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嘉树下成蹊(林嘉树靳司寒)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4-24 10:57:08嘉树下成蹊作者:乌龟鹿

主角是林嘉树靳司寒的小说名字叫做《嘉树下成蹊》,这本书是由作者乌龟鹿倾心打造的豪门虐情小说,嘉树下成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嘉树下成蹊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可后来……深寒黑夜中,香榭大道街头落寞,又是谁站在华丽橱窗外,定定注视那件......

推荐指数:10分

《嘉树下成蹊》在线阅读

《嘉树下成蹊》林嘉树靳司寒免费试读

《嘉树下成蹊》第009章:好,她同意离婚。

浑身散架般的酸痛

嘉树懵懵懂懂醒来的第一眼,便看见站在床边穿衣的靳司寒。

男人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醒了?陪何永生那种中年油腻男人你也睡得下去?没看出来你口味这么重。

嘉树头痛欲裂,抬手将手腕搭在额头上,过了好久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声音哑哑的,大抵是刚才太过疯狂的情事嗓子都叫哑了,思及此,她还是不由得耳根通红,是林嘉好在我酒里下药我才

你是想说林嘉好想陷害你?

嘉树解释道,因为林嘉好想嫁给你,所以想把我从靳太太的位置上拉下去。

嘉树刚想说谢谢他救了她,靳司寒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她不近视,一眼望过去,便看见亮起的屏幕上闪烁着三个字,叶灵沁。

眼眸,狠狠一缩

叶灵沁回北城了?!

靳司寒接电话的侧脸表情柔和,语声也不像平时那么寡漠,嗯,我马上过去。

他要去见叶灵沁?

挂掉电话后,靳司寒瞥了一眼床上裹着被子的女人,淡声开口,自己收拾下,刚才我没戴套,记得吃避孕药。

我先走了。

嘉树拉住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垂着还未散去绯红的小脸,低声哀求他,司寒,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低声下气的开口求他,留下来陪她。

她是他的妻子啊,不管在他心里是不是,在结婚证上和法律上都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靳司寒眼底有瞬间的怔忪,他幽邃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纤细弯弯的后脖颈上,在想起她害的他在病床上躺了两年,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时,眼底转瞬结冰,将手从她小手中冷漠抽离,当初你赶走灵沁,成为靳太太的那一天起,就该想到如今你要付出的代价。

嘉树用力咬唇,司寒,那些不是我做的。

可是靳司寒像是铁了心不信她一般,迈着长腿走到门口时,微微侧头,不咸不淡的丢下话,只要你肯离婚,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嘉树睫毛一颤。

可这些事根本不是她做的,她凭什么要承受这些后果?

还是说,为了能和叶灵沁在一起,其实真相并没有那么重要,靳司寒只想信他想要信的?

否则,他为什么会那么笃定当初是她逼走叶灵沁的?

以她对靳司寒的了解,他不是个唯心主义者,又或是说,叶灵沁的事情在他的原则面前是例外?

靳司寒刚走没多久,林嘉好的电话打了进来。

林嘉树,现在叶灵沁回来了,我想,你很快就不是靳太太了吧?

嘉树拧眉,狐疑反问:你怎么知道叶灵沁回来了?

那边的林嘉好嗤笑一声,看来药性还真是大啊,你连叶灵沁都没看见,就在你跑出套房的时候,靳司寒带着叶灵沁去酒店,大晚上看样子也是去开房的,不过现在听你的声音,你没事了?说起来,你还要感谢我,为你助攻了一把,否则,今晚靳司寒肯定在叶灵沁床上。

嘉树脸色瞬间惨白,林嘉好后面究竟说了什么挑衅的话,她根本没心思再听下去。

原来,今晚能在这里遇见靳司寒,是因为靳司寒带着叶灵沁来这家酒店过夜,那么刚才的亲密算什么?

他既然不爱她,又为什么要救她!

嘉树控制不住的想,靳司寒刚抱过她的手,此刻正在抱叶灵沁,刚才吻过她的薄唇,此刻正在吻着叶灵沁,甚至

呕——

嘉树捂着胸口干呕起来,双眼通红如受伤的小兽。

她从床上爬起来,进了浴室,站在冰冷的凉水下,冲了许久许久。

寒冷的冬夜,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冷。

拖着疲惫的身体刚出套房,只见门口站着靳司寒的特助蔡森。

太太,BOSS让我送您回家。

家?一个他都不回的地方,能叫做家?

嘉树水眸眨也不眨,小脸苍白冰冷,靳司寒和叶灵沁在哪间房?

蔡森为难,挠了下头,这个

嘉树的眼泪,从眼眶滚滚坠落,蔡助理,有离婚协议吗?

什么?

太太要离婚?!

嘉树双眼红肿的盯着蔡森,干裂的唇瓣里只吐出四个字:离婚协议。

话音刚落,嘉树眼前一黑,倒了过去。

太太!太太!

——爷爷,嘉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难过的快要死了。

离婚,好,她同意离婚。

嘉树曾经欢喜的想着,靳司寒对她好在不是无关痛痒,即使弃若敝屣好歹还有一丝情绪,只要不是隔岸观火和不冷不热,总有一天,厌恶会慢慢变成一点点的在乎和喜欢,可她到底不是傻白甜,也不是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她再也没办法欺骗自己,靳司寒跟她之间会有任何可能。

靳司寒,你自由了。

总统套房内。

靳司寒抬手看了眼腕表,十二点半了,外面的天已经漆黑漆黑。

林嘉树那女人不知道回去没有?

时间不早了,你还没倒时差吧,洗洗早点休息吧。

叶灵沁一怔,司寒,你今晚不陪我吗?

难道,他要回去陪林嘉树?

靳司寒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蔡森的电话。

接起,喂,什么事?

BOSS,太太晕倒了,您快过来看看吧。

刚才太太竟然还说,愿意和您离婚

靳司寒眉心一皱,挂掉电话就要抬步出去,叶灵沁从后一把抱住他的腰身。

司寒,你去哪里?

林嘉树晕倒了,我要送她去医院。

我不准你去,司寒,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回美

谁料,她的话还没说完,靳司寒已经拨开她的手,道:灵沁,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你好好休息吧。

蔡助理送她去医院不可以吗?为什么非得是你送她去?司寒,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靳司寒眼波微澜,久久,才疏冷开口:我会和她离婚的。

《嘉树下成蹊》第010章:陪她过生日,她就离婚

诊所内。

我说,你难道是两年没开荤,一醒来就对小嫂子欲罢不能,所以直接把小嫂子给做晕过去了,真有你的!看来沉睡了两年你那玩意功能还没退化

方俊河调侃的话还没说完,靳司寒犀利清冷的黑眸剜了他一眼后,方俊河识趣的做了个封嘴的动作。

靳司寒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还昏迷着的林嘉树后,示意站在一边的方俊河同他出去说话。

两人出了病房后,站在走廊里,靳司寒伸手下意识的去西裤兜里摸烟,方俊河挑了下眉头,提醒道:这里可是医院,禁烟的啊,靳大少。

靳司寒眉心微微蹙起,开口询问:她怎么样了?

除了发烧之外,就是身体有点儿虚,八成是跟某人运动过度我说你怎么也不怜香惜玉?小嫂子那身子那么瘦弱,经得住你那么横冲直撞?

靳司寒冷哼一声,目光凌厉的眯眼睨了他一眼,对一个间接害你不死不活了两年的女人,你能做到怜香惜玉?

当年那件事,也不全是小嫂子的错,你们既然成了夫妻,看在小嫂子这么爱你的份儿上

灵沁回来了。

方俊河一怔,注视着表情淡漠的靳司寒,你不会是要跟林嘉树离婚吧?她受得了?别回头闹自杀,又把她送我这儿来,救不活的话你还不知道怎么对付我。

靳司寒眉心皱的越来越紧,她同意了。

方俊河简直不敢相信,林嘉树在他眼里是那种死都不会离婚的女人,这次居然会这么轻易的同意跟靳司寒离婚?而且还是在一场欢愉之后?

方俊河掩拳尴尬的咳嗽了两声,你什么时候也喜欢打离婚炮了?

方、俊、河!

OK,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我只负责治病救人。

一个小时后,方俊河帮嘉树做完检查后,从病房里出来,她醒了,你进去看看吧,有事叫我。

靳司寒推门进去,只见那女人穿着病号服半躺在病床上,宽大的病号服内,几乎感觉不到她纤弱身躯的存在感。

他记得,六年前初认识她,她脸颊肉肉的,带着一点婴儿肥,即使不胖,却远不如现在这么消瘦。

可若不是她耍尽手段嫁给他,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步田地,怪不得他。

嘉树抬起那张毫无血色的小脸,看了眼床边的离婚协议,勾了勾唇角,看来离婚的诱惑对他来说真不小,上次她发高烧打电话给他,他置之不理,这次她一同意离婚,他倒是真的来看生病的她了?

离婚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靳司寒的第一反应是她要想要得到经济上的赔偿,便淡漠开口道:说吧,要多少钱?

钱?他竟然会以为她的要求是物质上的赔偿?

嘉树苍白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在这场婚姻里,她付出了那么多,岂是一个钱字就能弥补的了的?

谈钱俗气,不过你既然想用这种方式跟我划清界限,我也无所谓,我知道你想要爷爷给我的靳氏股份,只要你答应我这个要求,离婚后,我可以把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还给你。

我知道靳家不缺钱,我这股份也不是白还给你的,你赔偿给我五千万,就算是你从我手里买走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好了。

怎么样?

靳司寒讥笑勾唇,眼底薄冰,五千万?林嘉树,你真当自己是钻石做的?

这女人,口味还真不小!

她口口声声说嫁给他不是为了得到爷爷的遗产和靳家的财产,现在让他怎么相信?

林嘉树,还真是演的一手好戏,离婚末了了,才暴露本性。

嘉树吸了吸鼻子,忍着胸口酸涩和眼泪,镇定的道:靳司寒,我知道五千万对你来讲不过是一根汗毛,现在你没必要再羞辱我了,你到底答不答应?

说吧,你那个要求是什么?

我的生日还有一个月就到了,陪我过这个生日,过完生日,我就签字离婚。

呵,要完巨额赔款后,又开始装深情装委屈?

不过他也不在乎再多这一个月与她相处,一个月,很快就会过去。

好,林嘉树,你这次最好说到做到,敢跟我玩把戏,我会让你后悔。

嘉树咽了口唾沫,喉咙干涩酸楚,声音清清淡淡的开口,我知道叶灵沁回来了,你迫不及待的想跟她在一起,还有一个月了,希望你能管好你自己的心和身体,在离婚前的最后一个月,如果我发现你和她有任何过密的来往,我就毁约。

这最后一个月,就当做是给这段形同陌路的婚姻留点最美好的回忆,哪怕是骗骗自己,也好。

他们认识六年,靳司寒从未陪她过过生日,没想到快离婚了,她竟然会拿这种丈夫理所当然该做的事情,当做条件与他谈判。

靳司寒单手抄兜,素白面庞冷漠至极,你放心,只要能顺利离婚,我会忍的。

呵,连跟她在一起都需要用忍这个字?他究竟有多厌恶她?

靳司寒撂下话,转身抬起长腿便要离开,嘉树皱眉急问:你要去哪里?

男人冷嘲一声,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转身去找叶灵沁,我不是医生,我就算陪着你,你的病也不会好。

靳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努力工作经不起你随口索要一个五千万。

嘉树捏紧双手,唇色惨白,靳司寒总是能用最犀利的话语刺进她心里,这男人的毒舌,她不是第一天领教,可她的心,还是被碾压的支离破碎,胸口传来巨大的钝痛。

她深深闭上双眼,眼泪终于滑落,靳司寒最后一个月了,我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

回应她的,只有重重的摔门声,再也没有其他,嘉树枯坐在病床上,双手死死捂住嘴巴终于失声大哭。

林嘉树靳司寒《嘉树下成蹊》在线试读结束。

嘉树下成蹊

嘉树下成蹊

作者:乌龟鹿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林嘉树靳司寒的小说名字叫做《嘉树下成蹊》,这本书是由作者乌龟鹿倾心打造的豪门虐情小说,嘉树下成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嘉树下成蹊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精彩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靳司寒像是她十八岁那年刻在心头的朱砂痣,她原以为自己对他的感情大水淹不没,大火烧不毁,一纸离婚协议却轻易击碎她六年的等待与守候。他不遗余力的逼她离婚,可后来……深寒黑夜中,香榭大道街头落寞,又是谁站在华丽橱窗外,定定注视那件......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