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白云傅靳沉全文免费阅读-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小说最新章节

  • 时间:
  • 作者:奶糖
  • 来源:wyy
  •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免费小说

阮白云傅靳沉全文免费阅读-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小说最新章节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小说在线阅读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第19章: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

听到阮白云的哭喊,傅靳沉心中涌起一阵挫败。

他抬首,再度堵住了她的嘴唇!

而这一次,阮白云再没有逃避,她喘着气,狠狠一口咬破了傅靳沉的唇。

腥甜的味道瞬间涌入她的口腔!

疼痛令傅靳沉的神智稍微清明,他松开手,缓缓擦拭了一下嘴唇。

得到自由的阮白云慌忙跳下床,赤着脚跌跌撞撞躲到了角落里,一手掩住散开的衣领,一手拿起窗台的花瓶,像只竖起刺的刺猬一样,浑身颤抖地看着傅靳沉。

傅靳沉的声音低沉:除了离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阮白云死死盯着他,眼神决绝:我不需要你答应我什么,我想要的,就是你赶紧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傅靳沉的神色骤然惨白,这一次,他听明白了。

她是真的心灰意冷,想要结束这段感情!

傅靳沉从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害怕阮白云的离去。

不可能他喃喃自语,忽然抬头看她,眼底闪着狠厉又决绝的光:阮白云,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

说完,傅靳沉霍然转身,甩上病房的门,扬长而去!

从病房出来,他立刻拨通了一个号码,森然地吩咐对方:从现在开始,给我好好盯着傅太太的一举一动。一旦有异常迹象,立刻向我汇报。如果她不见了,我要你们拿命来赔!

对方唯唯诺诺地应承着,不等说话,傅靳沉就挂断了电话。

此时,调查出入阮白云病房的结果也出来了。

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女人的照片和所有个人信息,都被发送到了傅靳沉的邮箱。

傅总,这个女人是除了医生护士以外,唯一一个出入过傅太太病房的陌生人!根据资料显示,她刚好在酒楼工作,嫌疑很大。

傅靳沉翻阅着资料,脸色阴沉地几乎要滴出水来:离开派人,把她给抓过来。

城郊,某个废弃仓库内。

一个被黑布袋套住头的女人被人从车上拽下来,拖拉着丢进了仓库内。

她惊恐地尖叫着,疯狂大喊:你们是谁?想干什么?我没有钱,你们快放了我!

话音未落,一个森冷低沉的声音猛然在她头顶上方响起:没有钱,所以你就去动我的女人?

她死命摇头,试图装傻蒙混过去: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傅靳沉冷冷一笑,转身在椅子上坐下,吩咐几个大汉:把她的头套摘下来!

大汉应声,将女人的头套摘下,狠狠一脚,将她踹得往地上一跪。

她惊恐地抬起头,忽地看见了一张精致冷峻的面孔,轮廓分明,比电视里的男明星还要好看。

片刻的忡怔后,她喃喃问: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可我认识你。傅靳沉森然一笑,狠狠盯着她,缓缓道:陈月荷,家住福星小区,以在凤鸣酒楼洗碗谋生。你还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儿,她刚上考大学,但是你们连学费也凑不齐

别说了!听到自己的情况被一五一十地报出,陈月荷吓得浑身发抖:你们抓我想干什么?

傅靳沉扯起嘴角,眼神冰冷:给市府医院802病房送的饭里面,你放了什么?

陈月荷身体一颤,跌坐在地上,根本不敢隐瞒:是是堕胎药!

果真是她!

傅靳沉抬起一脚,将她踹翻在地上,谁让你这么干的?!

陈月荷趴在地上,冷汗直流,她疯狂摇头,吓得结结巴巴:我也也不知道!那人只是给我打了钱,让我把药下在里面,我我不知道她是谁!

说完,她心虚地撇开脸,不敢去看他的脸。

傅靳沉是什么人,商场纵横多年,他对人心琢磨得太透彻了。

他站起身来,暴躁地扯了扯领带,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话来:你工作的凤鸣酒楼,你女儿考上的A大,都是我傅氏投资的!我有本事神不知鬼不觉把你抓到这来,你猜我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这一番话,成功把陈月荷最后一道心理防线打破了。

她虽然很缺钱,但是还不想死!

我说!她猛地坐起身,一把抱住了傅靳沉的腿:我说!是一位小姐,那天她戴了口罩,我没看清她的脸,但是我听到司机喊她江小姐!

江小姐?江芷林?!

傅靳沉心中一震,他双目阴沉地看着陈月荷:你确定?!

我确定!我可以发誓!陈月荷赶忙举起手:我要是说的有一句假话,就天打五雷轰!

好。傅靳沉抬手,示意几个大汉将她带走,转身上了车。

关上车门,他忽然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盘上!

江芷林如果真的是她的话,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陈月荷前脚被抓走,后脚,江芷林就接到了司机的电话。

江小姐,那个送饭的被傅总带走了!

什么?江芷林脸色一变,赶紧问:他还查出什么了?

目前还不清楚,就是怕那个女人会把你供出来

她不敢!江芷林恨恨地咬牙,底气不足地安慰自己:她不敢的,我只给了她定金,她女儿的大学难道不想上了?!

话虽这么说,挂掉电话,江芷林却越来越恐慌。

傅靳沉是什么人?他想知道的东西,有一万种办法可以套出来!

不行,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得先下手为强!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第20章:你就是个可怜的替代品!

阮白云对这一切都毫不知情,她刚刚做完检查,正虚弱地往卫生间走。

她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拐角,江芷林正偷偷摸摸地尾随了过来。

卫生间里很安静,没有人。

阮白云对着镜子看了下自己苍白的脸,自嘲地笑了笑。

忽然,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的身影。

江芷林?阮白云回过头,皱起眉看她:你

话音未落,江芷林忽然将门一关,缓缓朝她走来。

阮白云本能地感到不对,你想做什么?我

话音未落,一个响亮的耳光啪地落在了她的脸上!

五道鲜红的掌印立刻浮现了出来。

阮白云不敢置信地捂住脸,声音颤抖:江芷林,你疯了?

听到这话,江芷林不屑地笑了:我打你当然是因为你不要脸!要不是因为你,我和阿沉早就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你这个破坏别人爱情的下贱女人!

阮白云冷冷一笑,懒得和她争辩:就是为了这个?不过一个男人罢了,你要就拿去好了,我不稀罕!

拿?她也想拿啊!

江芷林愈发恼怒:那你赶紧滚,别在我和阿沉之间碍眼!一个可怜的替代品而已,有什么资格说稀罕不稀罕!

会的。阮白云冷冷看她一眼,抬脚想要离开:我和傅靳沉很快就会离婚的,你等着好了!

离婚离婚,这么久了,也没见离成功!

江芷林一把拉住她,重重往墙上一甩:给我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就这么走了,她接下来的戏还怎么演?

傅靳沉刚刚抓走了陈月荷,这个时候应该已经问出了什么,快找她算账来了。

她得搞点事情,转移下他的注意力!

傅靳沉之所以这么偏袒她,无非就是因为肚子里这个孩子。

只有孩子出了事,他才会对她产生怜悯,不再计较别的。

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了!

这样想着,江芷林嘴里吐出了更恶毒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肚子里的野种已经死了,你以为你还有筹码跟我争?

阮白云现在根本听不得孩子两个字,更何况她居然说野种?!

一股怒气猛地窜上了她的头顶,让她啪的一巴掌甩在了江芷林脸上:住口!再让我听到你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我打烂你的嘴!

随着那一巴掌,江芷林重重扑倒在地上,一把打翻了清洁台。

乒呤乓啷的声音引起了外面的注意,有人在外面问: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江芷林立刻掐着嗓子哭喊起来:救我!这个女人疯了,她想要杀了我和我的孩子!我肚子好痛,救救我!

她一边说,一边贴着满是水的地面往前爬。

阮白云那一巴掌根本没用什么力,她冷眼看着她,讥讽:江芷林,别装了,假惺惺地演给谁看?快

话音未落,有人从外一脚踹开了卫生间的门。

傅靳沉森然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的目光落在江芷林的身上,随即冷冷转到了阮白云的脸上。

阮白云的话被哽在喉咙里,再也发不出声音。

哈,真巧啊?

看到傅靳沉,江芷林的哭喊更加激烈:阿沉!救我!我的肚子好痛!我的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这句话深深刺痛了阮白云的心。

他不再看她,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抱起江芷林,头也不回地狂奔出去了。

阮白云怔怔地站在原地,心脏仿佛被凌迟了一般,一阵阵的疼。

傅靳沉,再也别见了。

阮白云心里想的,傅靳沉全都不知道。

看到江芷林哭喊的那一瞬间,他满脑子都是阮白云失去孩子的模样。

一路上,江芷林都在哭泣,直到进了急救室,她才松开傅靳沉的衣角,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她赢了!

可江芷林并不知道,傅靳沉刚放下她,就马不停蹄地回去找阮白云。

病房门口,他见到了步履沉重的阮白云。

孩子没了之后,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下去。

阮白云傅靳沉忍不住喊了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阮白云身体一颤,推开门进去,反手就想关上。

傅靳沉眼疾手快,伸手挡住,气急败坏地看她: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是啊!阮白云眼睛通红地看着他,声音凄凉:这个时候你不去陪你心爱的江小姐,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病房门被傅靳沉拉开,他走进去,忽然看见了她脸上鲜明的五根手指印。

江芷林打的?

刚刚在卫生间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这话在阮白云听起来,更像是兴师问罪的。

这种话你难道不应该去问江小姐吗?她冷笑一声,她本来也不指望他能相信自己,于是也懒得解释了: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害她跌倒的是我,害她出事的也是我,可以离婚了吗?

没说两句,阮白云嘴里就又吐出了离婚两个字,一下子燃烧了傅靳沉的理智:阮白云,我理解你因为失去孩子而伤心难过,但是她肚子也是一条生命!就为了让我跟你离婚,你就赌气去对孩子下手!?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阮白云傅靳沉是由作家奶糖所作,本书属于现言小说,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已全本完结。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阮白云傅靳沉小说

阮白云傅靳沉全文免费阅读-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小说最新章节

阮白云傅靳沉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阮白云傅靳沉的小说是《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是作者奶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阮白云最近有点佛系。傅靳沉心中的白月光回来了,她笑着点头,利索的掏出离婚协议书离婚,家产好好分一下。白月光逼宫。.........

小说名称: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