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十年执念终成劫沈倾耳傅承君免费全文阅读

时间:2020-04-21 16:34:04十年执念终成劫作者:小九爷

十年执念终成劫免费阅读,《十年执念终成劫》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沈倾耳傅承君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人被扔在床上,单薄的身子随着柔绵的床垫上下的起伏几下,一股大力便卡住了她的下巴,冷厉的声音便紧随砸下。说!孩子到底是谁的!心口像是被人用刀子嵌入肉里一般,痛意立马席卷全身。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半年了,她竟然还是被他抓了回来。她越是什么都不说,傅承君眼底的冷意越发浓烈,告诉我!孩......

《十年执念终成劫》沈倾耳傅承君免费试读

《十年执念终成劫》第19章:用你的孩子祭奠我的孩子

榕城城郊私人医院。

来往的医生护士一趟趟的进出着手术室,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写满了惊恐与慌乱。

两个小时前,医院送来了一个全身是血的女人,女人仿佛从血窟中爬出来的一般,左胸口的位置还在不停的往外涌动着鲜血。

女人苍白的脸色早就已经分辨不出她原来的样子。

将女人放在手术台上,男人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跟所有人说道:求求你们,救救她。

陆总,我们尽力,请您放心。说完,一群医生护士就匆忙的冲进了手术室。

一周前,陆言之亲自找到了他们,让他们准备好血浆以及一间完全干净隐秘的手术室。

就好像是一周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一场意外的发生一般,果然在一周后,陆言之抱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女人走了进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言之几次想要冲进手术室,却都被生生的压制了下去,一拳一拳的打在墙壁上,曾经那双拯救无数人的双手早就已经血肉模糊了。

终于在手术进行的六个小时后,医生一头冷汗的走了出来。

医生,人怎么样了?陆言之极力的克制着声音的颤抖,却还是带着几分哽咽。

医生重重点头,陆总,你放心,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动了胎气,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修养,千万不能再出事了!

胎气?

她怀孕了?

收起心里的疑惑,陆言之连连点头感谢所有人,便冲进了病房。

沈倾耳醒来的时候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细细的光像是母亲温柔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额头,将她从无尽的黑暗中带出。

只是轻微的眼皮翻动,却像是经历过一场浩劫般,痛意直达心脏。

眼前一片漆黑,沈倾耳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打开床边的台灯,一抬手便牵扯到了心口的伤口,沈倾耳痛的低呼一声。

守在病床前已经七天七夜的陆言之几乎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看到沈倾耳张开了双眸,急切的问道:小耳,醒了?哪里还难受?伤口还疼吗?还是你想喝水?

双眼像是被罩了一层迷雾,努力的想要看清一切,却发现眼前依旧是黑暗一片。

清了清嗓子,沈倾耳用沙哑的声音虚弱开口,言之,为什么没有开灯?

开开灯?

陆言之表情猛然一顿,过了良久陆言之缓缓的转头看向了窗外明媚的阳光,喉头滚动,陆言之几乎僵硬的抬手再沈倾耳的眼前摆了摆手。

不管他怎么摆手,沈倾耳的双眸都像是被冰封了一般,呆滞空洞。

这这怎么可能!

陆言之完全愣住了,小耳已经受了太多的磨难了,难熬还要让她再经历这种事情!

深吸一口气,陆言之过了好久才稳住了自己的声音,嗯,医院停电了,所以没有开灯,小耳你先等一等,我去问问。

说完,陆言之便快步的走出了病房。

直到走到走廊尽头,陆言之才抬手照着墙壁用力一拳。

刚被包扎好的伤口再次撕裂。

办公室内,中年医生看着沈倾耳的颅脑CT图,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颇为为难的开口,从CT看,血肿压迫到了神经才会导致眼睛的暂时性失明。

暂时性?陆言之眼眸紧密,什么时候能好?

这个不确定。中年医生理性分析,现在沈小姐的身体太过于虚弱了,如果再开颅处理血块,沈小姐可能撑不下来。

如果等着血肿自己消失,可能是十天可能是半月也可能是半年,这个要看沈小姐的恢复情况。

从办公室出来,陆言之连续的在走廊上走了好几遍此案压制住了心里的苦涩与痛苦,然后推开了病房的门。

小耳,我刚才去问了,医生说可能得再等一会儿,现在工人们正在抢修呢,我

我是不是失明了?

没有等陆言之说完话,沈倾耳已经淡然的开口,语气是疑问,可是她的表情依然说明了一切。

喉头滚动,陆言之不甘的还想要解释,可是张了张嘴,最后发出的却是一个‘嗯’。

闻声,沈倾耳嘴角猛然一僵。

她她失明了?

这是上天的报应吗?

她明明已经做好了一切,为什么还

眼眸空洞,沈倾耳像是一个牵线木偶一般,不哭不笑,不怒不悲,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沈倾耳越是冷漠,陆言之越是担忧,快步上前,陆言之握住沈倾耳的手,紧紧的攥在掌心,却发现她的手指早就应冰凉。

小耳,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你想哭想打想骂都可以。

因为看不到,眼前都是黑暗,她仿佛坠入了自己的世界,周围只有她自己,只有她。

下意识的扣动掌心,手心并没有传来如期的痛意,反而是眼眶中有温热的泪水顺着眼角滚落了。

言之,我我真的瞎了吗?为什么!我们不是已经做好的准备吗?为什么会这样!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妈妈和弟弟还没有找到,我还没有去给爸爸道歉,我什么都没有做,我老天为什么这么对我!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后来沈倾耳含着泪水哭睡着了。

半年后。

海风阵阵的小岛上,小腹隆起的女人躺在躺椅上紧闭的双眸享受着海风的抚摸。

一阵脚步声传来。

女人缓缓张开眼,言之,你回来了。

眼底满是阴厉的双眸,如同密林中追逐猎物的恶狼,张嘴的语气中也满是冰霜。

沈倾耳,我终于找到你了!

终于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男人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在脑海中的回荡着,沈倾耳恬静的脸上瞬间崩裂,茫然的撑着身子就要逃。

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站起身,就被一股大力重新按回到了躺椅上。

炙热的气息顺着脖颈滑入衣内,搅动着她的心都颤抖了起来。

你以为你跑的了?他字字诛心,这一次,我要让你后悔曾经做出的选择!

说完,傅承君不顾沈倾耳此刻怀着孕,直接拖着她的双臂朝着楼下走去。

她不能走!她不要跟他回去!

半年了,她终于逃离了他的魔爪,她不能回去!

放开我!傅承君,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凭什么要带着我走!我不要!

离婚?男人嗤之以鼻,你以为怀着我的孩子可以逃离?

孩子?

沈倾耳连连摇头,不不不,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傅承君,我们早就没有关系了,你放开我!

不是我的?

脚步猛然一顿,傅承君冷冷的看了眼沈倾耳隆起的小腹,眼底有肃杀闪过,好,既然不是我的,那刚好给我流掉!

傅承君!沈倾耳恐慌的大喊一声,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已经逃离了整整半年了,却还是被他找到了!甚至依旧逃脱不了被她强行流掉!

你凭什么!傅承君!你凭什么这么对我!这是我的孩子,你没有资格再来伤害我!

好一个没有资格!

傅承君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瞬间人就被他拉到了怀里。

窒息感扑面而来。

沈倾耳,你在外面鬼混久了,忘记了自己欠下的债了,你不仅害的依依没有了生育能力,你又害死了我的孩子,这个孩子刚好被拿来祭奠我跟依依的孩子!

说完,傅承君用力一甩,沈倾耳便被扔进了车里。

《十年执念终成劫》第20章:曾经的誓言早已成渣

人被扔在床上,单薄的身子随着柔绵的床垫上下的起伏几下,一股大力便卡住了她的下巴,冷厉的声音便紧随砸下。

说!孩子到底是谁的!

心口像是被人用刀子嵌入肉里一般,痛意立马席卷全身。

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半年了,她竟然还是被他抓了回来。

她越是什么都不说,傅承君眼底的冷意越发浓烈,告诉我!孩子到底是谁的!

脖子被死死的掐住,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窒息感铺天盖地的砸来。

原本就看不到,身体的其他四感便被无限放大,就在她近乎昏厥的时候,傅承君冷哼一声,一把松开了手。

站在床边,傅承君居高临下的看着如同丧家之犬的沈倾耳,眼底藏毒的冷笑一声,不管孩子是谁的,他都会成为我跟依依孩子的陪葬品!

说完,傅承君转身离开了房间。

整个房间安静的只剩下了她沉重的呼吸声,一声一声似刀刃般刺进心口。

又回到了这里,她终究是逃不掉他的折磨!

只是孩子她已经失去了两个孩子,哪怕其中有一个不是她所期待的,可是毕竟在她的肚子里待了几个月,她怎么会不心疼。

可是现在,她连这个孩子都保不住了吗?

医生说过她体质特殊,如果这个孩子流掉了,她可能一辈子都刽再有做妈妈的机会了!

这个孩子必须保住,哪怕是用命!

那天,傅承君离开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日三餐都会有人来准时的给她送饭,而她再一次被囚禁了起来。

脑海中浮现过很多画面,想过很多方法,到底该怎么能够打消掉傅承君想要把孩子打掉的心思。

一个月后,深夜,暴雨。

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男人一身酒气的冲进了卧室。

浓郁的酒精味道瞬间钻入鼻翼令床上单薄的身子猛然瑟缩了一下。

黑暗中,女人摸索着坐起身,嘴角的笑容都在颤抖。

来不及反应,下颌一阵剧痛,人就被再次按回到了床上,酒气扑面而来。

沈倾耳,我来了,开心吗?

他的厉声对待,她早就习惯了,可是每一次却依旧痛入心扉。

紧咬着下唇,沈倾耳硬是没有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

掐着她下颌的力道收紧,声音越发冷沉的嗤笑一身:你眼瞎了,嘴也哑了!

望着她沉寂如死潭一般的眼眸,他眼底的怒火几乎要将她燃烧。

曾经那双眼眸有多水灵,他就有多恨!

可是现在这双眼眸却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

这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是她想要逃走才会造成了自己眼睛受伤的。

老天有眼,她作恶太多,就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这半年,他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寻找她,她欠下了太多的债,竟然就这么想要轻易的离开,他怎么可能放她走!

如果不是为了折磨她,他恨不能在找到她的那天就亲手掐死她!

即使看不到,他身上的冷厉气息也顺着每一处毛孔窜进她的心口,将她的呼吸都冰结。

深吸一口气,沈倾耳强行压住心口的惧意,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一如既往的清淡,傅承君,你喝多了,我去客房吧。说着,沈倾耳便两手用力的去撕扯着他的手想要从他身下挣脱出来。

可是,刚一动,他忽然松开她的下巴大手掐住了她的脖颈。

喝多了?嗤笑一声,傅承君语气冷鸷的如同冰窖传来,记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

今天?

死寂的眼眸终于有了波澜,沈倾耳恐慌的心口一颤。

今天是9月23号,傅承君父母的忌日!

八年前,傅家破产,傅承君的父母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在车内选择烧炭自杀。

傅家破产后,傅家就被冻结了,直到三年后傅承君借着沈家的家事才能东山再起。

可是明明沈家救了傅家,傅承君却恩将仇报逼死了爸爸,甚至将她害进了监狱!

整整五年,她在监狱里受尽折磨了整整五年,原本五年后她可以逃离她,可是却没有想到她还是逃不过他!哪怕为此损失了一双眼眸,她依旧逃离不了他!

手下意识的抚摸着高高隆起的小腹,还有半个月孩子就可以生产了,她现在只想好好的让孩子平安降生。

望着她抚摸小腹的手,傅承君眼底满是烦躁,平时你不是挺能说的吗?说话啊!啊!你以为不说话,我就会放过你?沈倾耳,我让你一辈子都记得今天,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是沈建山罪孽开始的日子!

沈建山?

这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他到底在说什么?

不等沈倾耳反应,傅承君瞬间将她身上的睡衣撕成的两半。

肩膀一沉,人就被以一种最屈辱的姿势跪趴在了床上。

身后传来腰带解开的声音,意识到他想要做什么,沈倾耳立马挣扎着就要往前挪动。

医生嘱咐过,最近一段时间千万不能行房。

她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不能让孩子收到丝毫的伤害。

傅承君,不要!我马上就要生孩子了,求你,不要!

面对她的哭喊,他从来都是置若罔闻,冷厉的双眸死死的锁定着她沉入死潭的眼眸,当年依依也是这么求你,求你放过她的!可是你呢?你不仅害死了我们的孩子,甚至让她一辈子都活在了黑暗中!现在报应来了,沈倾耳,你的报应来了!

我没有!当年我

话没说完,一阵剧痛席卷全身,撕裂的痛意令她全身都战栗了起来。

下腹一阵剧痛,仿佛无数把刀刃刺入她的子宫。

身上的痛根本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她深爱了十二年的男人却一次次的将她推入了地狱的深渊,再也无力挣脱。

曾经他说过要给她一个家,可是现在,房子有了,可是家却被践踏的连一片瓦片都不剩。

小腹的痛意越来越沉,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

沈倾耳奋力的挣脱着,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他的力道始终死死的牵制着她。

直到一声低吼,他抽身离开。

不带有丝毫感情,就好像她不过就是一个发泄的工具,仅此而已。

十年执念终成劫沈倾耳傅承君是由作家小九爷所作,本书属于现代言情小说,十年执念终成劫已全本完结。

十年执念终成劫

十年执念终成劫

作者:小九爷状态:已完结

十年执念终成劫免费阅读,《十年执念终成劫》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沈倾耳傅承君是书中的主人公。这本书主要讲述了:人被扔在床上,单薄的身子随着柔绵的床垫上下的起伏几下,一股大力便卡住了她的下巴,冷厉的声音便紧随砸下。说!孩子到底是谁的!心口像是被人用刀子嵌入肉里一般,痛意立马席卷全身。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半年了,她竟然还是被他抓了回来。她越是什么都不说,傅承君眼底的冷意越发浓烈,告诉我!孩......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