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蜜爱骄宠凌呈羡任苒免费全文阅读

时间:2020-04-16 16:05:27蜜爱骄宠作者:顾小易

蜜爱骄宠免费阅读,《蜜爱骄宠》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凌呈羡任苒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哭吧,哭死也没人同情她。凌呈羡不搭理她,任苒顶多也就是啜泣着,她自小就知道爱哭爱闹的孩子有糖吃,特别任渺就惯用这一套,可经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学不会。司机听到声音,忍不住在内后视镜内偷偷看眼,却被凌呈羡逮个正着。看什么看,眼睛不要了?他吓得立马别回视线。凌呈羡听得心烦,停车!司机不敢犹豫,将旁向......

推荐指数:10分

《蜜爱骄宠》在线阅读

《蜜爱骄宠》凌呈羡任苒免费试读

《蜜爱骄宠》第一卷冉冉露华浓:第19章咬人不见血的母狼

凌呈羡嘴角处的讥讽更加明显了,枕边人要查,外头的人也不能放过,万一是两人联手怎么办?

林涵双听到这,已是忍无可忍,凌呈羡,你什么意思?

外人不都说我浑么?所以我做什么事都是能被理解的,林小姐用不着这样激动。

任苒往那里一坐,该理清的思绪全理清楚了。

她拿到录影机时特地看过,画面中就是凌呈羡的脸,那也就是说,录影机一早就被发现了,而且做好了假等着她去拿。她被骗了,问她要东西的人也被骗了,他们都被凌呈羡反将一军。操控棋局的人瞬间成了棋盘上的棋子,真是好笑!

林涵双尽管不悦,但也不好当着黄家人的面拂袖而去。

任苒胃里是空的,可就是一口东西吃不下,就连干坐在这都是折磨。

不远处的桌上,衣着光鲜的人们三三两两正在议论方才的事,有个小孩不过三四岁,拿了筷子在玩。

坐在边上的婆婆剥了个葡萄递到她嘴边,想让她尝尝味道,没想到孩子一张嘴,将整颗葡萄给吸了进去。

婆婆吓了跳,着急要去拿出来,可已经来不及了。

葡萄正好卡住了孩子的喉咙,女孩当即张着嘴,难受地丢开手里的筷子。

坐在另一侧的妈妈看见了,忙伸手拍向她后背,这是怎么了啊?

吃葡萄卡住了。

妈,米米这么小,你怎么能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女人忙将孩子抱到自己腿上,让她弯着腰,她手掌用力在女儿背上拍,可还是没用,眼看着她小脸通红,泪流满面,家人已经急得失了分寸。

这可怎么办啊!

我我打120婆婆心急如焚,脑子里空白一片,完全记不起手机放在了哪。

同一桌上的人也都急了,直接送医院吧,别耽误时间。

但这儿离最近的医院也要十来分钟。

孩子的妈妈眼看着女儿不住乱蹬,她绝望地哭出了声。米米,你别吓我啊

哭声传到了主桌上,黄先生率先起身往那边走,任苒也回过了神。

孩子的爸爸抱过女儿,见她已是面色僵硬,皮肤发紫,婆婆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手里的孩子猛地被一双手抱过去,任苒快速地拉开椅子坐下来,她将女孩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捏住她的颧骨两侧,手臂贴着孩子前胸,另一只手托住后颈部,让她脸朝下。

任苒在孩子的背上拍着,拍了五六下后,女孩嘴巴一动,那颗卡在喉咙里的葡萄吐了出来。

哇——响亮的哭声反而让众人神色一松,女孩妈妈伸手抱过孩子,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孩子的奶奶一下起不来,她伸手拉住任苒的手,额头贴着她的手背不住重复着两字,谢谢,谢谢——

您别这样,我是医生。

谢谢,真的谢谢——

凌呈羡站在不远处,看着任苒将老人搀扶起身,她站在人群中是这样坦然、淡然,丝毫没有因为方才的事而闪躲见不了人。

所有的人在死神面前都束手无策,只有她,勇敢而沉着,那是一个没有了狡猾和虚伪的任苒。

女童的爸爸手到这会还是冷的,这种失而复得感却令他怅然不敢相信,还用送去医院吗?

不用。任苒淡淡说道。

会不会有后遗症,刚才脸都紫了,会不会脑部缺氧

不会。她这般肯定,这般能给予别人安心。

谢谢。

不用客气。任苒回到自己的那一桌上,她看眼时间,不早了,她冲边上的凌呈羡问道。可以走了吗?我明天还要上班。

按着凌呈羡的性子,他这个时候肯定不会去理睬她,但他薄唇轻启,还是回了她两字,快了。

凌呈羡不用浪费时间去跟人客套,散席后,他带了任苒自行离开。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到了外头,任苒看到林涵双亲昵地挽着霍御铭的胳膊走到了车边,司机拉开车门,他们头也没回就坐了进去。

时隔那么多年,他的千纸鹤折得还是那样好,栩栩如生。

四少。有人喊了凌呈羡一声。

应该就是道别一句吧,任苒懒得应酬,径自坐到车里去等他。

凌呈羡回头,看到一个男人走到他跟前,他记得这张脸,是方才那个女孩的父亲。

四少,你好。

你已经道过谢了,不用再特意说。

男人的半边身影笼在月色中,拂去慌张,也有一身的沉稳。我知道四少对水利公益势在必得,我可以帮得上忙。

凌呈羡轻挑眉头,对方单手插在裤兜内,四少有自己的办法,您就当我的一臂之力,是锦上添花吧。

你是

最后的审核和表决,我可以说得上话。

话已至此,不用再明说了。

凌呈羡坐进车内时,任苒下意识朝另一侧的车门靠去,车子启动后,路灯的光尽数透过茶色的玻璃往里钻。任苒脸上的痕迹还是那样清晰,这一巴掌仿佛也打在凌呈羡脸上,他也开始隐隐作痛。

任苒目光从窗外别回来,手掌轻覆在脸上,满意吗?

那你对今天这样的结果,满意吗?

车内没什么光,两人的表情均是忽明忽暗,任苒的委屈一股脑往上涌,我要是不把你推出去,我就得被拉进地狱,所以我选择了前者。

对方给了你什么好处?

不过就是拿了那日在贵人唐的视频威胁我罢了。

凌呈羡确实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等你找到幕后之人,说不定我早就出名了,医院是我能保住的唯一一处清净之处,除了那里,我再没有地方能躲了。

那个家,她嫁出去后就意味着回不去了。

清上园呢?那儿从来就不是她的家。

所以你就设计陷害我,是吗?你害怕自己没脸见人,你觉得这种视频泄露出去了,我就有脸吗?

任苒抿紧了唇瓣不言语。

你就是一头母狼,咬人不见血!

任苒鼻子抽了抽,眼睛内酸涩难耐,泪水夺眶而出,她干脆也不隐忍着了,直接哭出了声。

凌呈羡斜睇眼,他还没怎么说她呢,她怎么就哭上了?

《蜜爱骄宠》第一卷冉冉露华浓:第20章被他赶走

哭吧,哭死也没人同情她。

凌呈羡不搭理她,任苒顶多也就是啜泣着,她自小就知道爱哭爱闹的孩子有糖吃,特别任渺就惯用这一套,可经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学不会。

司机听到声音,忍不住在内后视镜内偷偷看眼,却被凌呈羡逮个正着。

看什么看,眼睛不要了?

他吓得立马别回视线。

凌呈羡听得心烦,停车!

司机不敢犹豫,将旁向盘往旁边一打后,踩了下刹车。

凌呈羡心肠硬起来,要哭下去哭,别把晦气带我身上。

他没想到的是任苒竟真的一把推开了车门,她一条腿迈出去,凌呈羡话都冲到喉咙口了,你——

砰——巨大的关门声把他的那个字完全淹没掉,任苒没穿外套,晚上天凉,她抱紧双臂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她不是最擅长能屈能伸吗?这会倒是刚的很,好像做出那种事的人是他一样。开车!

司机说了声是,将车开出去。

车子从任苒身边擦过,又轰足了油门从她眼里飞驰而去,这会大街上也没什么人,只剩下她形单影只地站在那,就好像当年那个小小的她被丢在了乡下,再大的哭喊都无人答应。

任苒不知道该去哪,回任家还不如睡大马路。

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夜凉如水,残风卷起了马路上的枯叶在任苒的脚边打转,她走过了一条街,不知不觉进了一片小巷子。

任苒回过神意识到不安全,转过身要离开,一束大灯打过来,她下意识抬手遮住眼帘。

有人从车上下来,她看不清楚对方的面庞,任苒拔起腿就要跑。

苒苒。

她脚步又一下僵住,两眼透过指缝适应了灯光后,这才将手放下去。

霍御铭站在车前,将她堵在这小巷子的出口,任苒表情又冷又淡,霍先生,有事吗?

我送你回去。

送我去哪?回任家,还是凌家?还是那个匣浜村?

霍御铭听到那三个字,眼里有波光微动,他再怎么掩藏都藏不住那段时光的美好。大晚上一个人在这不安全。

面对你,更不安全。

她全身长满了刺,每句话里也都带着针。

走。他上前就要去拉她的手。

霍御铭到了任苒的跟前,她将手藏到背后,避免跟他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那天给我打电话的是你吧?视频也在你手里,是吗?

男人个头很高,她脑袋需要轻仰起才能看清他面上的表情。我居然没听出你的声音。

好久不见。

不如这辈子都别见。

任苒想要走,霍御铭拦在她身前,我没想到会将你牵连成这样

你是指这一巴掌吗?任苒指了指自己的脸,没关系,习惯就行了,不过我要请霍先生说话算话,视频的事能就此结束了吗?

苒苒,当年的事是我不对。

任苒站在巷子的通风口,冷得瑟瑟发抖,说话时牙齿都在打架,你千万别提起当年二字,我现在是凌太太,你是林家未来的女婿,我担不起这当年二字,你也担不起。

任苒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她伸手将霍御铭推开,又从他身边快速走了过去。

任苒被凌呈羡赶下车后,司机也不敢将车开得太快。后车座内的男人脸色绷紧,视频的事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损失,甚至还能说是因祸得福,只是想着任苒肯帮别人害他,他心里的这口气就咽不下去。

前面信号灯跳了红灯,凌呈羡看眼窗外,黄家附近都是别墅区,往来的人并不多,这儿一到晚上就冷冷清清。

她被他丢在半路,也不知道会不会打辆车回去,要是遇上的司机居心叵测怎么办?

凌呈羡有些坐不住,眼看着司机发动车子,他沉声吩咐道,回去。

是。司机赶紧打过方向盘,原路返回。

任苒往前走了几步,霍御铭追上去,她这样非冻坏不可,他脱下大衣,将它罩在了任苒的肩上。

她却避之不及,伸手扯下外套后丢在地上。

她脾气还是那样的倔,霍御铭弯腰捡起衣服,任苒又走出去了,他无奈地叹息上前,将衣服再度披上去,这回他没有松手,而是直接抱住了任苒的肩膀。

你干什么?她挣扎着要退开。

苒苒,把衣服穿着。

任苒听不进去,松手!

你要不听我的,我们就在这街上拉拉扯扯好了,到时候传到凌呈羡的耳朵里,你怎么解释?

任苒抬头瞪他眼,我就算现在穿着,一会也会把它丢了。

随你。

好,那你可以走了吧?

霍御铭手里的力道微松,任苒挣开后踩着路灯的光往前走。男人怔怔地盯着她的背影,他如今这样的处境,也没什么好纠缠的,路也是他自己选的。

凌呈羡坐在车内,看着霍御铭回到自己的车前,开了车离开。

司机小心翼翼地问道,四少?

他们已经停车看了好一会,凌呈羡没说话,目光紧锁住任苒的身影。她走出去一段路后,将霍御铭的那件外套丢在了地上,司机透过内后视镜偷偷看眼,见凌呈羡的脸色这才好看些。

车子缓缓跟上前,在丢掉衣服的地方又停下来,司机下车将外套捡起后放进了后备箱内。

任苒已经转过了一个弯,她听到后面有汽车喇叭声响起,她以为是霍御铭,便加快了步伐。

凌呈羡落下车窗,司机将车开到了任苒的身旁。

跑什么?

她不由顿足,司机也适时踩了刹车,凌呈羡推开车门,上来。

任苒冷得不行,凌呈羡往旁边挪去,她弯腰钻进了车内,将车门一把带上。

既然性子这么烈,还上我的车做什么?

她手脚冰冷,恨不得直接扑到暖气上,我太冷了。

凌呈羡闻言,朝她看了看,他伸手将外套脱下来,一把丢到她身上。

她抱在怀里,手掌内还有男人身上的余温,任苒什么话都没说,将衣服乖乖穿好。

凌呈羡眉间这才有了些许暖意,看她瘦瘦的身体缩在他的外套中,他心中竟是莫名一软。

蜜爱骄宠凌呈羡任苒是由作家顾小易所作,本书属于现代言情小说,蜜爱骄宠已全本完结。

蜜爱骄宠

蜜爱骄宠

作者:顾小易状态:已完结

蜜爱骄宠免费阅读,《蜜爱骄宠》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凌呈羡任苒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哭吧,哭死也没人同情她。凌呈羡不搭理她,任苒顶多也就是啜泣着,她自小就知道爱哭爱闹的孩子有糖吃,特别任渺就惯用这一套,可经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学不会。司机听到声音,忍不住在内后视镜内偷偷看眼,却被凌呈羡逮个正着。看什么看,眼睛不要了?他吓得立马别回视线。凌呈羡听得心烦,停车!司机不敢犹豫,将旁向......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