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子衿江凌寒大结局江少的闪婚新妻阅读完本

  • 时间:
  • 作者:油纸伞
  • 来源:wyy
  • 江少的闪婚新妻免费小说

乔子衿江凌寒大结局江少的闪婚新妻阅读完本

江少的闪婚新妻小说在线阅读

《江少的闪婚新妻》第19章打掉

什么?

男人的动作一下滞住,呼吸也停滞了片刻,黑眸底划过一丝浅浅的意外。

乔子衿刚说出口就后悔了。

她本想找个机会,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把孩子给打了,谁想到,她竟然一不小心当着孩子父亲的面给说了出来!

事已至此,只能破罐破摔了。

她心虚地低头,将衣服裹紧身子,硬着头皮道,不信你去看床头我还吃了医院开的安胎药。

男人面容划过的意外,隐没在眉梢里,像没烧完的烟头转瞬即逝。

空气里的奢靡炙热,一下降到底端。

半晌的寂静后,男人欲望未散的嗓音略显沙哑,淡淡低问:谁的?

我也不知道。乔子衿别过头去,声音细如蚊子哼哼。

如果告诉他是陆沉的,似乎没什么信服力。

掉下山崖并被他救起的那晚,是乔子衿的第一次,也就间接说明她跟陆沉是无性婚姻。

她心里矛盾,不想让他知道孩子是他的,免得以后难免牵扯出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但另一方面,却又隐隐期待着他知道自己怀孕后的表现。

如果是你的。

乔子衿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会怎么办?

打掉。她听见男人没有半分犹豫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

仿佛一击无声的子弹砸在她心头上,没那么疼,但也并不舒服。

乔子衿手脚有点冰凉,不觉抱紧了自己的身子,唇角淡淡划出笑意。

忽然觉得有些讽刺,刚才吻得她炙热又难舍难分的男人,在知道她怀孕之后,转脸是一片冰冷的态度,这股落差让她觉得十分可笑。

我也是这么想的。乔子衿淡淡喑哑着声音道,嗓音很软,如羽毛般轻轻骚动着男人的耳窝。

毕竟,他们只是素不相识的二人,她甚至连这男人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他也只是在寂寞、想寻求刺激时才来找她,以后更不可能有任何牵扯。

她不可能指望这样一个陌生人,会对她和孩子负责。

但此刻,乔子衿心里升起一股隐隐的难受。

难道是在他帮了她一次次后,对他产生了一丝不该有的恻隐,甚至依恋?

乔子衿心情一沉,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立刻否决掉自己荒唐的想法。

约好医生了?男人嗓音压冷了下来,更像是迫不及待的质问。

没有。

男人闻言,眉间覆上一层寒意,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冷声道:那周末我替你约好医生。

我没说孩子是你的,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乔子衿望着他迫不及待的动作,心思不经意间又沉了沉,眉眼冷下来,忽然就生出一股反抗的心思。

男人拿着手机的动作微微一滞。

然后,他眸光寒凉抬起,呼吸粗沉了几分,那晚后,还有谁碰过你?

他这语气不知怎的,隐压着一股不明的愠怒。

谁?见她沉默着别过头不回答,男人又更冷峻地追问了一句,那个开红色跑车的?

乔子衿猛地回过头,瞳孔放大了些:你怎么知道沈一暻?

这男人是在她身上安装了监控吗?怎么她身上所有事情,都被他了解得清清楚楚?

你叫得还挺亲切。男人轻嗤了声,深邃的眼尾扬起一抹谑笑,若不是灯光昏暗,他眸中隐压的不悦和愠怒就快流泻出来。

总之,这件事不需要你操心。乔子衿收起惊讶的表情,淡淡清了清嗓子道,不管是谁的,我自会解决好。

她没有否认,男人便在心里更加确认了,她跟那姓沈的有过关系。顿然间,心头萦上一股烦躁和不快,胸口沉闷得发慌,有股一刻也待不下去的感觉。

如果是那位沈先生的,生下来也无妨。男人缓缓站起身,窗外朦胧的月光将他身影拉得修长而笔挺。

乔子衿的双眸逐渐能适应黑暗,看到的便是他高大而挺拔地站在那,后背辽阔而十分让人安心,身上西服的布料在月色下平整而干净,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她微微眯眼望着他的背影,寡淡清俊的气质仿佛是从骨子间渗漏出的,她从前并未曾发觉过。

你什么意思?乔子衿眼神微冷了冷。

看得出沈先生很喜欢你,为了你,和你前夫大打出手,还落一脸的疤。男人缓缓踩上窗台,身手矫健,却也不骨子里沁出的优雅。

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

乔子衿听他描述得仿佛在现场亲眼看到似的,便也不觉奇怪了,轻笑一声,温淡地回答他,我会考虑的。

她语气轻薄得好似不经过心间,却让男人眸底的亮度黯了下来,他不再说话,一个闪身便消失在窗台口,不见了踪影。

一阵夜风顺着窗棂泄进屋子里,携裹着他身上淡淡而令人流连的烟草味道。

乔子衿坐在黑暗里许久,盯着那窗台莫名出神。她心里有种沉重的预感,从今晚过后,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不知为何,心头忽觉像被一下掏空了似的,沉沉难受。

——

隔日醒来,乔子衿还是照旧洗漱收拾好自己后,便打算去公司,但她刚准备动身,便想起昨晚和唐蝶闹得不欢而散。

她心情猛一下沉到谷底,坐在床头,黯然地揉着眼角和太阳穴。

唐蝶现在是陆沉的女朋友,她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等下到公司,还不知道要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唐蝶。

然而,不等乔子衿想出头绪,她便接到了公司人事部的电话,一个冰冷机械的女声传来:你今天来领一下这个月的工资,中午之前,把你职位上的东西带走,下午有新人上岗。

什么?乔子衿在听到消息的刹那,脸色惨白如纸,瞳孔猛地睁圆,你打错电话了吧。

对方略带些不耐地道:没打错,乔经理,是昨天晚上唐总亲口确认过的。

唐蝶?乔子衿心头一凉,跟着身体颤抖了下,她在哪?你让她接电话,我要亲自问她!

《江少的闪婚新妻》第20章我求你

人事部的态度十分冷漠地道:唐总很忙的,哪有空接你的电话,别啰嗦了,赶紧过来一趟,不然你那些东西就要被扔出公司了。

乔子衿挂了电话,呼吸都在发抖,她十指深深攥着手机,眼神从落寞、空洞,再次变为冰冷和麻木。

这一晚上到现在,她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

她被最好的朋友背叛,心软想原谅她,却发现,自己的心软不过是把自己逼向绝路的利器。

唐蝶显然是不给她留半点情面,若对她还真留有什么情谊,她也不可能跟陆沉在一起。

乔子衿冷笑两声,一股冰凉感顺着血管流遍了全身,让她控制不住身体发冷发抖。

她猛地站起身,殷红着双眸收拾好包,然后毅然地走出房门。

抵达公司的时候,乔子衿才发现,自己的东西都被扔在了公司外面。她是按照人事部通知的时间前准时抵达的,她站在原地愣了半秒,旋即自嘲地笑了两声。

榕城的冬天寒凉刺骨,今早又下了一阵雨,她的文件夹、公文包、还有些照片都像垃圾一样被扔在地上,湿透了。

乔子衿深吸一口气,忍着寒风吹过脸颊和身体,她却麻木不觉,因为此时的心更冷。

公司里的人,待一个被丢弃的员工便是这么势利,在你蒸蒸日上时陪笑讨好,在你失势时,毫不顾忌地狠狠踩上一脚。

那些照片,有几张是她跟妈妈的,还有一张是一家三口唯一的合影,是乔子衿最珍爱的一张,每天上班前都要看一眼才能提起精神。

她蹲下身收拾东西时,第一意识是要找那张合影。可她翻找了好一阵,却发现照片不见了!

地上的东西就这么多,她反反复复又翻找半天,果然只不见了那张一家人的合影!

乔子衿立刻站起身,暂时将东西摞起来放在公司旁边的长凳上,尔后火急火燎地往楼上跑去!

子衿姐?前台小姐跟她认识,一下拦住了乔子衿,有些为难地道,子衿姐,抱歉,您不能进去。

我来找我的东西!乔子衿急于解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手指着外面,急得眼圈都有些红,我的照片!我爸爸的一张照片不见了,我要上去找!

子衿姐,我们也是按照规定行事。前台皱皱眉头,但还是看乔子衿可怜,外加上她在公司时对同事都很好,便小声告诉她道,子衿姐,你的东西都是陆先生收拾好丢出去的。

陆先生?乔子衿眸光微微顿住,回头看向她。

前台小姐趁着这会儿大堂没人,小心告诉她道:就是老板最近交的新男人啊,还是个挺有名的医生。

陆沉!

乔子衿心情狠狠沉下来,努力克制隐忍着心头的怒火,陆沉在楼上?

这会儿应该在老板办公室吧,老板在开会。

乔子衿二话不说,趁一拨电梯来了,她直接转身就冲进电梯里,不顾前台小姐在背后喊着她的名字。

她站在电梯里,望着背后玻璃帷幕下愈发渺小的榕城,牙齿死死将唇瓣咬出痕迹,拳头一点点攥紧。

一定是陆沉,那个小心眼的男人又用这种方法报复她!

他们都已经离婚了,官司也是他赢了,他还成功把她跟唐蝶的关系拆除得干干净净,到底还想怎么样!

乔子衿越想越愤怒,待电梯抵达唐蝶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她直接气愤地冲了出去。

那不是乔经理吗?

她不是被解雇了吗?怎么还能进公司的?

楼层里不乏有议论纷纷的声音,大多都是曾与她共事的熟悉面孔,但乔子衿全都看不见。

她满心都是那张照片,是她对父亲、母亲和那个曾经温暖的家,唯一的念想

唐蝶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乔子衿不顾一切地直接冲了进去,撞开门的声音很大。

她一进屋,便见陆沉负手而立,背对着她站在巨大的玻璃帷幕前,背影宽厚辽阔,但此时在乔子衿的眼里,只觉得恶心至极!

听到动静,男人缓缓地转过身来,双眸漆黑如利剑,淡漠地刺在她脸上,尔后在见到她一路跑来狼狈又凌乱的模样,削薄的唇角凝起一丝讽刺的淡笑。

那种得逞和不屑的笑意,仿佛不可一世的胜者在睥睨一个败在他脚边的弱者。

乔子衿眸光透出不输他的冰冷,心底的怨念和愤恨全都体现在脸上,她摊开白皙的手掌,冷冷吐出两个字:照片。

乔子衿,你知道这是哪么?陆沉不答反笑,从那股轻蔑的笑意里,乔子衿更加确定照片是他拿的!

陆沉,把照片还给我!乔子衿猛地拔高了声音,向来清澈的杏眸里迸射出从未有过的猩红色。

那股从骨子里渗出的清傲气质,使得她即便现在凌乱又狼狈,却也依旧给人畏惧感。

陆沉眉心微不可寻地蹙了下,他最看不惯的就是乔子衿这身倨傲的清高感,不觉冷笑两声,两指夹着一张照片,从口袋里拿出来:你说这个?

乔子衿眸光空了一瞬,见到照片,就立刻失了神,一边往前走一边朝那照片伸手:给我——

那照片上清晰的一家三口,妈妈和爸爸相拥着站在后面,而年幼的她坐在最中间,调皮却温馨地笑着。

可是,在她的指尖还没触碰到照片边缘时,男人突然将手抬高了一瞬,让她一下扑了个空。

乔子矜往前一趔趄,差点没站稳。她脸色煞白地僵在原地,慢慢抬起头,视线空洞地盯着他。

陆沉嗤笑一声,手指把玩那张照片,左右捏弄着:为了一张照片,你愿意来见我,你那个肇事逃逸的老爸在你心里这么重要?

他一边嘲讽地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金质的打火机,慢慢转出一抹青蓝色的火焰。

你要干什么!乔子衿顿时有股不详的预感,她立刻冲上前去,伸手想去夺抢那张照片时,却已经为时太晚!

陆沉右手的火一下凑近照片边缘,火焰唰地一下蔓延开来,照片瞬间团团烧灼了起来!

不要!

江少的闪婚新妻乔子衿江凌寒是由作家油纸伞所作,本书属于现言小说,江少的闪婚新妻已全本完结。

江少的闪婚新妻乔子衿江凌寒小说

乔子衿江凌寒大结局江少的闪婚新妻阅读完本

乔子衿江凌寒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乔子衿江凌寒的小说是《江少的闪婚新妻》,是作者油纸伞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一场车祸,毁掉了乔子衿的婚姻。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却又死死纠缠不离,在乔子衿对生活就此绝望时,她遇到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权势滔天的商界帝少,将她百般凌辱并害她失去了工作;另一个是夺去她贞洁的神秘男.........

小说名称:江少的闪婚新妻