相亏欠最新章节敬请关注。

我们要互相亏欠

我们要互相亏欠

作者:张这这状态:已完结

热门小说《我们要互相亏欠》是张这这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怀染江浔安,内容主要讲述:江时婉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威胁闫文林,逼她娶了自己!新婚当天,闫文林折断了她的手腕,带着打着绷带的她去领证!……后来,成为闫太太,想来也不是一件坏到无法接受的事情。............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