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王爷你害羞了?全文及大结局精彩阅读 祝元莺宁殇言韩清小说

时间:2020-04-20 16:48:30王爷你害羞了?作者:张慕秋

热门小说《王爷你害羞了?》是张慕秋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祝元莺宁殇言韩清,内容主要讲述:一朝重生,韩清变成了未出阁的祝家三小姐——祝元莺。为了向渣男贱女复仇,不得不潜入宫中,只是计划有点赶不上变化。某只王爷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家不回,窝在宫里成为了一条米虫,而且开始助攻她。韩清:王爷,我觉得你该回家了。樊如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王爷你害羞了?》祝元莺宁殇言韩清免费试读

《王爷你害羞了?》第11章 祭祀

吃饱喝足之后,韩清离开了春华宫,临走前还带走了一盒点心。

这个时辰,宁倾城应该去了新房,掀开了新娘的盖头。

说不定,此时已经拔剑相向,咬着牙要取祝元媛的狗命了。

昨晚她让祝元媛代替上花轿,祝元媛先是以为她假好心,多次确认后才兴奋地上蹿下跳,还说她难得讨人喜欢。

祝元媛这个小傻子,殊不知倒贴男人一份,尊严就会丢一分。

这样也好,往后可以磨磨嚣张跋扈的性子,说不定还能变成一个贤妻良母。

韩清伸了一个懒腰,准备去休息,别人的事情与她无关。

翌日,她很早就起床,主动清扫院子,修剪花草。

心若见了,直夸她勤快,还与她分享了一则宫内消息。

午时在昭阳殿前,将举行祭祀大典,告慰韩皇后在天之灵。

韩清听了心中暗暗嗤笑,什么告慰,分明是内心不安,在寻求平静。

半个时辰后,由容妃领头,众人一同前往昭阳殿。

行至半路,韩清远远就看见了宁倾城,还有身边强行挽着他的祝元媛。

本来想避开,可是路就这么一条,只要没瞎都看得见。

宁倾城见了她,当即甩了祝元媛的手,冲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元莺,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还有为什么,人家不要你了,知道吗?!

祝元媛大步上前,想要分开两人的手,却怎么也分不开,气得她脸红脖子粗。

容妃微微侧目,让韩清尽快解决私人恩怨,然后跟上队伍,韩清点头说是。

韩清感觉手腕发疼,冷声让宁倾城放开,他却依然紧抓着不放。

一个常年征战的王爷,手劲自然比她大,这事似乎有些麻烦。

七王爷,前天奴婢已经把话说清楚,请您不要再纠缠!

不,元莺,你是爱我的,是不是祝家逼你悔婚,换了这个毒妇?!

宁倾城双眼通红,指着一旁的祝元媛,柔声询问韩清。

祝元媛当场炸毛,祝元莺就是良人,她就是毒妇?!

她对宁倾城并无感情,自然不想再和两人纠缠不休,多说无益。

宁倾城,人会变,不要执着于过去,请你放手!

两人的眼神交织在一起,宁倾城依然没有松手,他心有不甘。

此时樊如是忽然出现,强行将两人分开,挡在中间,眼眸里一片清冷。

韩清一秒欣喜,感激樊如是来救场,会唱曲的果然更靠谱啊。

七王妃,请管好你的男人,不要让他招惹别的女人。

话毕,樊如是牵起韩清的手,将她带离现场,背影强势而矜贵。

韩清勾唇一笑,这么霸气得宣布主权,感觉他的形象忽然就伟岸起来,气场至少两米八,宁倾城应该死心了。

两人走得远了,樊如是才松开她的手,绅士得道歉。

刚才为了救场,所以才有些冒犯,希望她不要介意。

韩清眼底的笑意更深,初见樊如是是在韩家旧址,他是不是喜欢韩家的人?

王爷,奴婢猜想,你对韩家有情有义,定是喜欢韩家的人,我说得可对?

待她说完,樊如是轻咳一声,耳朵又不争气得红了

樊如是没有回答韩清的问题,径直往前走,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模样。

韩清暗笑,跟上他的脚步,两人很快来到了昭阳殿外。

此时,宁殇言和柳娉婷都已经到场,朝臣们位列整齐,现场庄严肃穆。

作为宫女,韩清只能站在容妃的身后,容妃拜,她就拜,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此时,一帮祭司围着祭坛跳着祭舞,鼎中的火焰正盛,韩清灵光一闪,手上暗自发力,只听砰得一声,大鼎中的火焰一下炸开,火球四处飞散。

宁殇言站在最前面,惊得连忙拔剑,抵挡飞来的炭火。

柳娉婷吓得咿呀乱叫,躲在宁殇言的身后,群臣也是大惊失色,乱成一锅粥。

娘娘小心,莫要伤到。

韩清护住容妃,嘴角扬起若有若无的笑,视线没有离开前方。

大祭司颤抖着身体,双腿一软坐在地上,从未见过如此异象。

天降盛怒,大冤,韩皇后有大冤啊!

大祭司惊恐喊着,宁殇言眉头紧皱,连忙大步上前,一剑将其刺杀。

一派胡言!此人定是奸细,来扰乱我朝纲,给我拖下去,扔到山里喂狼!

宁殇言下令,侍卫上前将大祭司的尸体架走,韩清心中略有疑惑。

虽然异象是她弄的,但是那个大祭司也太大胆了,说这种话明显找死。

现在明摆着有人暗中相助,会是谁呢?

韩清看向不远处泰然自若的樊如是,难道是他?

《王爷你害羞了?》第12章 异象

祭祀大典因为异象而结束,宁殇言和柳娉婷都心有余悸,就连容妃都觉得奇怪,鼎中的火怎么会忽然乱飞呢?她不信什么冤魂之说,但是此事确实诡异,不像巧合。

刚回到芳华宫,容妃就喊住了正要离开的韩清,屏退了其他人。

是不是你在祭祀大典故弄玄虚?

娘娘哪的话,奴婢要是有这么大的本事,岂不成神了?

韩清莞尔一笑,容妃沉默半晌,挥手让她出去,觉得她说得也有道理。

此时,春华宫气氛非常紧张,柳娉婷来回走着,心绪不宁。

春娥都不敢上前,免得成了柳娉婷情绪的宣泄口,这时候就得保持沉默。

韩清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是阴魂不散!

柳娉婷停下脚步,烦躁得低骂一句,远在芳华宫的韩清顿时打了一个喷嚏。

春娥依然没敢接话,由着柳娉婷继续来回踱步,等她情绪稍微平稳了,才敢上前。

娘娘,依奴婢看,此事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对,你说得对,一定有人从中作梗,查,一定要彻查!

柳娉婷抚着胸口,心虚得喘了几口气,脑海里韩清满身是血的样子总是挥之不去,让她如何也无法安宁,人已经死了三年,就算有冤,一缕冤魂能成什么事?

不行,她必须镇定,不能自己吓自己!

柳娉婷长长舒一口气,在宫里待不下去,打算去找宁殇言谈谈。

祭祀大典的事情必须有一个结果,否则最近几天,她都会彻夜难眠。

另一边,韩清在院子里找到心若,想要从她嘴里打探一些宫里的情报。

心若,你知道樊如是吗?

知道啊,南玄国四王爷,怎么了?

韩清努力回想,上一世宫里确实有一个异国王爷出没,但是和她没有照过面。

因为上一世,樊如是来到南玉国这天,她刚好因为染了严重的风寒,躺在寝宫里。

后来,她也没有再见过樊如是,毕竟前朝和后宫向来不能有所往来。

南玄国的四王爷,明面上是参与互市,实际却是被困在南玉国的质子。

看来,樊如是的处境比她还难,人生真是太难了。

既然大家都这么难,不如结成联盟,有队友总比单打独斗来得强。

元莺?

心若拍了拍她的肩膀,韩清回过神,连忙笑着说没什么,只是看四王爷颜值高,好奇问问他的情况。

心若语塞,刚才去昭阳殿的路上,两人眉来眼去,恐怕关系不简单。

这件事,她没有告诉容妃,只是自己留了一个心眼。

午时,宁殇言到芳华宫用膳,韩清和心若默默站在一旁。

容妃,一会儿替朕去凤栖宫一趟。

不知皇上有何安排?

容妃一边给宁殇言夹菜,一边好奇询问,凤栖宫可是封了三年。

三年来,整座宫殿都没人打理,门上贴着封条,院子里落叶都能埋人了。

韩清看了宁殇言一眼,眼底划过一丝清冷,猫哭耗子假慈悲!

朕感念先皇后对后宫的贡献,打算重新打理凤栖宫,恢复往日荣光。

先皇后知道,一定会庇佑皇上,为南玉国赐福。

容妃顺着宁殇言往下说,宁殇言淡漠得嗯了一声,他不奢望韩清能赐福。

只要,她的英灵能消停,安心去投胎就好了。

午膳后,宁殇言走了,心若开始组织人员去凤栖宫打扫,韩清不可逃避地被逮住,容妃利用宁殇言的令牌,调派了不少各宫的人手,连柳娉婷的也没放过。

柳娉婷自然不乐意,但是碍于是宁殇言的口谕,不得不遵守。

容妃领着众人浩浩荡荡前往凤栖宫,推开沉重的大门,所有人都怔在原地。

韩清略施小计,狂风迭起,飞沙走石,吹得大家眼睛都睁不开。

待风停叶落,容妃定睛一看,所有落叶有灵性似的,已经堆成一座小山。

看,先皇后显灵了!

韩清第一个大喊,众人顿时议论纷纷,容妃两手相握,脊背有些发凉。

虽然她和韩清素来无仇,但是这里毕竟是死者故居,难免心里发毛。

从祭祀大典到落叶成堆,这些现象实在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外人不知道韩清的死因,但是后宫中人尽皆知,怕是真有冤魂一说。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些落叶都装起来。

心若壮着胆子上前一步,众人这才忙开,内殿无人敢先进去打扫,韩清自告奋勇,推开寝宫的门,熟悉的一切映入眼帘,恍如昨日,所有摆设都未动,只是蒙了厚厚的灰尘。

韩清缓缓往前走,上了阶梯,抚摸过凤椅。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昔日妃嫔的叩拜历历在目,韩清有些失神,眼前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祝元莺宁殇言韩清《王爷你害羞了?》在线试读,本站实时更新王爷你害羞了?最新章节敬请关注。

王爷你害羞了?

王爷你害羞了?

作者:张慕秋状态:已完结

热门小说《王爷你害羞了?》是张慕秋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祝元莺宁殇言韩清,内容主要讲述:一朝重生,韩清变成了未出阁的祝家三小姐——祝元莺。为了向渣男贱女复仇,不得不潜入宫中,只是计划有点赶不上变化。某只王爷不知道怎么回事,有家不回,窝在宫里成为了一条米虫,而且开始助攻她。韩清:王爷,我觉得你该回家了。樊如是: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