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玦云间月小说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免费在线阅读作者黑煤球

  • 时间:
  • 作者:黑煤球
  • 来源:wyy
  •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免费小说

容玦云间月小说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免费在线阅读作者黑煤球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小说在线阅读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第19章羞辱

云间月还没到重华宫,本该留守的连镜就匆匆寻来了。

她看见凤印都顾不上惊讶,抓着云间月的衣袖气喘嘘嘘的说道:公主,来、来了——

青萝端着招摇过市的凤印说:让你留在重华宫等消息,怎么还等出结巴来了?

连镜连忙深吸几口气,大声道:朱侍郎和宋家三少夫人一起来了!

听见朱侍郎三个字云间月脸色就变了。

她黑着脸,迁怒连镜:你怎么回事?没本公主允许,随便什么人你都敢放进重华宫?!

上次苏知韵的事情过去之后,朱承砚也好几次求见云间月,可每次云间月都不见。

连镜她们也不奇怪,只当是云间月还在因为朱侍郎在成婚前跟别的小姐来往惹恼了她,在闹别扭。

殊不知云间月是见了他就恶心。

连镜一口气终于喘匀了,委屈地看了云间月一眼,然后一撸衣袖道:那奴婢现在就叫人将他撵出去!

她鼓着脸,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倒是有些可爱。

云间月那股气立刻叫她逗没了。

她脸色虽然还是不大好看,但语气好歹是没方才那么凶了:行了,要撵也是本公主自己去撵!

重华宫昨日走水,主殿昨日走水后就一直晾着,还得等户部那边请示皇帝后批了银子,工部那边在派人过来修缮。

客人们都被请去了偏殿。

云间月刚到偏殿外,就听里面传来朱承砚那令人恶心的声音:宋夫人多心了,我与月儿感情很好,前些日子只是生了些误会,过几日就好了。

云间月脸色一沉,眼底掠过一丝厌恶。

连镜跟着同仇敌忾:真不要脸,自己做不得柳下惠,还告诉别人是误会,呕~

青萝端着凤印站在一边,没出声——她本想背地里将凤印送去云间月寝房,可云间月却故意叫她端着过来招摇。

朱承砚话音落下之际,殿里就传来一声轻笑。

她笑声清丽,带着属于江南小女子的温软:可我怎么听说是朱大人不满与六公主的亲事,才借三小姐羞辱六公主呢?

是何人这样诬蔑我?朱承砚语气里多了一丝不悦,我心里只有月儿一人,为了她刀山油锅我都能去!宋夫人还是不要说了,回头叫月儿听见了,惹她生气。

宋夫人拔了拔茶盖,笑容温柔婉转:若真是这样,那朱大人为何会在与公主成亲前与三小姐有了孩子呢?

朱承砚瞬间变了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像绽放的烟花,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外面听见这句话的连镜立刻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

云间月伸出手指将嘴角压了下去,而后揉出一个凶恶地表情,挺直腰杆,端起下巴款步进了内殿。

宋夫人和朱承砚见了,连忙起身见礼。

云间月目不斜视,看也不看朱承砚一眼,淡淡冲宋夫人一点头:表嫂来了,坐。

说话间,她走至主位,一撩衣摆,仪态万千地坐下:连镜,上茶!

期间,青萝一直跟在云间月身后,等她坐下后,便端着凤印站在一侧。

那凤印实在是独特,即便用宝盒盖着,盒上的凤纹也掩不住风华。

朱承砚和宋夫人几乎瞬间就认出了那是什么。

宋夫人出身名门,家中规矩就是非礼勿言,非礼勿看,只一眼认出那是什么后,便移开了视线,将惊心动魄都压在心底。

昨日重华宫走水,奶奶担心,叫我来看看。宋夫人轻轻说。

这是凤印?!

云间月正要问宋夫人她外祖母的近况,谁知刚张嘴就被朱承砚的惊叫声打断了。

她不悦地转过目光,对上朱承砚故作担心的脸:月儿,你怎么如斯胆大,竟然偷拿皇贵妃的凤印?!

没等云间月说话,他又拿出一副为你好的嘴脸:月儿,皇贵妃专横跋扈,回头知道凤印在这里肯定要生气,你要不叫人送回去?

宋夫人转头看了朱承砚一眼,脸上挂着笑,心里骂道:蠢货。

云间月冷笑一身,没说话。

青萝斜着眼看他:偷?整个皇宫都是公主的家,她要什么东西,直接拿就是了,何须用偷的?

朱承砚一愣,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这时,连镜也端了茶水来。

有了刚才经验,这次她只给宋夫人上了茶,管都没管朱承砚。

她站在宋夫人身边,笑得恶劣:还送回去呢?就是公主双手奉上,她也不敢接啊!

朱承砚脸色变了变,像是要发怒。

他今日来重华宫是为了探望云间月,想重修于好,所以方才跟着宋夫人死皮赖脸混进来了。

可谁知道话还没说两句,倒是让云间月这俩丫头先给羞辱了。

月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朱承砚看向云间月,艰难地挤出一抹难看地笑容来,我只是担心皇贵妃找你麻烦

以前被云间月围着团团转的时候,朱承砚不把她当回事。如今云间月不把他当回事,疏远地晾在一边,他心里又格外不是滋味了。

云间月凉凉地笑了一声:我怕你不是担心我,是担心凤仪宫的人吧?

月儿,你、你胡说什么!朱承砚一惊,心虚地移开视线。

云间月那双细长的桃花眼像是能看穿所有一样,哪怕只是一眼,也盯得朱承砚浑身不自在。

可惜,和你订亲的人是我,不是云落凝!云间月扬着唇,端的是幸灾乐祸,还有以后请朱侍郎称我一声六公主,本公主的闺名,原是你不配叫连镜,送客!

连镜立刻上前:朱侍郎,您请。

被如此羞辱,朱承砚眼中隐隐有了火光,当即就想甩袖离去。

可理智又告诉他为了大业,不能如此。

他只好咬着牙将屈辱都咽回去,重新堆上柔情的笑容:那你好好休息,我改日再来看你。

话落,还礼数周到的请了礼,这才转身离去。

也亏他忍耐力好,换了旁人只怕早气得骂娘了。

等朱承砚走了,一直不曾开口的宋夫人才道:之前公主吩咐的事情臣妇已经着手在办了,这是名单。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第20章示好

青萝将凤印放下,接过宋夫人递来的折子转手交给云间月。

有劳表嫂了,这件事若是能成,之后恐怕还要麻烦表嫂。云间月接过折子翻起来,柔柔对宋夫人笑了笑。

她这态度转变,俨然和方才判若两人。

宋夫人眨了眨眼,有那么片刻的功夫,她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其实并不是。

宋家上下所有人对云间月都很纵容。

云间月印象里,小时候她生过一场病,宫中太医束手无策,江湖术士满嘴鬼话,说她小鬼缠身,不宜养在宫中,要想保住她的命,只能送走。

那时皇后刚过世不久,皇帝伤心糊涂了,还真打算将她送去行宫将养。

不料这事儿已经不惑之年的宋老将军知道了,一脸煞气对皇帝道:老夫一生戎马倥偬,杀敌无数,还怕镇不住一个小鬼?!

于是将云间月接到了宋府。

稀奇的是,离开皇宫后没多久,云间月的病还真好了。

皇帝动过将她接回宫的年头,她外祖父没同意。

而且宋老将军极其护短。

有一回,刑部尚书的小公子只骂了云间月没娘,先被云司离联合宋府的其他公子小姐揍掉牙不说,事后宋老将军知道了,还气势汹汹从军营拉了一支人马来堵在刑部尚书家门口,逼对方道歉。

刑部尚书有苦说不出,被逼道了歉后,仍被打断了腿,半个月没能下床。

上折子告状吧,皇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偷偷叫内侍太监将折子给烧了,回头问起来,只当没看见那道折子。

思及此,云间月已经一心二用地将折子上的名单看完了。

她合上折子,高深莫测地看向宋夫人:表嫂,云落凝的名字记得划掉。

宋夫人还在走神,下意识问道:为何?

云间月淡淡道:她在禁足。还有,我想加几个名字。

宋夫人听出了她的弦外之意,忙收敛心神:您说。

云间月笑了笑,手指在折子上轻轻一敲:钦定侯容玦,兵部侍郎朱承砚,秦国公府的那些未许人家的公子小姐也一并添上去,有劳表嫂了。

说着,她重新将折子递还给宋夫人。

云间月要另加的这些名单,无论是哪一个都足够让宋夫人震惊好半响。

她接过折子,将惊讶收起来,只担忧道:为何是他们?容侯爷素来不喜这些应酬,只怕请了也不来。至于朱大人,他同您已经订亲,到时候出现在席上会不会不太好?还有秦国公府宁国侯府同他们秦国公府积怨已深,只怕

只怕折子还没送到他们府上,两家就先打起来了。

云间月好整以暇,丝毫不担心:来不来是他们的事,表嫂请不请就是宁国侯府的事了。

宋夫人出身名门,家中最重礼节。云间月这么说,她就明白过来,不管是不是有仇有怨,宁国侯府身为大家族在宴请京中权贵儿女一事上,不能偏颇,否则会落人口舌。

拿定主意后,宋夫人起身告辞。

云间月亲自送她出了重华宫,临行前,想起似的补了一句:对了,表嫂,给容玦的请帖你让宋恒表哥亲自送去,若对方问起,你让表哥适当透露当天我也会去就行。

宋夫人不知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却也没多问,记下后,就带着丫头走了。

第二日,宋夫人就叫人送来请帖来。

当天过午,凤仪宫那边就来了消息,苏文殃想见云间月。

云间月当然知道苏文殃叫她过去是为了什么,叫来连镜和青萝简单梳洗,便只带着连镜去了。

连镜凶则凶也,就是单纯了些,轻易就能被套话。青萝稳重,心思也深,留在重华宫还能帮云间月盯着那群不安分的宫人。

到了凤仪宫,云间月依旧没等人通传,便径直闯了进去。

主殿里,苏文殃穿得比往日朴素了不少,整个人脸上呈现出一股疲态。

云落凝坐在下侧,看见云间月进来时,忙起身相迎:六妹妹来了。

说话间,她走到云间月身侧,亲昵地挽着手,扮作姊妹情深:方才还和母妃说六妹妹记着之前姐姐做的错事,不肯原谅姐姐呢。

云间月打心底冷哼一声,脸上却装得不耐烦。

她嫌恶地将手从云落凝手里抽出来,不客气地在左侧坐下:装什么姊妹情深,你也不嫌恶心?

话落,她看也不看云落凝那张因为尴尬而异常扭曲的脸,翘着腿高高在上地问道:找本公主什么事?宫中事务繁忙,本公主可没你们母女那么闲。

苏文殃独掌大权惯了,自己嚣张可以,但就是不允许别人在自己跟前嚣张。

但云间月就总怕气不死她一样,她最痛恨什么,她就故意在她耳边嘚瑟什么。

苏文殃一掌拍在小几上,眼底腾起怒火:云间月,你以为你能猖狂多久!等本宫

母妃!眼见事情发展不对,云落凝连忙出声打断了苏文殃后面的话,您说什么呢?六妹妹难得来看您,您何必生气呢?

说着,努力冲苏文殃眨眼,示意她不要忘了叫云间月过来的真正目的。

云间月抠着指甲,拿余光扫了这对母女一眼,高傲地笑了一声。

苏文殃将暴怒压回去,用命令地语气说道:这次宁国侯府设宴请京中未许人家的公子小姐过府玩乐,你同落凝一起去。

这次设宴,对外说是玩乐,其实就是给京中未婚男女一个自由结交的机会。

云间月头也没抬,淡淡道:凭什么?她自己没手没脚吗?

这就是让苏文殃动怒的地方!

宁国侯府那群眼瞎的竟然没往凤仪宫送请帖来,明明连秦国公府的人都有!

更气的是,她托人去问原因,侯府的人竟集体装傻:四公主不是在禁足吗?禁足怎么还能参加宴会呢?

苏文殃红着眼说:你皇姐还未许人家,正好借这次机会多认识些年轻公子,以后

云间月冷哼一声,一撑椅上的雕花扶手站起来便走:关我屁事!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容玦云间月是由作家黑煤球所作,本书属于古言小说,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已全本完结。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容玦云间月小说

容玦云间月小说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免费在线阅读作者黑煤球

容玦云间月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容玦云间月的小说是《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是作者黑煤球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前世,云间月不仅被心爱之人背叛利用,还被自以为要好的姐姐坑害残杀,最终死不瞑目。重生归来,她张扬狂妄,嚣张放肆,搅得天下鸡飞狗跳,抽得白莲跪地求饶,撕得贱女痛哭流涕,毁得渣男声名狼藉…&.........

小说名称: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